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雜劇·崔鶯鶯待月西廂記·崔鶯鶯夜聽琴(第二本)

朝代:元代
作者:王實甫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第一折

(孫飛虎上,開)自家姓孫,名彪,字飛虎。方今天下擾攘。因主將丁文雅失政,俺分統五千人馬,鎮守河橋,劫擄良民財物。近知先相國崔鈺之女鶯鶯,眉黛青顰,蓮臉生春,有傾國傾城之容,西子太真之顏,現在河中府普救寺借居。我心中想來:當今用武之際,主將尚然不正,我獨廉何為!大小三軍,聽吾號令:人盡銜枚,馬皆勒口,連夜進兵河中府!擄鶯為妻,是我平生愿足。(下)(法本慌上)誰想孫飛虎將半萬賊兵圍住寺門,鳴鑼擊鼓,吶喊搖旗,欲擄鶯鶯小姐為妻,我今不敢違誤,即索報知夫人走一遭。(下)(夫人慌上,云)如此卻怎了!俺同到小姐臥房里商量去。(下)(旦引紅上,云)自見了張生,神魂蕩漾,情思不快,茶飯少進。早是離人傷感,況值暮春天道,好煩惱人也呵!好句有情憐夜月,落花無語怨東風。

【仙呂】【八聲甘州】懨懨瘦損,早是傷神,那值殘春。羅衣寬褪,能消幾度黃昏?風裊篆煙不卷簾,雨打梨花深閉門;無語憑欄干,目斷行云。

【混江龍】落紅成陣,風飄萬點正愁人。池塘夢曉,闌檻辭春;蝶粉輕沾飛絮雪,燕泥香惹落花塵。系春心情短柳絲長,隔花陰人遠天涯近。香消了六朝金粉,清減了三楚精神。

(紅云)姐姐情思不快,我將被兒薰得香香的,睡些兒。(旦唱)

【油葫蘆】翠被生寒壓繡裀,休將蘭膺薰;便將蘭曙薰盡,則索自溫存。昨宵個錦囊佳制明勾引,今日個玉堂人物難親近,這些時坐又不安,睡又不穩,我欲待登臨又不快,閑行又悶。每日價情思睡昏昏。

【天下樂】紅娘呵!我則索搭伏定鮫綃枕頭兒盹。但出閨門,影兒般不離身。(紅云)不干紅娘事,老夫人著我跟著姐姐來。(旦云)俺娘也好沒意思!這些時直恁般堤防著人;小梅香伏侍的勤,老夫人拘系的緊,則怕俺女孩兒折了氣分。

(紅云)姐姐往常不曾如此無情無緒;自見了那生,便覺心事不寧,卻是如何?(旦唱)

【那吒令】往常但見個外人,氳的早嗔;但見個客人,厭的倒褪;從見了那人,兜的便親。想著他昨夜詩,依前韻,酬和得清新。

【鵲踏枝】吟得句兒勻,念得字兒真,詠月新濤,煞強似織錦回文。誰肯把針兒將線引,向東鄰通個殷勤。

【寄生草】想著文章士,旖旎人;他臉兒清秀身兒俊,性兒溫克情兒順,不由人口兒里作念心兒里印。學得來"一天星斗煥文章",不枉了"十年窗下無人問。"

(飛虎領兵上,圍寺科)(下)(卒子內高叫云)寺里人聽者:限你每三日內將鶯鶯獻出來與俺將軍成親,萬事干休。三日之后不送出,伽藍盡皆焚燒,僧俗寸斬,不留一個。(夫人、潔同上,敲門了)(紅看了,云)姐姐,夫人和長老在房門前。(旦見了科)(夫人云)孩兒,你知道么?如今孫飛虎將半萬賊兵圍住寺門,道你"眉黛青顰,蓮臉生春,似傾國傾城的太真",要擄你做壓寨夫人。孩兒,怎生是了也?(旦唱)

【六幺序】聽說罷魂離了殼,現放著禍滅身,將袖梢兒韞不住啼痕。好教我去往無因,進退無門,可著俺那堝兒里人急偎親?孤孀子母無投奔,赤緊的先亡過了有福之人,耳邊廂金鼓連天振,征去冉冉,土雨紛紛。

