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沉醉東風·維揚懷古

朝代:元代
作者:湯舜民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錦帆落天涯那答,玉簫寒、江上誰家?空樓月慘凄,古殿風蕭颯。夢兒中一度繁華,滿耳濤聲起暮笳,再不見看花駐馬。

賞析

這是一首元代的散曲,屬于小令,作者不詳。“沉醉東風”是曲牌名;“維揚懷古”是曲子的標題, “維揚”,古地名,今江蘇揚州。 “懷古”,憶古思今,奠定全曲傷感的基調。 首句“錦帆落天涯那答”化用唐代詩人李商隱的詩句“錦帆應是到天涯”,“錦帆”,借代的手法,代指皇帝華麗的游船;“那答”,那邊。意思是說:皇帝的游船已經到了天涯那邊,舊的王朝已經滅亡了。緊承標題中的“懷古”二字。

次句“玉簫寒、江上誰家?”聲聲悲愴的簫聲從江上傳來,凄神寒骨,透徹心扉,究竟是何人吹奏的如此令人銷魂的曲子呢?一“寒”字,一語雙關,不僅道出了曲聲之悲,同時運用通感的手法,巧妙地傳達出詩人聽到簫聲后的悲涼心情,可謂“傳神且意蘊豐富”。

“空樓月慘凄,古殿風蕭颯。”詩人尋聲望去:慘淡的月光下,蕭瑟的冷風中,樓閣臺榭空蕩蕩的,殿堂屋宇殘敗破落,一派蕭條。姜白石亦曾道“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清角吹寒,都在空城”、“波心蕩,冷月無聲”,不同時代的詩人道出了相同的感受!

心中的維揚古城,夢中的秦淮河畔,詩人不禁傷今懷古“夢兒中一度繁華,滿耳濤聲起暮笳,再不見看花駐馬。”“一度繁華”的揚州,淮左名都,竹西佳處,春風十里揚州路,娉娉裊裊,豆蔻梢頭,畫船簫鼓,青樓夢好:好一派歌舞升平、繁華錦繡;卻而今,滿耳濤聲依舊,暮茄凄凄,玉人簫聲何處在,再不能駐馬橋邊,賞紅藥看畫船!

夢中的揚州,眼前的維揚,虛虛實實,相互掩映,詩人心中更添無限酸楚,昔盛今衰,萬千感慨!

這首小令采用對比的手法,著重表現維揚今昔的不同,今日的維揚蕭條破敗,冷冷清清;昔日的維揚簫鼓歌吹,興盛繁華。全曲抒發了作者對滄桑興替、物是人非的傷感之情。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