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別賦

朝代:南北朝
作者:江淹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況秦吳兮絕國,復燕趙兮千里。或春苔兮始生,乍秋風兮暫起。是以行子腸斷,百感凄惻。風蕭蕭而異響,云漫漫而奇色。舟凝滯于水濱,車逶遲于山側。棹容與而詎前,馬寒鳴而不息。掩金觴而誰御,橫玉柱而沾軾。居人愁臥,怳若有亡。日下壁而沉彩,月上軒而飛光。見紅蘭之受露,望青楸之離霜。巡層楹而空掩,撫錦幕而虛涼。知離夢之躑躅,意別魂之飛揚。

故別雖一緒,事乃萬族。至若龍馬銀鞍,朱軒繡軸,帳飲東都,送客金谷。琴羽張兮簫鼓陳,燕、趙歌兮傷美人,珠與玉兮艷暮秋,羅與綺兮嬌上春。驚駟馬之仰秣,聳淵魚之赤鱗。造分手而銜涕,感寂寞而傷神。

乃有劍客慚恩,少年報士,韓國趙廁,吳宮燕市。割慈忍愛,離邦去里,瀝泣共訣,抆血相視。驅征馬而不顧,見行塵之時起。方銜感于一劍,非買價于泉里。金石震而色變,骨肉悲而心死。

或乃邊郡未和,負羽從軍。遼水無極,雁山參云。閨中風暖,陌上草薰。日出天而曜景,露下地而騰文。鏡朱塵之照爛,襲青氣之煙煴,攀桃李兮不忍別,送愛子兮沾羅裙。

至如一赴絕國,詎相見期?視喬木兮故里,決北梁兮永辭,左右兮魄動,親朋兮淚滋。可班荊兮憎恨,惟樽酒兮敘悲。值秋雁兮飛日,當白露兮下時,怨復怨兮遠山曲,去復去兮長河湄。

又若君居淄右,妾家河陽,同瓊珮之晨照,共金爐之夕香。君結綬兮千里,惜瑤草之徒芳。慚幽閨之琴瑟,晦高臺之流黃。春宮閟此青苔色,秋帳含此明月光,夏簟清兮晝不暮,冬釭凝兮夜何長!織錦曲兮泣已盡,回文詩兮影獨傷。

儻有華陰上士,服食還仙。術既妙而猶學,道已寂而未傳。守丹灶而不顧,煉金鼎而方堅。駕鶴上漢,驂鸞騰天。暫游萬里,少別千年。惟世間兮重別,謝主人兮依然。

下有芍藥之詩,佳人之歌,桑中衛女,上宮陳娥。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至乃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陰往來,與子之別,思心徘徊。

是以別方不定,別理千名,有別必怨,有怨必盈。使人意奪神駭,心折骨驚,雖淵、云之墨妙,嚴、樂之筆精,金閨之諸彥,蘭臺之群英,賦有凌云之稱,辨有雕龍之聲,誰能摹暫離之狀,寫永訣之情著乎? 

譯文

  最使人心神沮喪、失魂落魄的,莫過于別離啊。何況秦國吳國啊是相去極遠的國家,更有燕國宋國啊相隔千里。有時春天的苔痕啊剛剛滋生,驀然間秋風啊蕭瑟初起。因此游子離腸寸斷,各種感觸凄涼悱惻。風蕭蕭發出與往常不同的聲音,云漫漫而呈現出奇異的顏色。船在水邊滯留著不動,車在山道旁徘徊而不前,船槳遲緩怎能向前劃動,馬兒凄涼地嘶鳴不息。蓋住金杯吧誰有心思喝酒,擱置琴瑟啊淚水沾濕車前軾木。居留家中的人懷著愁思而臥,恍然若有所失。映在墻上的陽光漸漸地消失,月亮升起清輝灑滿了長廊。看到紅蘭綴含著秋露,又見青楸蒙上了飛霜。巡行舊屋空掩起房門,撫弄錦帳枉生清冷悲涼。想必游子別離后夢中也徘徊不前,猜想別后的魂魄正飛蕩飄揚。