【幺篇】那廝每風聞,胡云。道我"眉黛青顰,蓮臉生春,恰便似傾國傾城的太真";兀的不送了他三百僧人?半萬賊軍,半霎兒敢剪草除根?這廝每于家為國無忠信,恣情的擄掠人民,更將那天宮般蓋造焚燒盡,則沒那渚葛孔明,便待要博望燒屯。(夫人云)老身年六十歲,不為壽夭;奈孩兒年少,未得從夫,卻如之奈何?(旦云)孩兒有一計,想來只是將我與賊漢為妻,庶可免一家兒性命。(夫人哭云)俺家無犯法之男,再婚之女,怎舍得你獻與賊漢;卻不辱沒了俺家譜!(潔云)俺同到法堂上兩廊下,問僧俗有高見者,俺一同商議個長便。(同到法堂科)(夫人云)小姐卻是怎生?(旦云)不如將我與賊人,其便有五:

【后庭花】第一來免摧殘老太君;第二來免堂殿作灰燼;第三來諸僧無事得安存;第四來先君靈柩穩;第五來歡郎雖是未成人,(歡云)俺呵,打甚么不緊。(旦唱)須是崔家后代孫。鶯鶯為惜己身,不行從著亂軍:渚僧眾污血痕,將伽藍火內焚,先靈為細塵,斷絕了愛弟親,割開了慈母恩。

【柳葉兒】呀,將俺一家兒不留一個齠齔,待從軍又怕辱沒了家門。我不如白練套頭兒尋個自盡,將我尸櫬,獻與賊人,也須得個遠害全身。

【青歌兒】母親,都做了鶯鶯生忿,對傍人一言難盡。母親,休愛惜鶯鶯這一身。你孩兒別有一計:不揀何人,建立功勛,殺退賊軍,掃蕩妖氛;倒陪家門,情愿與英雄結婚姻,成秦晉。

(夫人云)此計較可,雖然不是門當戶對,也強如陷于賊中。長老在法堂上高叫:"兩廊僧俗,但有退兵之策的,倒陪房奩,斷送鶯鶯與他為妻。"(潔叫了,住)(末鼓掌上,云)我有退兵之策,何不問我?(見夫人了)(潔云)這秀才便是前日帶追薦的秀才。(夫人云)計將安在?(末云)"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賞罰若明,其計必成。"(旦背云)只愿這生退了賊者。(夫人云)恰才與長老說下,但有退得賊兵的,將小姐與他為妻。(末云)既是恁的,休唬了我渾家,請入臥房里去,俺自有退兵之策。(夫人云)小姐和紅娘回去者!(旦對紅云)難得此生這一片好心!

【嫌煞】諸僧眾各逃生,眾家眷誰瞅問,這生不相識橫枝兒著緊。非是書生多議論,也堤防著玉石俱焚,雖然是不關親,可憐見命在逡巡,濟不濟權將秀才來盡。果若有出師表文,嚇蠻書信,張生呵,則愿你筆尖兒橫掃了五千人。(并下)

第二折

(夫人、末、潔并上)(夫人云)此事如何?(末云)小生有一計,先用著長老。(潔云)老僧不會廝殺,請秀才別換一個。(末云)休慌,不要你廝殺。你出去與賊漢說:"夫人本待便將小姐出來,送與將軍,奈有父喪在身。不爭鳴鑼擊鼓,驚死小姐,也可惜了。將軍若要做女婿呵,可按甲束兵,退一射之地。限三日功德圓滿,脫了孝服,換上顏色衣服,倒陪房奩,定將小姐送與將軍。不爭便送來,一來父服在身,二來于君不利。"你去說來。(潔云)三日后如何?(末云)有計在后。(潔朝鬼門道叫科)請將軍打話。(飛虎引卒上,云)快送出鶯鶯來。(潔云)將軍息怒!夫人使老僧來與將軍說。(說如前了)(飛虎云)既然如此,限你三日后若不送來,我著你人人皆死,個個不存。你對夫人說去,恁的這般好性兒的女婿,教他招了者。(引卒下)(潔云)賊兵退了也,三日后不送出去,便都是死的。(末云)小子有一故人,姓杜。名確,號為白馬將軍。現統十萬大兵,鎮守著蒲關。一封書去,此人必來救我。此間離蒲關四寸五里,寫了書呵,怎得人送去?(潔云)若是白馬將軍肯來,何慮孫飛虎。俺這里有一個徒弟,喚作惠明,則是要吃酒廝打。若使央他去,定不肯去;須將言語激著他,他便去。(末喚云)有書寄與杜將軍,誰敢去?(惠明上,云)我敢去!(唱)

【正宮】【端正好】不念法華經,不禮梁皇懺,飇了僧伽帽,袒下我這偏衫。殺人心逗起英雄膽,兩只手將烏龍尾鋼椽飇。

【滾繡球】非是我貪?不是我敢,知他怎生喚做打參,大踏步直殺出虎窟龍潭。非是我攙。不是我攬,這些時吃菜饅頭委實口淡,五千人也不索炙博煎熞。腔子坐熱血權消渴,肺腑內生心且解饞,有甚腌臜!

