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贈王桂陽

朝代:南北朝
作者:吳均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松生數寸時,遂為草所沒。
未見籠云心,誰知負霜骨。
弱干可摧殘,纖莖易陵忽。
何當數千尺,為君覆明月。

譯文

①這兩句是說松樹雖是大材,但當它初生數寸之時,也會被草埋沒而不被看重。 
②籠云心:指高遠的志向。負霜骨:指堅貞的品質。這兩句是說,當一個人高遠的志向尚未表露的時候,誰能曉得他有堅貞的品質呢? 
③弱干、纖莖:都指松樹幼小時的枝干。陵忽:欺陵、忽視,也即是摧殘的意思。 
④何當:何日。覆明月:與前面“籠云”意思相似。籠云、覆月,都是指建大功立大業、能“遮無蓋地”的意思。

賞析

王桂陽可能就是當時的桂陽郡太守王嶸。吳均又有《贈王桂陽別詩三首》,其中說王桂陽“高華積海外,名實滿山東。自有五都相,非無四世公。”可見王的地位很高,又有“愿持鷦鷯羽,歲暮依梧桐”等語,說明吳均頗有依附于他的打算。從這種關系推斷,這首詩很可能是他的自薦之作。

自薦的詩很難寫,自譽過高,未免有夸言干乞之嫌,因而吳均這里避開了正面的自我標榜,全以松作比喻。松樹雖可長成參天的大材,但初生之時不過數寸而已,甚至會被雜草埋沒,人們不知道它拔地千丈、籠聚云氣的壯志,怎么會明白它具有傲霜斗雪的氣骨呢!前四句顯然以初生之松比喻自己的沉淪下僚、未見器重,而借形容松樹的性格,表明自己高遠的志向、堅貞的品質。“弱干可摧殘,纖莖易陵忽”二句,更說小松枝干嫩弱,易被摧殘,喻自己身處下位,易遭人欺凌與忽視,委婉地表達了向王桂陽求助的意圖。最后兩句則進一步表明了自己的抱負,他說:當幼松一旦長成數千尺的大樹,則可籠云覆月,庇護眾生,言外之意是說自己一朝出人頭地,就可建功立業、大濟蒼生,至于到那時不會忘記王桂陽的知遇之恩,也是不消說的,“為君”二字,便含有此意。

這首詩通篇用比體,托物言志,句句寫松,卻句句落實到人,“數寸”、“草所沒”、“弱干”、“纖莖”諸語,極說幼松之弱小易欺;“籠云”、“負霜”、“千尺”、“覆明月”諸語,則極言松的前程遠大。兩者對照鮮明,使讀之者既痛惜于詩人的懷才不遇,又凜然不敢對詩人少存輕忽。雖是自薦之詩,氣格卻絕不卑下,這是詩品,也是吳均的人品。

吳均的詩已開唐律之先河,元陳繹曾的《詩譜》就在“律體”中列有吳均之名,并以為他與沈約諸人是“律詩之源,而尤近古者’,即此便可說明他在近體詩形成中的作用了。如這一首詩,其音調雖未完全合律,然已頗有律詩的章法,中兩聯為對句,也合乎律詩的規律,這正是由古詩向律體過渡的形態。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