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晏子答梁丘據

朝代:未知
作者:佚名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梁丘據死,景公召晏子而告之曰:“據忠且愛我。我欲豐厚其葬,高大其壟。”晏子曰:“敢問據之忠且愛于君者,可得聞乎?”公曰:“吾有喜于玩好,有司未能我具也,則據以其所有共我,是以知其忠也。每有風雨,暮夜求,必存吾,是以知其愛也。”晏子曰:“嬰對,則為罪;不對,則無以事君,敢不對乎!嬰聞之,臣專其君,謂之不忠;子專其父,謂之不孝。事君之道,導親于父兄,有禮于群臣,有惠于百姓,有信于諸侯,謂之忠。為子之道,以鐘愛其兄弟,旅行于諸父,慈惠于眾子,誠信于朋友,謂之孝。今四封之民,皆君之臣也,而維據盡力以愛君,何愛者之少邪?四封之貨,皆君之有也,而維據也以其私財忠于君,何忠之寡邪?據之防塞群臣,擁蔽君,無乃甚乎?”公曰:善哉!微子,寡人不知據之至于是也。”遂罷為壟之役,廢厚葬之令,令有司據法而責,群臣過而諫。故官無廢法,臣無隱忠,而百姓大說。

梁丘據謂晏子曰:“吾至死不及夫子矣。”晏子曰:“嬰聞之:為者常成,行者常至。嬰非有異與人也,常為而不置,常行而不休者。故難及也?”

譯文

  梁丘據死了,齊景公召見晏子并告訴他說:“梁丘據對我既忠又熱愛,我打算讓他的喪事辦得豐裕些,讓他的墳墓建得高大些。”晏子說:“請問梁丘據對您的忠誠和熱愛的表現,能說給我聽聽嗎?”齊景公說:“我喜好的玩物,主管的官員沒能夠為我備辦好,而梁丘據把他自己擁有的玩物供我享用,因此知道他忠誠。每每刮風下雨,夜間找他,他一定問候好,因此我知道他熱愛我。”晏子說:“我應對(您的話),就會獲罪;不應對,就沒有用來事奉君王您的,怎敢不應對呢!我聽到過這樣的說法,臣子(的心思)專門用在他的君王身上,叫做不忠;兒子(的心思)專門用在他的父親身上,叫做不孝。事奉君王的原則是,勸導君王親近父兄,對群臣以禮相待,對百姓施加恩惠,對諸侯講信用,這叫做忠。做兒子的原則是,要鐘愛他的兄弟,(把這種愛心)施加到他的父輩身上,對子侄們慈愛仁惠,對朋友誠實守信,這叫做孝。如今四境以內的人民,都是君王您的臣子,可是只有梁丘據竭盡全力愛護您,為什么愛您的人這樣少呢?四境以內的財富,都是您所擁有的,卻只有梁丘據用他的私財對您盡忠,為什么盡忠的人這樣少呢?梁丘據阻塞群臣,蒙蔽君王,恐怕太厲害了吧?”齊景公說:“好啊!沒有你,我不知道梁丘據達到這樣的地步了。”于是停止了候選高大墳墓的勞役,廢除了厚葬的命令,讓主管的官員住所法制各負其責,讓君臣指出君王的過失進行諫諍。因此官員沒有無法運用的法律,臣子沒有難以表達的忠誠,而百姓非常高興。
  梁丘據對晏子說:“我到死(恐怕)也趕不上先生您啊!”晏子說:“我聽說,努力去做的人常常可以成功,不倦前行的人常常可以達到目的地。我并沒有比別人特殊的才能,只是經常做個不停,做個不休息罷了您怎么會趕不上(我)呢?”

注釋
夫子:對晏子的尊稱。
壟:墳墓。
具:備辦。
蔽:蒙蔽。
及:比得上。
置:放棄。
而已:罷了。
至:到
為:只是
休:停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