【叨叨令】浮沙羹,寬片粉添些雜糝。酸黃齏。爛豆腐休調啖,萬余斤黑面從教暗,我將這五千人做一頓饅頭餡。是必休溪了也么哥!休誤了也么哥!包殘余肉把行鹽蘸。

(潔云)張秀才著你寄書去蒲關,你敢去么?(惠唱)

【倘秀才】你那里問小僧敢去也那不敢。我這里啟大師用咱也不用咱。你道是飛虎將擊名播斗南;那嘶能淫欲,會貪婪,城何以堪!

(末云)你是出家人,卻怎不看經禮懺,只廝孔為何?(惠唱)

【滾繡球】我經文也不會談,逃禪也懶去參;戒刀頭近新米鋼蘸,鐵棒上無半星兒土漬塵緘。別的都僧個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則會齋的飽也則向那僧房中胡淹,那里怕焚燒了兜率伽藍。則為那善文能武人千里,憑著這濟困扶危書一緘,右勇無慚。(末云)他倘不放你過去如何?(惠云)他不放我呵,你放心!

【白鶴子】著幾個小沙彌把幢幡塵蓋擎,壯行者將桿棒鑊叉擔。你排陣腳將眾僧安,我撞釘子把賊兵米探。

【二】遠的破開步將鐵棒飇,近的順著于把戒刀釤;有小的提起來將腳尖足莊,有大的扳了來把髑髏勘。

【一】瞅一瞅古都都翻了海波,晃一晃廝瑯瑯震動山巖;腳踏得赤力力地軸搖,手扳得勿刺剌天關撼。

【耍孩兒】我從來駁駁劣劣,世不曾忑忑忐忐,打煞成不厭天生敢。我從來斬釘截鐵常居一,不似您惹草拈花沒掂三。劣性子人皆慘,舍著命提刀仗劍,更怕甚勒馬停驂。

【二】我從來欺硬怕軟,吃苦不甘,你休只因親事胡撲掩。若是杜將軍不把干戈退,張解元干將風月提,我將不志誠的言詞賺。倘或紕繆,倒大羞慚。(惠云)將書來,你等回音者。

【收尾】您與我助威風擂幾聲鼓,仗佛力吶一聲喊。繡旗下遙見英雄俺,我教那半萬賊唬破膽。(下)(末云)老夫人長老都放心,此書到日,必有佳音。咱"眼觀旌節旗,耳聽好消息。"你看"一對書札逡巡至,半萬雄兵咫尺來。"(并下)

楔子

(杜將軍引卒子上,開)林下曬衣嫌日淡,池中濯足恨魚腥。花根本艷公卿子,虎體鴛班,將相孫。自家姓杜,名確,字君實,本貫西洛人也。自幼與君瑞同學儒業,后棄文就武。當年武舉及第,官拜征西大將軍,正授管軍元帥,統領十萬之眾,鎮守著蒲關。有人自河中來,聽知君瑞兄弟在普教寺中,不來望我;著人去請,亦不肯來,不知主甚意?今聞丁文雅矢政,不守國法,剽掠黎民;我為不知虛實,未敢造次興師。孫子曰:"凡用兵之法,將受命于君,合軍聚眾,圯地無舍,衢地交合,絕地無留;圍地則謀,死地則戰;途有所不由,軍有所不擊,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所不受。故將通于九變之利者,知用兵矣,治兵不知九變之術,雖知五利,不能得人用矣。"吾之未疾進兵征討者,為不知地利淺深出沒之故也。昨日探聽去,不見回報。今日升賬,看有甚軍情來,報我知道者!(卒子引惠明和尚上,開)(惠明云)他過來!(惠打問訊了,云)貧僧是普救寺來的。今有孫飛虎作亂,將半萬賊兵,圍住寺門,欲劫故臣崔相國女為妻。有游客張君瑞,奉書令小僧拜投于麾下,欲求將軍以解倒懸之危。(將軍云)將過書來!(惠投書了)(將軍拆書,念曰)珙頓首再拜大元帥將軍契兄纛下:伏自洛中,拜違犀表,寒暄屢隔,積有歲月,仰德之私,銘刻如也。憶昔聯床風雨,嘆今彼各天涯;客況復生于肺腑,離愁于慰于羈懷。念貧處十年藜藿,走困他鄉;羨威統百萬貔貅,坐安邊境。故知虎體食天祿,瞻天表,大德勝常;使賤子慕臺顏,仰臺翰,寸心為慰。輒稟:小弟辭家,欲詣帳下,以敘數載間闊之情;奈至河中府普救寺,忽值采薪之憂,不及徑造。不期有賊將孫飛虎,領兵半萬,欲劫故臣崔相國之女,實為迫切狼狽。小弟之命,亦在逡巡。萬一朝廷知道,其罪何歸?將軍倘不棄舊交之情,興一旅之師;上以報天子之恩,下以救蒼生之急;使故相國雖在九泉,亦不泯將軍之德。愿將軍虎視去書,使小弟鵠觀來旄。造次干瀆,不勝慚愧!伏乞臺照不宣!張珙再拜。二月十六日書。(將軍云)既然如此,和尚你行,我便來。(惠明云)將軍是必疾來者!

