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文章 勵志故事 人生感悟 作文大全 讀後感 爲人處世 意林 安徒生童話 童話故事

香腸栓熬的湯

香腸栓熬的湯
摘要 : 顯然,今天城市的住房市場已經是一個投資品市場。在商品市場里,供需關系與價格是相互決定的,價格上漲,需求就會減少,價格下跌,需求就會增加;而在投資品市場里,收益和風險是定價的根本,在有收益的預期里,價格就會上漲,只有當風險到來時,價格才會下跌

"昨天有一個出色的宴會!"一個年老的女耗子對一個沒有參加這盛會的耗子說。"我在離老耗子王的第二十一個座位上坐著,所以我的座位也不算太壞!你要不要聽聽菜單子?出菜的次序安排得非常好——發霉的面包、臘肉皮、蠟燭頭、香腸——接著同樣的菜又從頭到尾再上一次。這簡直等于兩次連續的宴會。大家的心情很歡樂,閑聊了一些愉快的話,像跟自己家里的人在一起一樣。什么都吃光了,只剩下香腸尾巴上的香腸栓。我們于是就談起香腸栓來,接著就談起'香腸栓熬的湯'這個問題。的確,每個人都聽到過這件事,但是誰也沒有嘗過這種湯,更談不上知道怎樣去熬它。大家提議:誰發明這種湯,就為他干一杯,因為這樣的人配做一個濟貧院的院長!這句話不是很有風趣的么?老耗子王站起來說,誰會把這種湯做得最好吃,他就把她立為皇后。研究時間為一年。"

①香腸的末梢總是打著結;這個結總是連在一個木栓上,以便于掛起來,這叫香腸栓。"香腸栓熬的湯"是丹麥的一個成語,意思是:"閑扯大半天,都是廢話!"

"這倒很不壞!"另一個耗子說,"不過這種湯的做法是怎樣呢?"

"是的,怎樣做法呢?"這正是所有的女耗子——年輕的和年老的——所要問的一個問題。她們都想當皇后,但是她們卻怕麻煩,不愿意跑到廣大的世界里去學習做這種湯;而她們卻非這樣辦不可!不過每個耗子都沒有離開家和那些自己所熟悉的角落的本事。在外面誰也不能找到乳餅殼或者臭臘肉皮吃。不,誰也會挨餓,可能還會被貓子活活地吃掉呢。

無疑地,這種思想把大部分的耗子都嚇住了,不敢到外面去求得知識。只有四只耗子站出來說,她們愿意出去。她們是年輕活潑的,可是很窮。世界有四個方向,她們每位想出一個方向;問題是誰的運氣最好。每位帶著一根香腸栓,為的是不要忘記這次旅行的目的。她們把它當做旅行的手杖。

她們是在5月初出發的。到第二年5月開始的時候,她們才回來。不過她們只有三位報到。第四位不見了,也沒有送來任何關于她的消息,而現在已經是決賽的日期了。

"最愉快的事情也總不免有悲哀的成分!"耗子王說。但是他下了一道命令,把周圍幾里路以內的耗子都請來。她們將在廚房里集合。那三位旅行過的耗子將單獨站在一排;至于那個失了蹤的第四個耗子,大家豎了一個香腸栓,上面掛著一塊黑紗作為紀念。在那三只耗子沒有發言以前,在耗子王沒有作補充講話以前,誰也不能發表意見。

現在我們聽吧!