  所以離別雖給人同一種意緒,但具體情況卻不相同:

  至于像高頭駿馬配著鑲銀的雕鞍,漆成朱紅的車駕飾有采繪的輪軸,在東都門外搭起蓬帳餞行,送別故舊于金谷名園。琴弦發出羽聲啊簫鼓雜陳,燕趙的悲歌啊令美人哀傷;明珠和美玉啊艷麗于晚秋,綾羅和紈綺啊嬌媚于初春。歌聲使駟馬驚呆地仰頭咀嚼,深淵的魚也躍出水面聆聽。等到分手之時噙著淚水,深感孤單寂寞而黯然傷神。

  又有自慚未報主人恩遇的劍客,和志在報恩的少年俠士,如聶政擊殺韓相俠累、豫讓欲刺趙襄子于宮廁,專諸殺吳王、荊軻行刺秦王,他們舍棄慈母嬌妻的溫情,離開自己的邦國鄉里,哭泣流淚地與家人訣別,甚至擦拭淚血互相凝視。騎上征馬就不再回頭,只見路上的塵土不斷揚起。這正是懷著感恩之情以一劍相報,并非為換取聲價于黃泉地底。鐘磬震響嚇得儒夫臉色陡變,親人悲慟得盡哀而死。

  有時候邊境發生了戰爭,挾帶弓箭毅然去從軍。遼河水一望無際,雁門山高聳入云。閨房里風晴日暖,野外道路上綠草芬芳。旭日升臨天際燦爛光明,露珠在地上閃耀絢麗的色彩,透過紅色的霧靄陽光分外絢爛,映入春天草木的霧氣煙霞彌漫。手攀著桃李枝條啊不忍訣別,為心愛的丈夫送行啊淚水沾濕了衣裙。

  至于一旦到達絕遠的國度,哪里還有相見的日期。望著高大的樹木啊記下這故鄉舊里,在北面的橋梁上啊訣別告辭。送行的左右仆從啊魂魄牽動,親戚賓客啊落淚傷心。可以鋪設樹枝而坐啊把怨情傾訴,只有憑借杯酒啊敘述心中的傷悲。正當秋天的大雁啊南飛之日,正是白色的霜露啊欲下之時,哀怨又惆悵啊在那遠山的彎曲處,越走越遠啊在那長長的河流邊。

  又如郎君住在淄水西面,妾家住在黃河北岸。曾佩帶瓊玉一起浴沐著晨光,晚上一起坐在香煙裊裊的金爐旁。郎君結綬做官啊一去千里,可惜妾如仙山瓊草徒然芬芳。慚對深閨中的琴瑟無心彈奏,重帷深掩遮暗了高閣上的流黃。春天樓宇外關閉了青翠的苔色,秋天帷帳里籠罩著潔白的月光;夏天的竹席清涼啊白日遲遲未暮,冬天的燈光昏暗啊黑夜那么漫長!為織錦中曲啊已流盡了淚水,組成回文詩啊獨自顧影悲傷。

  或有華山石室中修行的道士,服用丹藥以求成仙。術已很高妙而仍在修煉,道已至“寂”但尚未得到真情。一心守煉丹灶不問世事,煉丹于金鼎而意志正堅。想騎著黃鶴直上霄漢,欲乘上鸞鳥飛升青天。一剎那可游行可萬,天上小別人間已是千年。唯有世間啊看重別離,雖已成仙與世人告別啊仍依依不舍。

  下界有男女詠“芍藥”情詩,唱“佳人”戀歌。衛國桑中多情的少女,陳國上宮美貌的春娥。春草染成青翠的顏色,春水泛起碧綠的微波,送郎君送到南浦,令人如此哀愁情多!至于深秋的霜露像珍珠,秋夜的明月似玉珪,皎潔的月光珍珠般的霜露,時光逝去又復來,與您分別,使我相思徘徊。

  所以盡管別離的雙方并無一定,別離也有種種不同的原因,但有別離必有哀怨,有哀怨必然充塞于心,使人意志喪失神魂滯沮,心理、精神上受到巨大的創痛和震驚。雖有王褒、揚雄絕妙的辭賦,嚴安、徐樂精深的撰述,金馬門前大批俊彥之士,蘭臺上許多文才杰出的人,辭賦如司馬相如有“凌云之氣”的美稱,文章像騶奭有“雕鏤龍文”的名聲,然而有誰能描摹出分離時瞬間的情狀,抒寫出永訣時難舍難分之情呢!