【仙呂】【賞花時】那廝擄掠黎民德行短,將軍鎮壓邊庭機變寬。他彌天罪有百千般。若將軍不管。縱賊寇騁無端。

【幺篇】便是你坐視朝廷將帝主瞞。若是掃蕩妖氛著百姓歡,干戈息,大功完。歌謠遍滿,傳名譽到金鑾。

(將軍云)雖無圣旨發兵,"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大小三軍,聽吾將令:速點五千人馬,人盡銜枚,馬皆勒口。星夜起發,直至河府中普救寺救張生走一遭。

(飛虎引卒子上,開)(將軍引卒子騎竹馬調陣拿綁下)(夫人、潔同末上,云)下書已兩日,不見回音。(末云)山門外吶喊搖旗,莫不是俺哥哥軍至了。(末見將軍了)(引夫人拜了)(將軍云)杜確有失防御,致令老夫人受驚,切勿見罪是幸!(末拜將軍了)自別兄長臺顏,一向有失聽教;今得一見,如撥云睹日。(夫人云)老身子母。如將軍所賜之命,將何補報?(將軍云)不敢,此乃職分之所當為。敢問賢弟,因甚不至戎帳?(末云)小弟欲來,奈小疾偶作,不能動止,所以失敬。今見夫人受困,所言退得賊兵者,以小姐妻之,因此愚弟作書請吾兄。(將軍云)既然有此姻緣,可賀,可賀!(夫人云)安排茶飯者!(將軍云)不索,尚有余黨未盡,小官去捕了,卻來望賢弟。左右那里,卻斬孫飛虎去!(拿賊了)本欲斬首示眾,具表奏聞,見丁文雅失守之罪;恐有未叛者,今將為首者各杖一百,余者盡歸舊營去者!(孫飛虎謝了,下)(將軍云)張生建退賊之策,夫人面許結親;若不違前言,淑女可配君子也。(夫人云)恐小女有辱君子。(末云)請將軍筵席者!(將軍云)我不吃筵席了,我回營去,異日卻來慶賀。(末云)不敢久留兄長,有勞臺候。(將軍望蒲關起發)(眾念云)馬離普救敲金鐙,人望蒲關唱凱歌。(下)(夫人云)先生大恩,不敢忘也。自今先生休在寺里下,只著仆人寺內養馬,足下來家內書院里安歇。我已收拾了,便搬來者。到明日略備草酌,著紅娘來請,你是必來一會,別有商議。(下)(末云)這事都在長老身上。(問潔云)小子親事未知何如?(潔云)鶯鶯親事擬定妻君。只因兵火至,引起雨云心。(下)(末云)小子收拾行李去花園里去也。(下)


第三折

(夫人上,云)今日安排下小酌,單請張生酬勞。道與紅娘,疾忙去書院請張生,著他是必便來,休推故。(下)(末上,云)夜來老夫人說,著紅娘來請我,卻怎生不見來?我打扮著等他。皂角也使過兩個也,水也換了兩桶也。烏妙帽擦得光掙掙的。怎么不見紅娘來也呵?(紅娘上,云)老夫人使我請張生。我想若非張生妙計呵,俺一家兒性命難保也呵。