2.第一只小耗子的旅行見聞

"當我走到茫茫的大世界里去的時候,"小耗子說,"像許多與我年紀相仿的耗子一樣,我以為我已經知道了所有的東西。不過實際情況不是這樣。一個人要花許多年的工夫才能達到這種目的。我立刻動身航海去。我坐在一條開往北方的船上。我聽說,在海上當廚子的人要知道怎樣隨機應變。不過如果一個人有許多臘肉、整桶的腌肉和發霉的面粉的時候,隨機應變也就夠容易了。人們吃得很講究!但是人們卻沒有辦法學會用香腸栓做湯。我們航行了許多天和許多夜。船簸動得很厲害,我們身上都打濕了。當我們最后到達了我們要去的地方的時候,我就離開了船。那是在遙遠的北方。

"離開自己家里的一個角落遠行,真是一件快事。坐在船上,這當然也算是一種角落。但是忽然間你卻來到數百里以外的地方,住在外國。那里有許多原始森林,長滿了赤楊。它們發出的香氣是太強烈了!這個我不太喜歡!這些原始植物發出辛辣的氣味,弄得我打起噴嚏來,同時也想起香腸來。那兒還有許多湖。我走近一看,水是非常清亮的;不過在遠處看來,湖水都是像墨一般地黑。白色的天鵝浮在湖水上面,起初我以為天鵝是泡沫。它們一動也不動。不過當我看到它們飛和走動的時候,我就認出它們了。它們屬于鵝這個家族,從它們走路的樣子就可以看得出來。誰也隱藏不住自己的家族的外貌!我總是跟我的族人在一起。我總是跟松鼠和田鼠來往。它們無知得可怕,特別是關于烹調的事情——我出國去旅行也是為了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香腸栓可以做湯的這種想法,在他們看來,簡直是驚人的思想。所以這件事立刻就傳遍了整個的森林。不過他們認為這件事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我也沒有想到,就在這兒,在這天晚上,我居然探求到做這湯的秘法。這時正是炎熱的夏天,因此——它們說——樹林才發出這樣強烈的氣味,草才是那么香,湖水才是那么黑而亮,上面還浮著白色的天鵝。

"在樹林的邊緣上,在四五座房屋之間,豎著一根竿子。它和船的主桅差不多一般高,頂上懸著花環和緞帶。這就是大家所謂的五月柱。年輕女子和男子圍著它跳舞,配合著提琴手所奏出的提琴調子,高聲唱歌。太陽下山以后,他們還在月光中盡情地歡樂了一番,不過一個小耗子跟一個森林舞會有什么關系呢?我坐在柔軟的青苔上,緊緊地捏著我的香腸栓。月亮特別照著一塊地方。這兒有一株樹,這兒的青苔長得真嫩——的確,我相信比得上耗子王的皮膚。不過它的顏色是綠的;這對于眼睛說來,是非常舒服的。

"忽然間,一群最可愛的小人物大步地走出來了。他們的身材只能達到我的膝蓋。他們的樣子像人,不過他們的身材長得很相稱。他們把自己叫做山精;他們穿著用花瓣做的漂亮衣服,邊緣上還飾著蒼蠅和蚊蚋的翅膀,很好看。他們一出現就好像是要找什么東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不過他們有幾位終于向我走來;他們的首領指著我的香腸栓,說:'這正是我們所要的那件東西!——它是尖的——它再好也沒有!'他越看我的旅行杖,他就越感到高興。

"'你們可以把它借去,'我說,'但是不能不還!'"'不能不還!'他們重復著說。于是他們就把香腸栓拿去了。我也只好讓他們拿去。他們拿著它跳舞,一直跳到長滿了嫩青苔的那塊地方。他們把木栓插在這兒的綠地上,他們也想有他們自己的五月柱,而他們現在所得到的一根似乎正合他們的心意。他們把它裝飾了一番。這真值得一看!

"小小的蜘蛛們在它上面織出一些金絲,然后在它上面掛起飄揚的面紗和旗幟。它們是織得那么細致,在月光里被漂得那么雪白,把我的眼睛都弄花了。他們從蝴蝶翅膀上攝取顏色,把這些顏色撒在白紗上,而白紗上又閃著花朵和珍珠,弄得我再也認不出我的香腸栓了。像這樣的五月柱,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根。現在那一大隊的山精先到場。他們什么衣服也沒有穿,然而他們是再文雅不過了。他們請我也去參加這個盛會,但是我得保持相當的距離,因為對他們說來,我的體積是太大了。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