注釋
(1)黯然:心神沮喪,形容慘戚之狀。銷魂,即喪魂落魄。
(2)秦吳:古國名。秦國在今陜西一帶,吳國在今江蘇、浙江一帶。
絕國:相隔極遠的邦國。
(3)燕宋:古國名。燕國在今河北一帶,宋國在今河南一帶。
(4)蹔:同“暫”。
(5)逶遲:徘徊不行的樣子。
(6)櫂(zhào):船槳,這里指代船。
容與:緩慢蕩漾不前的樣子。
詎前:滯留不前。此處化用屈原《九章·涉江》中“船容與而不進兮,淹回水而疑滯”的句意。
(7)掩:覆蓋。
觴(shāng):酒杯。
御:進用。
(8)橫:橫持;閣置。
玉柱:琴瑟上的系弦之木,這里指琴。
沾:同“沾”。
軾:成前的橫木。
(9)怳(huǎng):喪神失意的樣子。
(10)沈彩:日光西沉。沈,同“沉”。
(11)楸(qiū):落葉喬木。枝干端直,高達三十米,古人多植于道旁。
離:即“罹”,遭受。
(12)曾楹(yíng):高高的樓房。曾,同“層”。楹,屋前的柱子,此指房屋。
揜(yǎn):同“掩”。
錦幕:錦織的帳幕。二句寫行子一去,居人徘徊舊屋的感受。
(13)躑躅(zhízhú):徘徊不前的樣子。
(14)意:同“臆”,料想。
飛揚:心神不安。
(15)萬族:不同的種類。
(16)龍馬:據《周禮·夏官·廋人》載,馬八尺以上稱“龍馬”。
(17)朱軒:貴者所乘之車。
繡軸:繪有彩飾的車軸。此指車駕之華貴。
(18)帳飲:古人設帷帳于郊外以餞行。
東都:指東都門,長安城門名。《漢書·疏廣傳》記載疏廣告老還鄉時,“公卿大夫故人邑子設祖道供帳東都門,送者車數百輛,辭決而去。”
(19)金谷:晉代石崇在洛陽西北金谷所造金谷園。史載石崇拜太仆,出為征虜將軍,送者傾都,曾帳飲于金谷園。
(20)羽:五音之一,聲最細切,宜于表現悲戚之情。琴羽,指琴中彈奏出羽聲。
張:調弦。
(21)燕趙:《古詩》有“燕趙多佳人,美者額如玉”句。后因以美人多出燕趙。
(22)上春:即初春。
(23)駟馬:古時四匹馬拉的車駕稱駟,馬稱駟馬。
仰秣(mò):抬起頭吃草。語出《淮南子·說山訓》:“伯牙鼓琴,駟馬仰秣。”原形容琴聲美妙動聽,此處反其意。
(24)聳:因驚動而躍起。
鱗:指淵中之魚。語出《韓詩外傳》:“昔者瓠巴鼓瑟而潛魚出聽。”
(25)造:等到。
銜涕:含淚。
(26)寂漠:即“寂寞”。
(27)慚恩:自慚于未報主人知遇之恩。
(28)報士:心懷報恩之念的俠士。
(29)韓國:指戰國時俠士聶政為韓國嚴仲子報仇,刺殺韓相俠累一事。
趙廁:指戰國初期,豫讓因自己的主人智氏為趙襄子所滅,乃變姓名為刑人,入宮涂廁,挾匕首欲刺死趙襄子一事。
(30)吳宮:指春秋時專諸置匕首于魚腹,在宴席間為吳國公子光刺殺吳王一事。
燕市:指荊軻與朋友高漸離等飲于燕國街市,因感燕太子恩遇,藏匕首于地圖中,至秦獻圖刺秦王未成,被殺。高漸離為了替荊軻報仇,又一次入秦謀殺秦王事。
(31)瀝泣:灑淚哭泣。
(32)抆(wěn):擦拭。抆血,指眼淚流盡后又繼續流血。
(33)銜感:懷恩感遇。銜,懷。
(34)買價:指以生命換取金錢。
泉里:黃泉。
(35)金石震:鐘、磬等樂器齊鳴。原本出自《燕丹太子》:“荊軻與武陽入秦,秦王陛戟而見燕使,鼓鐘并發,群臣皆呼萬歲,武陽大恐,面如死灰色。”
(36)“骨肉”句:語出《史記·刺客列傳》,聶政刺殺韓相俠累后,剖腹毀容自殺,以免牽連他人。韓國當政者將他暴尸于市,懸賞千金。他的姐姐聶嫈說:“妄其奈何畏歿身之誅,終滅賢弟之名!”于是宣揚弟弟的義舉,伏尸而哭,最后在尸身旁邊自殺。骨肉,指死者親人。
(37)負羽:挾帶弓箭。
(38)遼水:遼河。在今遼寧省西部,流經營口入海。
(39)雁山:雁門山。在今山西原平縣西北。
(40)耀景:閃射光芒。
(41)騰文:指露水在陽光下反射出絢爛的色彩。
