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之零陵郡次新亭

朝代:南北朝
作者:范云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江干遠樹浮,天末孤煙起。
江天自如合,煙樹還相似。
滄流未可源,高帆去何已。

譯文

①干:大水之旁。
②滄:蒼。水色青蒼,所以流水稱“滄流”。未可源:言不能窮其源。已:止。末二句寫水程行役之勞。

賞析

這首詩是詩人赴零陵(治所在今湖南零陵)內史任,在新亭止宿時所寫的。新亭在今江蘇省南京市南,地近江濱,當時是朝士們游宴之所。

詩歌的前四句寫江景。江面開闊,看不見對岸,遠遠望去,迷迷濛濛,樹木仿佛浮在滔滔的江水之旁,所以說“江干遠樹浮”。再把眼光移向更遠處,只見“天末孤煙起”,一股云煙在天的盡頭飄然而起,顯得那么孤寂淡遠。在這二句中,詩人用一個“遠”字和一個“孤”字寫出了大江景色的廣渺、寂寥。

“江干遠樹浮,天末孤煙起”二句是分寫江、天,而“江天自如合,煙樹還相似”二句則寫江天在詩人視覺中的綜合形象。江天一色,渾然一片,分不出哪兒是天邊,哪兒是水際;遠樹朦朧,像云煙一樣輕淡,而云煙變幻,也像遠樹一樣“浮”在江天相連之處,云煙遠樹混為一體。這二句著意寫江景的迷濛淡遠。

面對著浩渺的江天、朦朧的煙樹,詩人心中涌起一股迷惘的情緒,他不禁吟出傷感的詩句:“滄流未可源,高颿去何已。”“颿”,同帆。詩人說:江水浩蕩,滔滔不絕,難以窮盡其源!我這只揚帆的小船要飄流到何時,才能停泊?這是詩人對著江水發出的感慨,其中也隱隱透露出對仕官前程的擔憂。

這首詩以寫景為主,但景中寓情,使人仿佛看到一位心事重重的旅人在眺望江天遠樹云煙。詩歌的筆調疏淡,語言清麗。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