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文章 勵志故事 人生感悟 作文大全 讀後感 爲人處世 意林 安徒生童話 童話故事

安徒生童話《老約翰妮講了些什么》

安徒生童話《老約翰妮講了些什么》
摘要 : 勵志心語:故事里,炎炎烈日下,茫茫沙漠中,真正救了他們的,又哪里是那一壺沙子呢?他們勢頭的信念,已經如同一粒種子,在他們心底生根發芽,最終領著他們走出了“絕境”。事實上,人生從來沒有真正的絕境。無論遭受多少艱辛,無論經歷多少苦難,只要一個人的

  安徒生童話《老約翰妮講了些什么》的作者簡介

安徒生是丹麥19世紀著名童話作家,世界文學童話創始人。他生于歐登塞城一個貧苦鞋匠家庭,早年在慈善學校讀過書,當過學徒工。受父親和民間口頭文學影響,他自幼酷愛文學。11歲時父親病逝,母親改嫁。為追求藝術,他14歲時只身來到首都哥本哈根。經過8年奮斗,終于在詩劇《阿爾芙索爾》的劇作中嶄露才華。因此,被皇家藝術劇院送進斯拉格爾塞文法學校和赫爾辛歐學校免費就讀。歷時5年。1828年,升入哥爾哈根大學。畢業后始終無工作,主要靠稿費維持生活。1838年獲得作家獎金——國家每年撥給他200元非公職津貼。

  安徒生童話《老約翰妮講了些什么》的故事

風在老柳樹間嗖嗖地刮著!

人們就像是在聽一首歌;風唱出它的曲子,樹講出它的故事。若是你聽不懂,那便問濟貧院的老約翰妮吧。她知道,她是在這個教區里出生的。多少年以前,當皇家大道穿過這里的時候,這棵樹已經很大,很惹人注意了。當時它就立在今天的那個地方,在水塘邊上裁縫的那所破爛不堪的木屋外面。當年水塘很大,人們都在這里刷洗牛。在炎熱的夏天,農民的孩子們光著身子四處跑,在水里拍水嬉戲。緊靠樹根有塊很大的路碑,現在它已經倒塌了,上面爬滿了藤蔓。

富有的地主莊園的那邊筑起了新的皇家大道,舊的便成了田野間的路,水塘成了一個水坑,上面長滿了浮萍;要是一只青蛙跳下去,綠萍就朝兩邊散開,人們便可以見到黑色的水。四周長滿了香蒲草、蘆葦和鳶尾草,這些植物還在繼續蔓延。

裁縫的屋子很舊,歪歪斜斜,房頂成了青苔和藏瓦蓮生長的地方。鴿子棚塌了,歐椋鳥在那里做窩。山墻和房檐下掛著一連串的燕子窩,真好像這里就是一個福居。

這里一度曾是這樣。現在已經是孤寂而安寧的了。孤獨、沮喪、"可憐的拉斯穆斯",他們這樣叫他——住在這兒。他是在這兒出生的,在這里玩耍過。他在田野里蹦跳過,爬過籬笆,小時候在水塘里打過水,也爬過那棵老樹。

這棵樹枝繁葉茂,十分茁壯,現在依然如此。不過暴風已經把它刮得有些歪斜,時間在它身上劃了一道裂縫。現在風和雨又用泥把裂縫填上,上面長了些草和雜株。是的,一棵小小的花揪還在這里生了根。

春天,燕子飛來了,它們繞著樹和屋頂飛,銜來泥土修補自己的舊窩。可憐的拉斯穆斯卻不管自己的屋子,它立著也行,塌了也罷,他不修補它,他也不支撐它。"有什么用!"這是他的口頭禪,也是他父親的口頭禪。

他呆在自己的家里。燕子從這里飛向了遠方,又飛回來,它們是忠誠的鳥兒。歐椋鳥也飛走了,它又飛回來,唱著自己的歌。拉斯穆斯一度曾和它比賽,吹著口哨兒,現在他既不吹口哨兒也不唱了。

風在老柳樹間嗖嗖地刮著。它仍在呼嘯,人們好像在聽一首歌;風唱著它的曲子,樹講著它的故事。若是你聽不懂,便問濟貧院的老約翰妮吧!她知道,她對以前的事了如指掌。她就像是一本寫滿了字和回憶的記事簿。

還在房子很新很漂亮的時候,村里的裁縫伊瓦·厄爾瑟帶著他的妻子瑪恩便遷了進來。他們兩個都是勤勞高尚的人。老約翰妮當時還是一個小孩,她是一個木鞋匠的女兒,這鞋匠是這個教區最貧苦的人之一。她從瑪恩那里得到過不少的黃油面包,瑪恩從不缺少食品。瑪恩和地主太太的關系很好,她總是樂呵呵的,快樂知足。她從不發愁,她會使用自己的嘴,也會使用自己的手;她使用縫衣針就像用嘴一樣快捷。此外,她還要照顧好自己的家和孩子;她的孩子差一點兒就一打,一共十一個,第十二個沒有生。

"窮人家的窩里總是擠滿了孩子!"地主嘟嘟囔囔地說:"要是能像淹死貓崽一樣把他們淹死就好了。只留下一兩個最結實的。那樣,不幸便會大大減少了。"

"上帝可憐我們!"裁縫的妻子說道。"不管怎么說孩子是上帝賜的,是家中的歡樂。每個孩子都是上帝的一份禮物!要是日子過得緊,吃飯的嘴多,那么就多使把勁,多想辦法。上帝是不會撒手的,只要我們自己不松勁兒!"

#p#副標題#e#

地主太太同意她的看法,友善地點點頭,摸著瑪恩的面龐。她曾經多次這樣做,是啊,還吻過她。不過那時太太還是個小孩,瑪恩是她的奶娘。她們兩個彼此喜愛,這種感情從沒有變過的。

每年到圣誕節的時候,地主莊園總要給裁縫家送許多冬日的給養:一桶牛奶、一口豬、兩只鵝、一小桶黃油,還有干酪和蘋果。這對他們的生活是很大的幫助。伊瓦·厄爾瑟也確實高興過一陣,不過很快便又說他的口頭禪:"有什么用呢!"

屋子里收拾得干凈整齊,窗上掛著窗簾,還有花,是石竹和鳳仙。畫框鑲有一塊銹著名字的刺繡,旁邊掛著一封"情書",很押韻,是瑪恩·厄爾瑟自己寫的;她懂得怎么押韻。她對自家的姓很驕傲,在丹麥文中這字是唯一能和香腸押上韻的。"能有點與眾不同的地方,終歸是不錯的!"她說道,還笑了起來。她總保持著愉快的心情,從不像丈夫那樣一口一個"有什么用呢"。她的口頭禪是:"依靠自己,仰仗上帝!"她就是這么做的,把一家人都維系得很好。孩子們都長得很健康,雛鷹展翅,到遠處去了,都有點出息。拉斯穆斯是最小的,他可愛極了,致使城里的一位畫家把他借去做模特兒,就和剛生到世上來一樣,赤裸裸地上了畫。那張畫現在掛在皇宮里,地主太太在那兒看到過它,認出了小拉斯穆斯,盡管他沒有穿衣服。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
下一篇 : 小鬼和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