【中呂】【粉蝶兒】半萬賊兵,卷浮云片時掃凈,俺一家兒死里逃生。舒心的列山靈,陳水陸,張看瑞合當欽敬。當日所望無成;誰想一緘書倒為了媒證。

【醉春風】今日個東閣玳筵開,煞強如西廂和月等。薄衾單枕有人溫,早則不冷、冷。受用足寶鼎香濃,繡簾風細,綠窗人靜。

可早來到也。

【脫布衫】幽僻處可有人行,點蒼苔白露泠泠。隔窗兒咳嗽了一聲,(紅敲門科)(末云)是誰來也?(紅云)是我。他啟朱唇急來答應。

(末云)拜揖小娘子。(紅唱)

【小梁州】則見他叉手忙將禮數迎,我這里"萬福,先生。"烏紗小帽耀人明。白襕凈,角帶傲黃程。

【幺篇】衣冠濟楚龐兒俊,可知道引動俺鶯鶯。據相貌,憑才性,我從來心硬,一見了也留情。(末云)"既來之,則安之。"請書房內說話。小娘子此行為何?(紅云)賤妾奉夫人嚴命,特請先生小酌數杯,勿卻。(末云)便去,便去。敢問席上有鶯鶯姐姐么?(紅唱)

【上小樓】"請"字兒不曾出聲,"去"字兒連忙答應;可早鶯鶯跟前,"姐姐"呼之,喏喏連聲。秀才每聞道"請",恰便是聽將軍嚴令,利他那五臟神愿隨鞭鐙。

(末云)今日夫人端的為甚么筵席?(紅唱)

【幺篇】第一來為壓驚,第二來因謝承。不請街坊,不會親鄰,不受人情。避眾僧,請老兄,和鶯鶯匹聘。(末云)如此小生歡喜。(紅唱)則見他歡天喜地,謹依來命。

(末云)小生客中無鏡,敢煩小娘子看小生一看何如?(紅唱)

【滿庭芳】來回顧影,文魔秀士,風欠酸丁。下工夫將額顱十分掙,遲和疾擦倒蒼蠅,光油油耀花人眼睛,酸溜溜螫得人牙疼。(未云)夫人辦甚么清我?(紅唱)茶飯已安排定,淘下陳倉米數升,虵下七八碗軟蔓青。

(末云)小生想來:自寺中一見了小姐之后,不想今日得成婚姻,豈不為前生分定?(紅云)姻緣非人力所為,天意爾。

【快活三】咱人一事精,百事精;一無成,百無成。世間草木本無情,自古云:"地生連理木,水出并頭蓮。"他猶有相兼并。

【朝天子】休道這生,年紀兒后生,恰學害相思病。天生聰俊,打扮素凈,奈夜夜成孤另。才子多情,佳人薄幸,兀的不擔閣了人性命。(末云)你姐姐果有信行?(紅唱)誰無一個信行,誰無一個志誠,你兩個今夜親折證。

我囑咐你咱!

【四邊靜】今宵歡慶,軟弱鶯鶯,可曾慣經。你索款款輕輕,燈下交鴛頸。端詳可憎,好煞也無干凈!

(末云)小娘子先行,小生收拾書房便來。敢問那里有甚么景致?(紅唱)

【耍孩兒】俺那里落紅滿地胭脂冷,休辜負了良辰美景。夫人遣妾莫消停,請先生勿得推稱。俺那水誰備著鴛鴦夜月銷金帳,孔雀春風軟玉屏。樂奏合歡令,有風簫象板,錦瑟鸞笙。

(末云)小生書劍飄零,無以為財禮,卻是怎生?(紅唱)

【四煞】聘財斷不爭,婚姻自有成,新婚燕爾安排定。你明博得跨風乘鸞客,我到晚來臥看牽牛織女早。休傒幸,不要你半絲兒紅線,成就了一世兒前程。

【三煞】憑著你滅寇功,舉將能,兩般兒功效如紅定。為甚俺鶯娘心下十分順,都則為君瑞胸中百萬兵。越顯得文風盛,受用是珠圍翠繞,結果了黃卷青燈。

【二煞】夫人只一家,老兄無伴等,為嫌繁冗尋幽靜。(末云)別有甚客人?(紅唱)單請你個有恩有義閑中客,且回避了無是無非窗下僧。夫人的命,道是下莫教推托,和賤妾即便隨行。

(末云)小娘子先行,小生隨后便來。(紅唱)

【收尾】先生休作謙,夫人專意等。常言道"恭敬不如從命,"休使得梅香再來請。(下)

(末云)紅娘去了,小生拽上書房門者。我比及到得夫人那里,夫人道"張生,你來了也,飲幾杯酒,去臥房內和鶯鶯做親去!"小生到得臥房內,和姐姐解帶脫衣,顛鸞倒鳳,同諧魚水之歡,共效于飛之愿。覷他云鬟低墜,星眼微朦,被翻翡翠,襪繡鴛鴦。不知性命何如?且看下回分解。(笑云)單羨法本好和尚也:只憑說法口,遂卻讀書心。(下)


