勵志文章 勵志故事 人生感悟 作文大全 讀後感 爲人處世 意林 安徒生童話 童話故事

干爸爸的畫冊

干爸爸的畫冊
摘要 : 又是一年新春風,又是一年新學期,我有許多新打算,希望我們自己能改掉曾經的壞習慣,讓我們的好習慣繼續延遲下去。下面就是小編收集的新學期的打算作文,歡迎大家閱讀!【篇一】新的一學期又開始了,迎著早晨的第一縷陽光,我們又重新回到美麗的校園,開始了新

安徒生童話 干爸爸的畫冊

干爸爸會講故事,講得又多又長。他還能剪紙和繪畫。在圣誕節快要到來的時候,他就拿出一本用干凈的白紙訂成的剪貼簿,把他從書上和報上剪下來的圖畫都貼上去。如果他沒有足夠的圖畫來說明他所要講的故事,就自己畫出幾張來。我小時候曾經得到過好幾本這樣的畫冊,不過最好看的一本是關于"哥本哈根用瓦斯代替老油燈的那個值得紀念的一年"——這就是寫在第一頁上的標題。

  "這本畫冊必須好好地保存著,"爸爸和媽媽說。"你只有在很重要的場合才能把它拿出來。"

  但是干爸爸在封面上卻是這樣寫著:

  即使把這本書撕破也沒有什么重要,

  許多別的小朋友干的事情比這還糟。

  最好玩的是干爸爸親自把這本書拿出來,念出里面的詩句和其他的說明,并且還講出一套大道理。這時故事就要變成真事了。

  第一頁上是從《飛行郵報》上剪下的一張畫。你可以從這張畫上看到哥本哈根、圓塔和圣母院教堂。在這張畫的左邊貼著一張關于舊燈的畫,上面寫著"鯨油";在右邊貼著一張關于吊燈的畫,上面寫的"瓦斯"。

  "你著,這就是標題頁,"干爸爸說。"這就是你要聽的故事的開頭。它也可以說是一出戲,如果你會演的話:‘鯨油和瓦斯——或哥本哈根的生活和工作’。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標題!在這一頁的下面還有一張小圖畫。這張畫可不容易懂,因此我得解釋給你聽。這是一匹地獄馬①,它應該是在書后面出現的,但是卻跑到書前面來了,為的是要說:開頭、中間和結間都不好。也許只有它來辦這件事情才算是最理想的——如果它辦得到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這匹地獄馬白天是拴在報紙上的,而且正如大家所說的,在專欄中兜圈子。不過在晚上它就溜出來,呆在詩人的門外,發出嘶鳴聲,使住在里面的人立刻就死去——但是假如這個人身體里有真正的生命,他是不會死去的。地獄馬差不多永遠是一個可憐的動物;他不了解自己,老是弄不到飯吃。它只有到處嘶鳴才找得到一點空氣和食物來維持生命。我相信它不會喜歡干爸爸的畫冊的,雖然如此,它畢竟還值得占用這一頁紙。

----------------------------------

  ①地獄馬(Helhest)是北歐神話中掌據死亡的女神。她的外貌像一匹沒有頭的馬,只有一只后腿。據說人一看見她就會死亡。

"這就是這本書的第一頁,也就是標題頁!"

  這正是油燈亮著的最后一晚。街上已經有了瓦斯燈。這種燈非常明亮,把許多老油燈弄得一點兒光彩也沒有。

  "我那天晚上就在街上,"干爸爸說。"大家在街上走來走去,看這新舊兩種燈。人很多,而腿和腦袋更要多一倍。守夜人哭喪著臉站在一旁。他們不知道自己會在什么時候像油燈一樣被取消掉。他們把過去的事情回想得很遠,因此就不敢想將來的事情了。他們想起許多安靜的黃昏和黑暗的夜。我正靠著一個路燈桿站著,"干爸爸說,"油和燈心正在發出吱吱的聲音。我聽到燈所講的話,你現在也可以聽聽。"

  "我們能做到的事,我們全都做了,"燈說。"我們對我們的時代已經做了足夠的工作。我們照著快樂的事情,也照著悲哀的事情。我們親眼看見過許多重大的事情。我們可以說我們曾經是哥本哈根的夜眼睛。現在讓新的亮光來接我們的班,來執行我們的職務吧。不過他們能夠照多少年,能夠照出一些什么事情來,這倒要看他們的表現了。比起我們這些老燈來,他們當然是要亮得多。但是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特別是因為他們被裝成了瓦斯燈,有那么多的聯系,彼此都相通!他們四面八方都有管子,在城里城外都可以得到支援!但是我們每盞油燈只是憑著自己的力量發出光來的,并沒有什么裙帶關系。我們和我們的祖先在許許多多年以前,不知把哥本哈根照亮了多么久。不過今天是我們發亮的最后一晚,而且跟你們——閃耀的朋友——一起站在街上,我們處于一個所謂次等的地位。但是我們并不生氣或嫉妒。不,完全不是這樣,我們很高興,很愉快。我們是一些年老的哨兵,現在有了穿著比我們更漂亮的制服的兵士來接班。現在我們可以把我們的家族——一直到我們18代的老祖母燈——所看到和經歷過的事情統統都告訴你們:整個哥本哈根的歷史。有一天你們也要交班的,那時我希望你們和你們的后代,直到最后一盞瓦斯燈,也有我們這樣的經驗,同時也能講出像我們這樣驚人的事情來。你們會交班的,你們最好做些準備吧!人類一定會發現比瓦斯還要強烈的光來的。我聽到一個學生說過,人類有一天可能把海水拿來點燈呢。

  當油燈正說著這些話的時候,燈芯就發出吱吱的聲音來,好像它里面真的有水一樣。

  干爸爸仔細地聽。他想了想,覺得老街燈要在這個從油燈換成瓦斯燈的新舊交替之夜里,把整個哥本哈根的歷史都敘述展覽出來,非常有道理。"有道理的事情不能讓它滑過去,"干爸爸說。"我馬上就把它記住,回到家里來,為你編好這本畫冊。它里面的故事比這些燈所講的還要老。

  "這就是畫冊;這就是‘哥本哈根的生活和工作’的故事。它是從黑暗開始——漆黑的一頁:它就是黑暗時代。"

  "現在我們翻一頁吧!"干爸爸說。

  "你看到這些圖畫了沒有?只有波濤洶涌的大海和狂暴的東北風在號叫。它推動著大塊的浮冰。除了從挪威的石山上滾下來的大石塊以外,冰上沒有什么人在航行。北風把冰塊向前吹,因為他故意要讓德國的山岳看到,北國該有多么龐大的石塊。整隊的浮冰已經流到瑟蘭海岸外的松德海峽,哥本哈根就在這個島上,但是那時哥本哈根并不存在。那時只有一大塊浸在水底下的沙洲。這一大堆浮冰和一些龐大的石塊在沙洲上擱淺了。這整堆的浮冰再也移動不了。東北風沒有辦法使它再浮起來,因此他氣憤得不可開交。他詛咒著這沙洲,把它稱為‘賊地’。他發誓說,假如它有一天從海底露出來,它上面一定會住著賊和強盜,一定會豎立起絞架和輪子。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