(42)鏡:照耀。
朱塵:紅色的塵靄。
照,日光。爛,光彩明亮而絢麗。
(43)襲:撲入。
青氣:春天草木上騰起的煙靄。
煙煴(yīnyūn):同“氤氳”。云氣籠罩彌漫的樣子。
(44)愛子:愛人,指征夫。
(45)詎:豈有。
(46)喬木:高大的樹木。王充《論衡·佚文》:“睹喬木,知舊都。”
(47)“決北”句:語出《楚辭·九懷》。
(48)班:鋪設。
荊:樹枝條。據《左傳·襄公二十六年》記載,楚國伍舉與聲子相善。伍舉將奔晉國,在鄭國郊外遇到聲子,“班荊相與食,而言復故。”后來人們就以“班荊道故”來比喻親舊惜別的悲痛。
(49)尊:同“樽”,酒器。
(50)湄:水邊。
(51)淄右:淄水西面。在今山東境內。
(52)河陽:黃河北岸。
(53)瓊佩:瓊玉之類的佩飾。
(54)二句回憶昔日朝夕共處的愛情生活。
(55)綬:系官印的絲帶。結綬,指出仕做官。
(56)瑤草:仙山中的芳草。這里比喻閨中少婦。
徒芳:比喻虛度青春。
(57)晦:昏暗不明。
流黃:黃色絲絹,這里指黃絹做成的帷幕。這一句指為免傷情,不敢卷起帷幕遠望。
(58)春宮:指閨房。
閟(bì):關閉。
(59)簟(diàn):竹席。
(60)釭(gāng):燈。以上四句寫居人春、夏、秋、冬四季相思之苦。
(61)“織錦”二句:據武則天《璇璣圖序》載:“前秦苻堅時,竇滔鎮襄陽,攜寵姬趙陽臺之任,斷妻蘇惠音問。蕙因織錦為回文,五彩相宣,縱橫八寸,題詩二百余首,計八百余言,縱橫反復,皆成章句,名曰《璇璣圖》以寄滔。”一說竇韜身處沙漠,妻子蘇惠就織錦為回文詩寄贈給他(《晉書·列女傳》)。以上寫游宦別離和閨中思婦的戀念。
(62)儻(tǎng):同“倘”。
華陰:即華山,在今陜西渭南縣南。
上士:道士;求仙的人。
(63)服食:道家以為服食丹藥可以長生不老。
還山:即成仙。一作“還仙”。
(64)寂:進入微妙之境。
傳:至,最高境界。
(65)丹灶:煉丹爐。
不顧:指不顧問塵俗之事。
(66)煉金鼎:在金鼎里煉丹。
(67)驂(cān):三匹馬駕車稱“驂”。
鸞:古代神話傳說中鳳凰一類的鳥。
(68)少別:小別。
(69)謝:告辭,告別。以上寫學道煉丹者的離別。
(70)下:下土。與“上士”相對。
芍藥之詩:語出《詩經·鄭風·溱洧》:“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以芍藥。”
(71)佳人之歌:指李延年的歌:“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72)桑中:衛國地名。
上宮:陳國地名。
衛女、陳娥:均指戀愛中的少女。《詩經·鄘風·桑中》:“云誰之思?美孟姜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
(73)淥(lù)波:清澈的水波。
(74)南浦:《楚辭·九歌·河伯》:“子交手兮東行,送美人兮南浦。”后以“南浦”泛指送別之地。(75)珪(guī):一種潔白晶瑩的圓形美玉。
(76)別方:別離的雙方。
(77)名:種類。
(78)盈:充盈。
(79)折、驚:均言創痛之深。
(80)淵:即王褒,字子淵。
云:即揚雄,字子云。二人都是漢代著名的辭賦家。
(81)嚴:嚴安。
樂:徐樂。二人為漢代著名文學家。
(82)金閨:原指漢代長安金馬門。后來為漢代官署名。是聚集才識之士以備漢武帝詔詢的地方。
彥:有學識才干的人。
(83)蘭臺:漢代朝廷中藏書和討論學術的地方。
(84)凌云:據《史記·司馬相如列傳》載,司馬相如作《大人賦》,漢武帝贊譽為“飄飄有凌云之氣,似游天地之間。”
(85)雕龍:據《史記·孟子荀卿列傳》載,騶奭寫文章,善于閎辯。所以齊人稱頌為“雕龍奭”。