第四折

(夫人排桌子上,云)紅娘去請張生,如何不見來?(紅見夫人云)張生著紅娘先行,隨后便來也。(末上,見夫人施禮科)(夫人云)前日若非先生,焉得有今日;我一家之命,皆先生所活也。聊備小酌,非為報禮,勿嫌輕意。(末云)"一人有慶,兆民賴之。"此賊之敗,皆夫人之福。萬一杜將軍不至,我輩皆無免死之術。此皆往事,不必掛齒。(夫人云)將酒來,先生滿飲此杯。(末云)"長者賜,少者不敢辭。"(末做飲酒科)(末把夫人酒了)(夫人云)先生請坐!(末云)小子侍立座下,尚然越禮,焉敢與夫人對坐。(夫人云)道不得個"恭敬不如從命。"(末謝了,坐)(夫人云)紅娘,去喚小姐來,與先生行禮者!(紅朝鬼門道喚云)老夫人后堂待客,請小姐出來哩!(旦應云)我身子有些不停當,來不得。(紅云)你道請誰哩?(巳云)請誰?(紅云)請張生哩?(旦云)若請張生,扶病也索走一遭。(紅發科了)(旦上)免除崔氏全家禍,盡在張生半紙書。

【雙調】【五供養】若不是張解元識人多,別一個怎退干戈。排著酒果,列著笙歌。篆煙微,花香細,散滿東風簾幕。救了咱全家禍。殷勤呵正禮,欽敬呵當合。

【新水令】恰才向碧紗窗下畫了雙蛾,拂試了羅衣上粉香浮涴,只將指尖兒輕輕地貼了鈿窩。若不是驚覺人呵,猶壓著繡衾臥。

(紅云)覷俺姐姐這個臉兒吹彈得破,張生有福也呵!(旦唱)

【幺篇】沒查沒利慌僂儸,你道我宜梳妝的臉兒吹彈得破。(紅云)俺姐姐天生的一個夫人的樣兒。(旦唱)你那里休聒,不當一個信口開合,知他命福是如何?我做一個夫人也做得過。

(紅云)往常兩個都害,今日早則喜也!(旦唱)

【喬木查】我相思為他,他相思為我,從今后兩下里相思都較可。酬賀間禮當酬賀,俺母親也好心多。

(紅云)敢著小姐和張生結親呵,怎生不做大筵席,會親戚朋友,安排小酌為何?(旦云)紅娘,你不知夫人意。

【攪箏琶】他怕我是賠錢貨,兩當一便成合。據著他舉將除賊,也消得家緣過活。費了甚一股那,便待要結絲蘿;休波,省人情的奶奶忒慮過。恐怕張羅。

(末云)小子更衣咱。(做撞見旦科)(旦唱)

【慶宣和】門兒外,簾兒前,將小腳兒挪。我恰待目轉秋波,誰想那識空便的靈心兒早瞧破。唬得我倒躲,倒躲。

(末見旦科)(夫人云)小姐近前拜了哥哥者!(末背云)呀,聲息不好了也!(旦云)呀,俺娘變了卦也!(紅云)這相思又索害也。(旦唱)

【雁兒落】荊棘剌怎動挪!死沒騰無回豁!措支剌不對答!軟兀剌難存坐!

【得勝令】誰承望這即即世世老婆婆,著鶯鶯做妹妹拜哥哥。白茫茫溢起藍橋水,不鄧鄧點著祅廟火。碧澄澄清波,撲刺剌將比目魚分破;急攘攘因何,扢搭地把雙眉鎖納合。

(夫人云)紅娘看熱酒,小姐與哥哥把盞者!(旦唱)

【甜水令】我這里粉頸低垂,蛾眉頻蹙,芳心無那,俺可甚"相見話偏多?"星眼朦朧,檀門嗟咨,攧窨不過,這席面兒暢好是烏合。

(旦把酒科)(夫人央科)(末云)小生量窄。(旦云)紅娘接了臺盞者!

