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孟冬篇

朝代:魏晉
作者:曹植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孟冬十月。陰氣厲清。武官誡田。講旅統兵。元龜襲吉。元光著明。蚩尤蹕路。風弭雨停。乘輿啟行。鸞鳴幽軋。虎賁采騎。飛象珥鹖。鐘鼓鏗鏘。簫管嘈喝。萬騎齊鑣。千乘等蓋。夷山填谷。平林滌藪。張羅萬里。盡其飛走。趯趯狡兔。揚白跳翰。獵以青骹。掩以修竿。韓盧宋鵲。呈才騁足。噬不盡紲。牽麋掎鹿。魏氏發機。養基撫弦。都盧尋高。搜索猴猨。慶忌孟賁。蹈谷超巒。張目決眥。發怒穿冠。頓熊扼虎。蹴豹搏貙。氣有余勢。負象而趨。獲車既盈。日側樂終。罷役解徒。大饗離宮。亂曰。圣皇臨飛軒。論功校獵徒。死禽積如京。流血成溝渠。明詔大勞賜。大官供有無。走馬行酒醴。驅車布肉魚。鳴鼓舉觴爵。擊鐘釂無余。絕綱縱麟麑。弛罩出鳳雛。收功在羽校。威靈振鬼區。陛下長歡樂。永世合天符。

譯文

農歷十月,肅殺之氣鋒利清寒。武官文告百姓,要征兵集訓。用龜甲占卜時吉事相因,元光年間因此顯明。蚩尤出行肅清道旁,風雨也消弭停止。登車開始行程,鸞鳳鳴叫聲聲。虎賁衛士眾多。稱為飛象的武臣插雉尾于冠左右以示武勇。鐘鼓之聲響亮,蕭管之樂喧鬧。萬名騎士并駕,千駕戰車齊驅。夷平山峰,填滿溝壑,摧毀林木,滌除野草污穢。張開萬里的羅網,將其間的飛禽走獸盡皆捕取。那跳躍著的狡猾兔子,眼睛露白不屑地穿梭著。用青骹來獵取它,行動前獵手先隱藏在長長的竹子上。韓國與宋國的良犬憑著敏銳的嗅覺奔馳追蹤。被繩索牢牢束縛,為主人獵取麋鹿。善射者魏氏張開了弓,神射養由基撫弄著弓弦。擅長攀爬的都盧人登上高處,搜索猴猿。猛士慶忌和孟賁,穿越過山谷峰巒。瞪著雙眼,怒氣上涌使頭發直豎刺穿了頭冠。踩著熊,扼住老虎。追逐豹子,和貙搏斗。做完這些還有余力,扛著象快步行走。狩獵的搜獲十分豐盛,日頭落下活動也要結束了。讓那些做事的人都放下手上的工作,在離宮大擺筵席。曲子也要結尾,結尾的樂曲這樣唱到:圣明的主上來登上輕車,論功賞賜獵手。死去的禽獸堆積好似小山,鮮血流成溝渠,君主英明的詔示犒勞獵手。主管膳食的官員準備宴席,傳遞軍令的斥候運送酒漿。宴席豐盛肉魚無數,隨鼓聲舉杯,隨鐘聲干杯,眾人興致高昂。割開網子放出幼麒麟,打開罩子放出小鳳凰。建立武功,威震邊疆。陛下歡樂長久,永遠擁有天命。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