參考資料:

1、 陳振鵬 章培恒 等.古文鑒賞辭典(上冊).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7:680-687

賞析

離別是人生總要遭遇的內容,傷離傷別也是人們的普遍情感。江淹的《別賦》擇取離別的七種類型摹寫離愁別緒,有代表性,并曲折地映射出南北朝時戰亂頻繁、聚散不定的社會狀況。其題材和主旨在六朝抒情小賦中堪稱新穎別致。

文章眉目清晰,次序井然。其結構類似議論文,開宗明義,點出題目,列出論點:“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首段總起,泛寫人生離別之悲,”黯然銷魂“四字為全文抒情定下基調。中間七段分別描摹富貴之別、俠客之別、從軍之別、絕國之別、夫妻之別、方外之別、情侶之別,以“別雖一緒,事乃萬族”鋪陳各種別離的情狀,寫特定人物同中有異的別離之情。末段則以”別方不定,別理千名,有別必怨,有怨必盈“的打破時空的方法進行概括總結,在以悲為美的藝術境界中,概括出人類別離的共有感情。其結構又似樂曲中的ABA形式,首尾呼應,以突出主旨。

《別賦》最突出的成就,在于借環境描寫和氣氛渲染以刻畫人的心理感受。作者善于對生活進行觀察、概括,提煉,擇取不同的場所、時序、景物來烘托、刻畫人的情感活動,鋪張而不厭其詳,夸飾而不失其真,酣暢淋漓,信然能引發共鳴,而領悟”悲“之所以為美。作者對各類特殊的離別情境,根據其各自特點,突出描寫某一側面,表現富有特征的離情。作者力求寫出不同離怨的不同特征,不僅事不同,而且情不同,境不同,因而讀來不雷同,不重復,各有一種滋味,也有不同啟迪。

善于抓住特征,善于選擇素材,還必須有相應的語言技巧,方可描寫出色。《別賦》的文飾駢儷整飭,但卻未流入宮體賦之靡麗,亦不同于漢大賦的堆砌,清新流麗,充滿詩情畫意。尤其是”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等名句,如溪流山中,著落預判,千古傳誦。

參考資料:

1、 陳振鵬 章培恒 等.古文鑒賞辭典(上冊).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7:680-687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