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女冠子·四月十七

朝代:唐代
作者:韋莊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別君時。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
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譯文

昨天深夜里,我清楚的記得自己夢見了你。和你說了許久的話,發現你依舊還是那么美麗,頻頻低垂的眼瞼,彎彎的柳葉眉。
害羞又歡喜的樣子,想走卻又依依不舍。等到一覺醒來才驚覺只是夢一場,不禁悲從中來。

注釋
⑴佯(yáng羊)低面:假裝著低下臉。
⑵斂眉:皺眉頭。斂(liǎn臉):蹙。

賞析

這首詞在《草堂詩余別集》中題作《閨情》,寫女子追憶與情人的相別以及別后相思,抒發了閨中少女的相思之情。詞句質樸率真,哀惋動人,是歷來廣為傳誦的名篇。上片憶與郎君相別。“四月十七,正式去年今日。”連用記載日期的二句,在整個詞史上少見。似乎是脫口而出,有似乎是沉醉之中的驚呼。“正是”二字用得傳神,表現出記憶之深,讓人如聞其聲。“別君時”非常直接地點明讓這個少女如此癡迷的原因。原來是與郎君分別了,癡迷、沉醉于苦苦的相思忘了時間的飛逝,忘了四季的輪回,忘了身在何處。好像是在一覺醒來,忽然發現,別離已一年,相思也一年了。然而,這一年似快又慢,快是指別離太快,相聚太短,慢是蘊涵了無數煎熬,無數牽掛。“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佯”是掩飾,但不是故意做作,是基于感情的真摯。害怕郎君發現臉上的淚水,而牽掛、擔心,而假裝低頭;“含羞”是別時有千言萬語卻有無從說起,欲說還休,難于啟齒。這兩句通過白描手法,生動地再現了送別時女子玲瓏剔透的面部表情,細膩真實的心理活動。

下片抒別后眷念。“不知魂已斷”,是過片。“魂斷”即“魂銷”,江淹《別賦》云:“黯然消魂者,唯別而已。”緊扣上片“別君時”,承上;只好“空有夢相隨”,啟下,過渡自然,不留痕跡。“不知”故作糊涂,實指知,但比知更深更悲。知是當時,是如今,還是這一年,卻又不知。事實上,三者已融于一起,無從分別,也無需分別。君去人不隨,也不能隨,只好夢相隨。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這里的夢是凄苦的,是在無法選擇的前提下,不得不選擇聊以慰藉的方式,可見相思之深,相思之苦,相思之無奈。“除卻天邊月,無人知。”“天邊月”與首句“四月十七”在時間上相應。“無人知”即是不知,重復上文,加強凄苦。魂銷夢斷都無法派遣相思之苦,那就只有對月傾訴了,這是古人常用的寄托方式,沒有人知道,但明月知道,不僅知,還理解,更會把這一切記住,作為見證。在少女的心目中,月竟成了她在人間的唯一知己,這是十分無奈的選擇,更見其孤獨,寂寞。況且明月的“知“,本是子虛烏有。寄托相思,相思卻更濃,排遣相思,相思卻更深。真是欲哭無淚,欲罷不能。少女受相思折磨,為相思煎熬,楚楚動人,愈發憔悴的形象躍然紙上,讓人為之流淚。

這首詞也可以看成是男子的回憶。劉永濟先生《唐五代兩宋詞簡析》評道:“此二首(包括后一首《女冠子·昨夜夜半》)乃追念其寵姬之詞。前首是回憶臨別時情事,后首則夢中相見之情事也。明言‘四月十七’者,姬人被奪之日,不能忘也。”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