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箕子碑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凡大人之道有三:一曰正蒙難,二曰法授圣,三曰化及民。殷有仁人曰箕子,實具茲道以立于世,故孔子述六經之旨,尤殷勤焉。

當紂之時,大道悖亂,天威之動不能戒,圣人之言無所用。進死以并命,誠仁矣,無益吾祀,故不為。委身以存祀,誠仁矣,與亡吾國,故不忍。具是二道,有行之者矣。是用保其明哲,與之俯仰;晦是謨范,辱于囚奴;昏而無邪,隤而不息;故在易曰“箕子之明夷”,正蒙難也。及天命既改,生人以正,乃出大法,用為圣師。周人得以序彝倫而立大典;故在書曰“以箕子歸作《洪范》”,法授圣也。及封朝鮮,推道訓俗,惟德無陋,惟人無遠,用廣殷祀,俾夷為華,化及民也。率是大道,叢于厥躬,天地變化,我得其正,其大人歟?

嗚乎!當其周時未至,殷祀未殄,比干已死,微子已去,向使紂惡未稔而自斃,武庚念亂以圖存,國無其人,誰與興理?是固人事之或然者也。然則先生隱忍而為此,其有志于斯乎?

唐某年,作廟汲郡,歲時致祀,嘉先生獨列于易象,作是頌云:

蒙難以正,授圣以謨。宗祀用繁,夷民其蘇。憲憲大人,顯晦不渝。圣人之仁,道合隆污。明哲在躬,不陋為奴。沖讓居禮,不盈稱孤。高而無危,卑不可逾。非死非去,有懷故都。時詘而伸,卒為世模。易象是列,文王為徒。大明宣昭,崇祀式孚。古闕頌辭,繼在后儒。

譯文

譯文一
  凡是有德行的人遵從的道理有三種:第一是糾正人違法作亂。第二是把大道傳授于圣人。第三是教化萬民。在殷朝時有一位仁人叫箕子,他實實在在地具備了這三道,以大德行立于世上。所以孔子在敘述六經的要旨大意時,尤其殷勤。
  在殷紂王之時,大道逆亂,上天的震怒不能引起人們警戒,圣人的言論無所用處。臣下拼死進諫,把己身的生死置之度外,誠然是仁者的作為了,但無益于殷朝的社稷祭祀,所以不這樣做;委曲求全,以保存殷朝的祭祀,誠然是仁者的所為了,但是亡國的預兆很明顯,所以不忍心去這樣做。這兩條路,都有人行了。這樣的作為,是保其賢明,與世俗人一同俯仰曲伸,隱藏自己的謀略,在奴隸中間受凌辱。雖然卑微不得意,但也不肯亂來;雖然頹廢失落,但忠心不熄滅。所以《易》上說:“箕子不敢顯露自己的明智。”這就是蒙受苦難而能堅持正道。等到天命已經改變,百姓已經走上正軌,就拿出大法《洪范》以傳授圣人,周公旦得依此法序次倫常,后來設立大典章制度。所以《書》說:“箕子歸來作《洪范》。”這就是把大道傳授圣人。到了周朝封箕子于朝鮮地方,他順應大道,教育感化俗人,德行無論大小,人群不論親疏遠近,光大殷朝的祭祀,使得夷狄蠻荒變為中華,這是教化萬民呢。這些大道聚集于箕子一身;天地之變化,箕子獨得其正氣,這真是有大道德的人了!
  唉!當周朝還沒有建立,殷商還沒有滅亡的時候,殷商大臣比干已死,微子也已離去。假如殷紂還沒有惡貫滿盈,竟然自斃,紂王之子武庚憂慮亂世,圖謀保存殷朝,此時國中沒有賢明之人,誰能輔佐治理呢?這是人事中或者有的吧。但箕子先生隱忍受辱為奴,也許是有志于此么?
  唐朝某年,建箕子廟于汲郡,歲歲祭祀,欽佩先生獨自列入《易》卦象之中,所以我作了這篇頌詞:
  “蒙難以正,授圣以謨。宗祀用繁,夷民其蘇。憲憲大人,顯晦不渝。圣人之仁,道合隆污。明哲在躬,不陋為奴。沖讓居禮,不盈稱孤。高而無危,卑不可逾。非死非去,有懷故都。時詘而伸,卒為世模。《易》象是列,文王為徒。大明宣昭,崇祀式孚。古闕頌辭,繼在后儒。”

