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清江引·錢塘懷古

朝代:元代
作者:任昱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吳山越山山下水,總是凄涼意。江流今古愁,山雨興亡淚。沙鷗笑人閑未得。

譯文

⑴吳山越山:吳山,在浙江杭州城南錢塘江北岸。越山,指浙江紹興以北錢塘江南岸的山。此指江浙一帶的山。
⑵江流今古愁:秦觀《江城子》:“便做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
⑶山雨興亡淚:意謂山中的雨猶如為國家的衰亡流的淚。興亡:復詞偏義,偏指“亡”。
⑷閑未得:即不得閑。

賞析

古人習以錢塘江北岸山稱吳山,南岸山稱越山,這是因為錢塘江曾為春秋時吳、越兩國國界的緣故。元曲家汪元亨即有“怕青山兩岸分吳越”(《醉太平·警世》)語。

此曲起首即以吳山越山對舉,點出“山下水”即錢塘江的詠寫對象,而著一“總是凄涼意”的斷語。一個“總”字,將“吳”、“越”、“山”、“水”盡行包括,且含有不分時間、無一例外的意味,已為題面的“懷古”蓄勢。不直言“錢塘江水”而以“吳山越山山下水”的回互句式出之,也見出了錢塘江夾岸青山、山水縈回的態勢。三、四句以工整的對仗,分別從水、山的兩個角度寫足“凄涼意”。江為動景,亙古長流,故著重從時間上表現所謂的“今古愁”。山為靜物,也是歷史忠實、可靠的見證,故著重從性質表述,所謂“興亡淚”。以“雨”字作動詞,不僅使凝練的對句增添了新警的韻味,還表明了“淚”的眾多,也即是興亡的紛紜。作者不詳述懷古的內容,而全以沉郁渾融的感想代表,顯示了在錢塘江浩渺山水中的蒼茫心緒。

大處著筆,大言炎炎,一般都較難收束,本篇的結尾卻有舉重若輕之妙。“沙鷗”是錢塘江上的本地風光,又是閑逸自得和不存機心的象征。“沙鷗笑人閑未得”,“閑”字可同“今古”、“興亡”對讀,說明盡管歷史活動不過是“凄涼意”的重復,但人們還是機心不泯、執迷不悟,大至江山社稷,小至功名利祿,爭攘不已;又可與“今古愁”、“興亡淚”對勘,表現出作者對自己懷古傷昔舉動的自嘲。此外,從意象上說,“沙鷗笑人”,也正是江面凄涼景象的一種示現。作者對人世的百感交集,終究集聚到這一句上,自然就語重心長,足耐尋味了。

這支小令懷古傷今,把深沉的興亡之感,融入到景物描寫中。國家興亡,朝代更迭,歷史變遷,物是人非,而山水如故。在千古不變的山山水水中,融入了深厚的歷史感,引發人的感慨和感傷。末句“沙鷗笑人閑未得”,用擬人手法,看似輕松詼諧,含義卻頗為豐富,別具深意。自然界的生物是那樣悠然自得,而人世間則充滿忙碌、競爭、勞頓,最終,一切的一切都將歸于歷史的陳跡。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