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江城子·晚日金陵岸草平

朝代:五代
作者:歐陽炯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晚日金陵岸草平,落霞明,水無情。六代繁華,暗逐逝波聲。空有姑蘇臺上月,如西子鏡照江城。

譯文

①金陵:今江蘇南京。
②落霞:晚霞。
③六代:指吳、東晉、宋、齊、梁、陳六朝,均建都于金陵。
④暗逐逝波聲:默默地隨江水東流的聲音消逝了。
⑤姑蘇臺:在蘇州市西南姑蘇山上。春秋時吳王闔廬所筑。夫差于臺上立春宵宮,為長夜之飲。
⑥西子:即西施。春秋時由越王勾踐獻給吳王夫差的美女。江城:指金陵,古屬吳地。

賞析

這是一首金陵懷古詞。憑吊的是六代繁華的消逝,寄寓的則是現實感慨。開頭三句點出憑吊之地金陵和當地物色:“晚日金陵岸草平,落霞明,水無情”,大處落墨,展現出日暮時分在浩蕩東去的大江,鮮艷明麗的落霞映襯下,金陵古城的全景;“岸草平”顯出江面的空闊,也暗示時節正值江南草長的暮春;“落霞明”襯出天宇的遼闊,也渲染出暮春的絢麗。整個境界,空闊而略帶寂寥,絢麗而略具蒼茫。很容易引動人們今昔興衰之感。所以第三句由眼前滔滔東去的江水興感,直接導入懷古;“水無情”三字,是全篇的樞紐,也是全篇的主句,明寫落日余輝中金陵城外長江浩蕩東去的景色,暗指六朝帝王被歷史無情地淘汰,他們荒淫豪奢的生活一去不復返,它不但直啟“繁華暗逐逝波”,而且對上文的“岸草平”、“落霞明”和下文的“姑蘇臺上月”等景物描寫中所暗寓的歷史滄桑之感起著點醒的作用。這里的“水”已在詞人的意念中成為滾滾而去的歷史長河的一種象征。“岸草平”、“落霞明”、“水無情”,三字一頓,句句用韻,顯得感慨深沉,聲情頓挫。接下來“六代繁華,暗逐逝波聲”兩句是“水無情”的具體發揮。詞人慨嘆繁華的消逝,似乎多少領悟到某中不以人的主觀一直轉移的力量在暗暗起作用這樣一個事實。“空有”明寫六朝繁華已去,只剩月亮高掛,暗寓警示后人不要重蹈覆轍之意。作者特意把姑蘇西子聯系起來,表達更深一層的意蘊。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