譯文二
  一般說來,偉大人物立身處世的原則有三個方面:一是受危難仍能保持正直的品德;二是將治理天下的法典傳授給圣明的君主;三是使人民受到教化。殷朝有位賢人叫箕子,確實具備這三方面的德行而在世上立身行事,因此孔子在概述“六經”的要旨的時候,對他特別重視。
  在殷紂王那時候,大道背棄,政治混亂,天威顯示不能加以制止,圣人的教誨毫不起作用。犧牲生命以便維護天命國運,確實是一種“仁”德,只是不利于家族的延續,因此箕子不去這樣做;委身降順以便保存自己宗廟的奉祀,確實也是一種“仁”德,只是參與滅亡自己的國家,故而他也不忍心去做。上述這兩種辦法,已經有這樣做的人了。因此他便保持自己清醒的頭腦,隨順適應這混亂的世道;隱藏自己的見解和主張,在囚犯奴隸中受屈辱;貌似糊涂卻不去做邪惡之事,形同柔弱而卻自強不息。故而在《易》中說;“箕子能做到韜晦。”這就是蒙受危難而能保持正直的品德啊。等到天命更改了,人民得到了公正和安定,于是便獻出治國的大法,因此成為圣君的老師,使周朝的人們能根據這些法則來調整倫理道德。創立典章制度。故而在《書經》中說:“因召回了箕子而寫成了《洪范》。”這便是將治理天下的法則傳授給圣明的君主啊。等到被封在朝鮮,推行道義來訓化民俗,使德行不再鄙陋,人民不再疏遠,以便發展推延殷朝宗緒,使外夷變為華夏,這便是使人民受到教化啊!所有這些崇高的品德,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天地變化發展,自己能獲得其中的正“道”,難道不是偉大的人嗎?
  啊!當那周朝的時運尚未到來,殷朝宗廟的香火還沒滅絕,比干已經死掉,微子也已離去,假如紂正做惡還不算多而自己死去,武庚能為暴亂而憂慮并力圖保存社稷,國中要是沒有箕于這樣的人,誰和武庚一起使國家復興并加以治理呢?這也是人事發展的一種可能性啊。這樣來看箕子能忍辱含屈到這種地步,莫非正是在這方面有所考慮嗎?
  唐朝的某一年,在汲郡修建了箕子的廟宇,逢年遇節便祭祀他。我敬慕先生被特別地列為《易經》中的卦“象”,便寫了這篇頌:
  蒙難以正。授圣以謨。宗祀用繁。夷民其蘇。憲憲大人。顯晦不渝。圣人之仁。道合隆污。明哲在躬。不陋為奴。沖讓居禮。不盈稱孤。高而無危。卑不可逾。非死非去。有懷故都。時詘而伸。卒為世模。《易》象是列。文王為徒。大明宣昭。崇祀式孚。古闕頌辭。繼在后儒。

注釋
①箕子:名胥余,商紂王叔父,因封在箕地,又稱箕子。
②謨:謀劃。范:法,原則。
③隤(tuí):跌倒。
④明夷:卦名,象征暗君在上、明臣在下,明臣隱藏起自己的智慧。
⑤彝(yí):常規。倫:人倫。
⑥《洪范》:相傳為禹時的文獻,箕子增訂并獻給周武王。
⑦殄:滅絕。
⑧向使:如果。未稔:沒成熟,沒達到頂點。
⑨武庚:名祿父,紂王子。周武王滅商,封武庚以存殷祀。武王死,武庚與管叔蔡叔反叛被殺。
⑩頌文,即從“蒙難以正”至結束“繼在后儒”處,《古文觀止》未錄“頌”。本百度百科版本按足本全錄,作品選自《柳宗元集》(中華書局1979年版)。

賞析

箕子,名胥余,殷紂王時任太師之職,是紂王的叔父,曾封于箕(今山西省太谷縣東北)。他因勸諫紂王被囚禁。周滅殷之后,武王將他釋放。據傳,他不愿仕周,逃亡到朝鮮,周武王就將朝鮮封給了他。《書經·洪范》中記載了他與周武王的一段話,一般認為是后人偽托的。

碑,是古代的一種文體,它的應用范圍很廣,有封禪和紀功的碑文,有寺觀、橋梁等建筑物的碑文,還有墓碑。它一般由兩部分組成:前一部分多用散文以記事,稱為“碑”;后一部分用韻文以贊頌,稱為“銘”或“頌”。

《箕子碑》是為祠廟中的箕子廟寫的碑文。紂王無道,箕子勸諫不從,反遭迫害,卻能忍辱負重,建立功業,作者對他表示了極大的推崇和同情。作者以偉大人物三個標準“正蒙難”、“法授圣”、“化及民”為評價箕子的出發點,依次展開論述,彰揚箕子的人品、功業,也表達了對自己、對一切仁人志士的勉勵。

《箕子碑》碑文中,柳宗元先鮮明地提出了品德高尚的人立身處世的三個要點,然后逐條用人物的行為來加以闡述:要蒙受苦難、堅守正道;把法典傳授給明君;將教化施及人民。文章高度贊頌了箕子既忠貞又富有智慧,忍辱負重,輔助圣王建立國家典章制度,推崇教化治理人民的重大業績。結尾說到隱忍圖存,指出了箕子的本意,表示了對箕子的崇敬心情。

《箕子碑》也反映了作者政治處境和心情概況。作者柳宗元因參加王叔文集團,實行政治革新而獲罪,被貶滴到荒遠的邊郡為官,它的遭遇與古代賢者箕子的遭遇是有類似之處的。因此,這篇碑文是以他人之酒杯澆自己之塊磊的,是借贊美箕子來寄托自己的信念和抱負的。所以文章雖以議論為主,但行文中卻蘊含著深厚的感情和無限的感慨。

《箕子碑》脈絡清晰,對人物評價中肯到位,是一篇經典作品。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