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劍閣銘

朝代:魏晉
作者:張載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巖巖梁山,積石峨峨。遠屬荊衡,近綴岷嶓。南通邛僰,北達褒斜。狹過彭碣,高逾嵩華。

惟蜀之門,作固作鎮。是曰劍閣,壁立千仞。窮地之險,極路之峻。世濁則逆,道清斯順。閉由往漢,開自有晉。

秦得百二,并吞諸侯。齊得十二,田生獻籌。矧茲狹隘,土之外區。一人荷戟,萬夫趑趄。形勝之地,匪親勿居。

昔在武侯,中流而喜。山河之固,見屈吳起。興實在德,險亦難恃。洞庭孟門,二國不祀。自古迄今,天命匪易。憑阻作昏,鮮不敗績。公孫既滅,劉氏銜璧。覆車之軌,無或重跡。勒銘山阿,敢告梁益。 

譯文

  那遠遠的梁山,堆積著高高的石塊。向遠處可以連接到荊山、衡山,近處綴連著岷山、嶓冢山。向南可以通到邛僰之地,向北可以達到褒斜道。(這個地方)比彭門都狹窄,比嵩山、華山都要高。
  這就是蜀地的門戶啊,堅固又作為此地的主山。這個地方就叫做劍閣,懸崖有千仞之高。地形已險到了極端,道路也高峻到了極端。天下混亂它就叛逆,天下太平它就歸順。(它)從已經過去了的漢朝開始關閉,到了晉朝才重新開放。
  秦朝得到了120座雄關,得以兼并諸侯;齊國得到了12座雄關,田生才得以獻出籌略。況且這種關口,是國土的邊緣。一個人在此防守,千萬人馬都躊躇不前。地形如此的地方,不是親信可千萬不能派他堅守此地! 
  當年魏武侯泛舟游于西河,贊嘆河山險固而喜形于色,被吳起批評。國家的興盛實際上在于德行,(無德的話,)險地也難穩據。那據有洞庭的楚國和據有孟門的晉國,早已沒有后人祭祀。從古至今,上天的規律是不會改變的。憑著險阻昏庸地統治,很少有不敗的。公孫述已經被滅,劉家也已投降。這些已傾覆的車子的軌跡,是不可以再行走的。(我今天)把這篇銘刻在這山凹處,就是為了告誡四川的老百姓的。

注釋
(1)巖巖:高聳的樣子。梁山:指梁州(治今陜西漢中)境內的山。
(2)峨峨:高高的樣子。
(3)屬(zhǔ):連接。荊衡:指荊山(位于今湖北省南漳縣境)與衡山(位于今湖南省衡陽市境),代指兩湖地區。
(4)岷嶓:指岷山(位于今四川省西北部)與嶓冢山(位于今甘肅省天水市與甘肅省禮縣之間)
(5)邛僰:邛,古國名,位于今四川省邛崍市一帶;僰,本為西南少數民族名,后引為地名,大致位于今四川省宜賓市一帶。
(6)褒斜:指褒斜道,位于今陜西省秦嶺山區,南起褒谷口(今陜西省褒城縣附近),北至斜谷口(今陜西省眉縣斜峪關口)。
(7)彭碣:據劉淵林《蜀都賦注》:岷山都安縣有兩山相對立,如闕,號曰彭門。約位于今四川省都江堰市一帶。
(8)嵩華:指嵩山(位于今河南省登封市境)與華山(位于今陜西省華陰縣境)。
(9)固:堅固的地方。鎮:一方主山。
(10)仞:長度單位,古代以七尺或八尺為一仞。
(11)有:用作朝代名前,無實意。
(12)田生:疑為《史記》載田生。
(13)矧:況且。狹隘:狹窄的地方,多指山口。
(14)土:國土。外區:邊緣地帶。
(15)荷:拿著。戟:古代兵器。趑趄:躊躇不前的樣子。
(16)匪:同“非”,不是。
(17)武侯:指魏武侯(?—前370年):姬姓,魏氏,名擊。戰國初期魏國國君與中原霸主。魏文侯之子,前395年—前370年在位。他是三家分晉后魏國的第二代國君,在位期間將魏國的百年霸業再一次推向高峰。他和吳起在黃河中游有過著名的“河山之險不足保”的談話。
(18)吳起:是國初期著名的政治改革家,卓越的軍事家、統帥、軍事改革家。漢族,衛國左氏(今山東省定陶,一說曹縣東北)人。后世把他和孫武連稱“孫吳”,著有《吳子》,《吳子》與《孫子》又合稱《孫吳兵法》,在中國古代軍事典籍中占有重要地位。
(19)洞庭:湖名,位于今湖南省北部,此處代指楚國。孟門:位于今山西省柳林縣,代指晉國。
(20)阻:險阻。昏:昏暗的統治。
(21)公孫:指公孫述。公孫述(?-36) ,字子陽,扶風茂陵(今陜西興平縣)人。西漢末,以父官蔭郎,補清水縣長(在今甘肅省境內)。述熟練吏事,治下奸盜絕跡,由是聞名。王莽篡漢,述受任為江卒正(即蜀郡太守)。王莽末年,天下紛擾,群雄競起,述遂自稱輔漢將軍兼領益州牧。是時公孫述僭號于蜀,時人竊言王莽稱黃,述欲繼之,故稱白,自稱“白帝”。
(22)劉氏:指蜀漢政權。銜璧:指諸侯投降。
(23)勒:刻。山阿:山坳處。
(24)梁益:梁,指梁州,三國時置,治今陜西省漢中市。益,指益州,西漢置,治今四川省成都市。此處指代四川地區。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