【折桂令】他其實咽不下玉液金波。誰承望月底西廂,變做了夢喂南柯。淚眼偷淹,酩子里揾濕香羅。他那里眼倦開軟癱做一垛;我這里手難抬稱不起肩窩。病染沈疴,斷然難活。則被你送了人呵,當甚么嘍啰。

(夫人云)再把一盞者!(紅遞盞了)(旦唱)

【月上海棠】一杯悶酒尊前過,低首無言自摧挫。不甚醉顏酡,卻早嫌玻璃盞大。從因我,酒上心來較可。

(紅背與旦云)姐姐,這煩惱怎生是了!(旦唱)

【幺篇】而今煩惱猶閑可,久后思量怎奈何?有意訴衷腸,爭奈母親側半。成拋躲,咫尺間如間闊。(夫人云)紅娘送小姐臥房里去者!(旦辭末出科)(旦云)俺娘好口不應心也呵!

【喬牌兒】老夫人轉關兒沒定奪,啞謎兒怎猜破;黑閣落甜話兒將人和,清將來著人個快活。

【江兒水】佳人自來多命薄,秀才每從來懦,悶殺沒頭鵝,撇了賠錢貨,不爭你不成親呵,下場頭那答兒發付我!

【殿前歡】恰才個笑呵呵,都做了江州司馬淚痕多。若不是一封書將半萬賊兵破,俺一家兒怎得仔活。他不想結姻緣想甚么?到如今難著莫。老夫人謊到天來大;當日成也是你個母親,今日敗也是您個蕭何。

【離亭宴帶歇指煞】從今后玉容寂寞梨花朵,胭脂淺淡櫻桃顆,這相思何時是可?昏鄧鄧黑海來深,白茫茫陸地來厚,碧悠悠青天來闊;太行山般高仰望,東洋海般深思渴。毒害的恁么。俺娘呵,將顫巍巍雙頭花蕊搓,香馥馥同心縷帶割,長攙攙連理瓊枝挫。白頭娘不負荷,青春女成擔擱,將俺那錦片也似前程蹬脫。俺娘把甜句兒落空了他,虛名兒誤賺了我。(下)(末云)小生醉也,告退。夫人跟前,欲一言以盡意,未知可否?前者賊寇相迫,夫人所言,能退賊者,以鶯鶯妻之。小生挺身而出,作書與杜將軍,庶幾得免夫人之禍。今日命小生赴宴,將謂有喜慶之期;不知夫人何見,以兄妹之禮相待?小生非圖哺啜而來,此事果若不諧,小生即當告退。(夫人云)先生縱有活我之恩,奈小姐先相國在日,曾許下老身侄兒鄭恒。即日有書赴京喚去了,未見來。如若此子至,其事將如之何?莫若多以金帛相酬,先生揀豪門貴宅之女,別為之求,先生臺意若何?(末云)既然夫人不與,小生何慕金帛之色?卻不道"書中有女顏如玉?"則今日便索告刮。(夫人云)你且住者,今日有酒也。紅娘扶將哥哥去書房中歇息。到明日咱別有話說。(下)(紅扶末科)(末念)有分只熬蕭寺夜,無緣難遇洞房春。(紅云)張生,少吃一盞卻不好:(末云)我吃甚么來!(末跪紅科)小生為小姐,晝夜忘餐廢寢,魂勞夢斷,常忽忽如有所失。自寺中一見,隔墻酬和,迎風待月,受無限之苦楚。甫能得成就婚姻,夫人變了卦,使小生智竭思窮。此事幾時是了!小娘子怎生可憐見小生,將此意申與小姐,知小生之心。就小娘子前解下腰間之帶,尋個自盡。(末念)可憐刺股懸梁志。險作高鄉背井魂。(紅云)街上好賤柴,燒你個傻角。你休慌。妾當與君謀之。(末云)計將安在?小生當筑壇拜將。(紅云)妾見先生有囊琴一張,必善于此。俺小姐深慕于琴。今夕妾與小姐同至花園內燒夜香,但聽咳嗽為令,先生動操;看小姐聽得時說甚么言語,卻將先生之言達知。若有話說,明日妾來回報,道早晚怕夫人尋我,回去也。(下)


第五折

(末上,云),紅娘之言,深有意趣。天色晚也,月兒,你早些出來么!(焚香了)呀,卻早發擂也;呀,卻早撞鐘也。(做理琴科)琴呵,小生與足下湖海相隨數年,今夜這一場大功,都在你這神品、金徽、玉軫、蛇腹、斷紋、嶧陽、焦尾、冰弦之上。天那!卻怎生借得一陣順風,將小生這琴聲吹入俺那小姐玉琢成、粉捏就、知音的耳朵里去者!(旦引紅上,紅云)小姐,燒香去來,好明月也呵!(旦云)事已無成,燒香何濟!月兒,你團圓呵,咱卻怎生?

