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文章 勵志故事 人生感悟 作文大全 讀後感 爲人處世 意林 安徒生童話 童話故事

奮斗的意義

奮斗的意義
摘要 : 愛是廣泛的,在我們身邊生活中到處充滿著愛的氣息,有親子之愛,有同學之間的愛,有師生之間的愛,有對祖國的愛,正是因為有了愛,我們的生活才會變得豐富多彩。以下是小編為大家精心搜集和整理的《愛的教育》讀后感,希望大家喜歡!【篇一】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

幾乎所有的心理疾病和人格缺陷都緣于不自信。缺乏自信的人會產生一系列的問題,偏激、怯懦、多疑、狹隘、冷漠等等。那么,人怎樣才能擁有自信呢?實際上,自信不僅僅是一種自我激勵的口號,也不僅僅是一種良好的自我感覺,還應該是一種可以操作的能力。這種能力的范疇很廣,包括處世能力、語言能力、學習能力、動手能力等等。

自卑者在許多能力的表現上是有欠缺的。他們往往由于能力不強,就懼怕困難、擔心失敗、消極逃避、自卑畏縮,乃至產生了種種心理障礙。因此自卑者應該通過努力和奮斗,有意識地鍛煉和提高自己的各種能力。奮斗是自卑轉化為自信的最重要的途徑。然而在現實中,自卑者卻常常很難進入奮斗過程中,因此建立自信也就無從談起。有的人怕進入奮斗過程遭遇失敗,有的人缺乏奮斗的動力,有的人缺乏奮斗的耐力,更有的人存在著對奮斗認識的觀念誤區。

有位非常自卑的年輕人向我提了一個疑問:“人們老說要奮發、努力,要每天比別人多做一點事情。但是,我卻懷疑奮斗到底有沒有意義。比如,我的好友考上了清華大學,我就覺得我的人生沒希望,活得沒有意義了。因為從小我和她是一樣的,可她現在那么好了,而我呢……你一定會說,你也可以考呀,只要你比別人努力一百倍、一千倍,你也肯定可以考上的。但是,你不覺得我的命是這么苦嗎?為什么我就要比別人多努力一百倍、一千倍才能得到別人正常努力就得到的東西呢?我的朋友,她其實并不是很努力的呀。她以前讀高中時,晚上看書看到9點就睡了。

“我從小受的教育就是‘學海無涯苦作舟,書山有路勤為徑’。但是我又得到什么了呢?我有時真為自己覺得不值。就因為我沒有本科文憑,我就要比他們努力一百倍、一千倍嗎?就因為我沒有生在富貴人家,我就要比他們努力一百倍、一千倍嗎?就算我努力了,又會怎樣?別人難道就不努力了嗎?”

關于這類奮斗的疑惑,我常常遇到。現概括出以下幾點“奮斗無用論”:“我以前奮斗過,但沒有用;社會上都憑關系背景,我奮斗又有什么用;我和別人已差得太遠了,再怎么奮斗也沒用了;我自己一無是處,光憑奮斗根本不行……”

那么,我們應該怎樣看待關于奮斗意義的困惑呢?

首先,奮斗不光是取得幸福的手段,它本身也可以是一種幸福的姿勢。就對奮斗的意義有疑惑的年輕人來講,她對于奮斗的真正含義的理解有一定的偏差。她認為奮斗是痛苦的,是在受折磨。比如她提到了她考上清華的朋友,并不是很努力。我想,她可能只是看到這個同學不是很痛苦地學習,反而輕松愉快地考上了大學,因此,她覺得她的同學沒有奮斗。

其實,“奮斗”不是為了成全某種功利的目的,它本身就意味著激情、快樂與自豪,意味著收獲與贈予。這樣的“奮斗”,方能吸引人始終含辛茹苦地奮斗著。

其次,人的心理常常容易受到傷害的原因之一,就是要求事事都合理公平。所以才會有不少人產生“社會上都憑關系背景,我奮斗又有什么用”的觀點。其實,把事事都公平作為人類的理想而為之奮斗是應當的,但若把公平當成現實的,則很幼稚。因為在現實世界里,不存在絕對的公平。不少年輕人遇到不公平的事,往往愛發牢騷、抱怨,甚至有的人還將“不公平”作為自己消極無為、逃避現實的托詞而不努力,結果喪失了許多轉變命運的機會。

第三,有的人總是想證明自己。他們把目光盯在別人身上,這類人以是否戰勝了別人來定自己的榮辱。別人一有成就,他就覺得自己被遠遠地拉下了,奮斗也覺得沒什么意義了。這樣的人,只把豐富的人生定為一個目的,那便是要比別人強,比別人更成功。

實際上,人生最重要的目的,是要通過努力和奮斗來發展自己。發展自己的人往往立足于自己的事業,建立對自己適合的目標。他們在充實和提高自己的同時,享受自己奮斗的樂趣,而不是以外界的好惡來評定自己的成績。他們在發展自己的過程中,考慮的是所做的事是否適合自己,是否感興趣,是否有價值。自然,他們因為有不同于他人的、適合于自己的人生目標,也就沒有絕對落后他人、奮斗也趕不上他人的煩惱和自卑感。

在現實生活中,很多自卑的人,往往沿著這樣的思路考慮問題:“因為我不行→所以我不去做→我真的不行吧!”。如果能換為:“因為我不行→所以我要加倍努力→行動起來→我變得越來越行了!”,我堅信他一定可以走出自卑的泥潭,在漫長的人生的道路上,留下堅實的足跡。

人的命運蘊藏于他的靈魂和行動之中。所以,消除自卑的關鍵在于承認自卑,承認自己的能力不足,但不甘于自卑。靠自己的行動建立起自己獨特的人生價值。活著,就必須不懈奮斗,不然,人生便難以超越和升華。

換一種思路,必然會海闊天空!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