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文章 勵志故事 人生感悟 作文大全 讀後感 爲人處世 意林 安徒生童話 童話故事

讀名著《紅樓夢》有感500字

讀名著《紅樓夢》有感500字
摘要 : <1>艾米莉還記得自己十六歲時候的樣子,如一只小小的鵪鶉,總是縮著脖子不敢抬頭看人。看到誰都是一副對方會很輕易吃掉自己的樣子。她那時候又怎么會想到,她之后會遇上一個人,完全顛覆了她以前平和得找不到一點兒激情的人生軌跡。那一個晚上,艾米莉跟

導語:《紅樓夢》,大家應該都非常熟悉這本書吧,是曹雪芹所著的,四大名著之一。下面是小編為您收集整理的讀后感,希望對您有所幫助。

  讀紅樓夢有感_第1篇:

隨著我閱讀的章節越多,我對人物的感情也就越深。雖然說紅樓夢中描繪了很多事件的發生,但寫事都是為了突出人物的性格,漸漸地,人物性格的多面性都浮現了出來……

先說黛玉吧,看第七回時對于我個人的情感來說我是越來越討厭他了。俗話說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當真不假。賈府仆人周瑞之妻應薛夫人之命把皇宮式樣的扎花送予她。黛玉得知宮花是眾姑娘皆有的,則表示不屑。對于自己的愛情與親情只懂得一味吃醋難過而不懂得主動爭取。她的性子真讓人捉摸不透既孤傲清高又憂愁自卑。在她的父親林如海過世后她的這種患得患失的性格將上映的更加明顯。這樣的人最后不剩吃虧還能有些什么呢?

與寶玉有著“金玉良緣”之稱的寶釵為人處世方面磊磊落落,想看寶玉的玉便直言不諱的提出來,并拿出自己的金鎖與寶玉交流。莫失莫忘,仙壽恒昌。不離不棄,芳齡永繼也成為今天流傳的話語。雖然后人有很多都批判寶釵有心計沒有人情。但我覺得她至少為了愛與自己爭取過,雖然方式不對,但也沒有傷害太多的人。

第九回的花襲人勸寶玉努力學識,孝敬父母,還真是讓我很感動的。她從小在寶玉的身邊長大懂得寶玉的性格與心理。這在古代很少有女性能如此賢明且賢惠的。這方面也看出了寶玉性格的活潑調皮,不像封建勢力低頭,堅持做自己所喜歡的事情。同時在文章里的字里行間也能看出寶玉的聰靈覺悟。

雖然紅樓里還有許多沒有著重描寫卻又起著至關重要的人,但紅樓夢的重要人物我已經多少有些感悟了。雖然十回的作業任務完成了,但我不會放棄對紅樓夢人物的探索……

  讀紅樓夢有感_第2篇:

今天讀紅樓夢,感受頗多。

談起黛玉,更多的是心疼。

在賈府,賈母看似慈善,對劉姥姥施恩有加,但是實際上自吹自擂。在“上層”人物中最吃得香的秦氏,拍馬手段,黛玉看來,指出那些是“貧嘴賤舌”。很喜歡奉承迎合旁人的王熙鳳,在黛玉看來,不過是“放誕”,“無禮”。自命清高的“檻外人”妙玉,黛玉也一眼識破了她卸卻紅妝的虛偽。就連被王夫人認為“識大體”的襲人,蒙得過湘云,卻也逃不過黛玉的眼睛。黛玉一語點破她的本質——“我只拿你當嫂嫂待。”于是,黛玉被認為“小性,多心,心窄”,沒有大家閨秀風范,不能入選“寶二奶奶”,終成了“世外仙姝寂寞林”。

黛玉雖然是“主子姑娘”,卻又被稱為“小雞肚腸”,但她除了一顆癡心外別無其他。她是不諳人情,是恃才傲物,但“芙蓉吹斷秋風狠”,不要過份指責她的“多心”,那實則不為她之過,周遭使她不得不多多考慮。

宴席上眾人嘲笑鄉下人劉姥姥,獨無描寫寶釵之筆,是曹翁忘了這號人物,并不是這樣,只是她維持了大家閨秀的儀態。一方面她讓王熙鳳認為“不干已事不張口,一問搖頭三不知”,一方面又讓老太太,王夫人覺得“小惠全大體”。對黛玉的譏諷聽若惘聞,讓人以為她從不記恨。她處世的高明與黛玉的清高形成鮮明對比。于是,寶釵被認為“大家閨秀,溫順,識大體”,選上了“寶二奶奶”,終成了“山中高士晶瑩雪”。

對于寶釵,我始終是不喜歡。太過于圓滑,在我看來就是虛偽。

  讀紅樓夢有感_第3篇:

這幾天,我讀了一本《紅樓夢》,讓我欲罷不能。每每讀到佳句,歡喜的緊,讀到傷心處,淚眼連連。

《紅樓夢》以賈府衰亡為主要線索,全書以賈府為中心,描寫上至朝廷,官場,下到市井、鄉里的人情世故和風尚習慣,可謂是中國封建社會后期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

最吸引我的就是上至寶玉,金陵十二釵,下至丫頭都是那么的具有才華,個個都出口成章,讓我刮目相看,更讓我崇拜得五體投地。印象最深的就要數黛玉和寶釵了。

黛玉或許是從小體弱多病,又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因此養成了她多愁善感的個性,她的眼淚總是又多、又細、又長。空有了一顆玲瓏心和無人可及的詩情才藝,真是讓我倍感遺憾啊!

反之,寶釵從小就在大戶薛家出生,又有母親和哥哥的疼愛,她的性格就大家閨秀所具備的大氣了,因此也更得長輩們的喜愛了。更是“是非面前繞道走”,連丫頭們都喜歡她。而我又覺得她雖然表面上是風光了,但做每件事都要思前想后,肯定是件特累的事。

《紅樓夢》里對每個人都是刻畫得入木三分,各有各的特點,各有各的心思,讀了以后真是受益匪淺,更感到世態炎涼,真真假假,到頭來都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紅樓夢》引人入勝的地方數不勝數,真不愧為是文學史上的瑰寶啊!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