【越調】【斗鶴鶉】云斂晴空,冰輪乍涌;風掃殘紅,香階亂擁;離恨千端,閑愁萬種。夫人那,"靡不有初,鮮克有終。"他做了個影兒里的情郎,我做子個畫兒里的愛寵。

【紫花兒序】則落得心兒里念想,口兒里閑題,則索向夢兒里相逢。俺娘昨日個大開東閣,我則道怎生般炮鳳烹龍?朦朧,可教我"翠袖殷勤捧玉鐘",卻不道"主人情重"?則為那兄妹排連,因此上魚水難同。

(紅云)姐姐,你看月闌,明日敢有風也?(旦云)風月天邊有,人間好事無。

【小桃紅】人間看波,玉容深鎖繡幃中,怕有人搬弄。想嫦娥,西沒東生有誰共?怨天公,裴航不作游仙夢。這云似我羅幃數重,只恐怕嫦娥心動,因此上圍住廣寒宮。

(紅做咳嗽科)(末云)來了。(做理琴科)(旦云)這甚么響?(紅發科)(旦唱)

【天凈沙】莫不是步搖得寶髻玲瓏?莫不是裙拖得環珮玎玲?莫不是鐵馬兒檐前驟風?莫不是金鉤雙控,吉丁當敲響簾櫳?

【調笑令】莫不是梵工宮,夜撞鐘?莫不是疏竹瀟瀟曲檻中?莫不是牙尺剪刀聲相送?莫不是漏聲長滴響壺銅?潛身再聽在墻角東,元來是近西廂理結絲桐。

【禿廝兒】其聲壯,似鐵騎刀槍冗冗;其聲幽。似落花流水溶溶;其聲高,似風清月朗鶴唳空;其聲低,似聽兒女語,小窗中,喁喁。

【圣藥王】他那里思不窮,我這里意已通。嬌鸞雛鳳失雌雄;他曲未終,我意轉濃,爭奈伯勞飛燕各西東:盡在不言中。

我近書窗聽咱。(紅云)姐姐,你這里聽,我瞧夫人一會便來。(末云)窗外有人,己定是小姐,我將弦改過,彈一曲,就歌一篇,名曰《鳳求凰》。昔日司馬相如得此曲成事,我雖不及相如,愿小姐有文君之意。(歌曰)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風飛翩翩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墻。張弦代語兮,欲訴衷腸。何時見許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攜手相將!不得于飛兮,使我淪亡。(旦云)是彈得好也呵!其詞哀,其意切,凄凄然如鶴唳天;故使妾聞之,不覺淚下。

【麻郎兒】這的是令他人耳聰,訴自己情衷。知音者芳心自懂,感懷者斷腸悲痛。

【幺篇】這一篇與本宮、始終、不同。又不是《清夜聞鐘》,又不是《黃鶴醉翁》,又不是《泣麟悲風》。

【絡絲娘】一字字更長漏水,一聲聲衣寬帶松。別恨離愁,變成一弄。張生呵,越教人知重。(末云)夫人且做忘恩,小姐,你也說謊也呵!(旦云)你差怨了我。

【東原樂】這的是俺娘的機變,非干是妾身脫空;若由得我呵,乞求得效鴛鳳。俺娘無夜無明并女工;我若得些兒閑空,張生呵,怎教你無人處把妾身作誦。

【綿搭絮】疏簾風細,幽室燈清,都則是一層兒紅紙,幾榥兒疏欞,兀的不是隔著云山幾萬重,怎得個人來信息通?便做道十二巫峰,他也會賦高唐來夢中。

(紅云)夫人尋小姐哩,咱家去來。(旦唱)

【拙魯速】則見他走將來氣沖沖,怎不教人恨匆匆,唬得人來怕恐。早是不曾轉動,女孩兒家直恁響喉嚨!緊摩弄,索將他攔縱,則恐怕夫人行把我來廝葬送。

(紅云)姐姐則管聽琴怎么?張生著我對姐姐說,他回去也。(旦云)好姐姐呵,是必再著他住一程兒!(紅云)再說甚么!(旦云)你去呵,

【尾】則說道夫人時下有人唧噥,好共歹不著你落空。不問俺口不應的狠毒娘,怎肯著別離了志誠種?(并下)

【絡絲娘煞尾】不爭惹恨牽情逗引,少不得廢寢忘餐病癥。

題目張君瑞破賊計

莽和尚生殺心

正名小紅娘晝請客

崔鶯鶯夜聽琴

譯文

暫無譯文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