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如夢令·萬帳穹廬人醉

朝代:清代
作者:納蘭性德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萬帳穹廬人醉,星影搖搖欲墜,歸夢隔狼河,又被河聲攪碎。還睡、還睡,解道醒來無味。

譯文

千萬頂行軍氈帳之中,將士們酣歌豪飲,酩酊大醉,滿天繁星搖曳,那星空仿佛搖搖欲墜。狼河阻隔,回家的夢,被那河水滔滔之聲攪的粉碎。閉上眼睛,讓夢境延續吧,我知道,夢醒之時,更加百無聊賴。

注釋
①如夢令:相傳為后唐莊宗自制曲,中有"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句,因改今名。
②穹廬:圓形的氈帳。
③歸夢二句:言家鄉遠隔狼河,歸夢不成。縱然做得歸夢,河聲徹夜,又把夢攪醒。狼河:白狼河,即今大凌河,在遼寧省西部。
④解道:知道。

參考資料:

1、 盛冬鈴.納蘭性德詞選:遠流出版公司,1988
2、 施議對.納蘭性德集:鳳凰出版社,2011

賞析

歌詞以穹廬、星影兩個不同的物象,于宇宙間兩個不同方位為展現背景,并以睡夢和睡醒兩種不同的狀態通過人物的切身體驗,揭示情思。布景與說情,闊大而深長。

王國維論詩詞之辨,既曾提出“詩之境闊,詞之言長”,亦曾提出“明月照積雪”“大江流日夜”“中天懸明月”“長河落日圓”,此中境界,可謂千古壯觀。求之于詞,唯納蘭性德塞上之作。 

塵世中總有著夜闌獨醒的人,帶著斷崖獨坐的寂寥。就算塞外景物奇絕,扈從圣駕的風光,也抵不了心底對故園的冀盼。

諾瓦利斯說,詩是對家園的無限懷想。容若這闕詞是再貼切不過的注解。其實不止是容若,離鄉之緒、故園之思簡直是古代文人的一種思維定式,腦袋里面的主旋律。切膚痛楚讓文人騷客們創作出這樣“生離死別”、這樣震撼人心的意境。

那時候的人還太弱小,缺乏馳騁的能力,要出行就得將自己和行李一樣層層打包。離別因此是重大的。一路上關山阻隔,離自己的溫暖小屋越來越遠,一路上晝行夜停風餐露宿,前途卻茫茫無盡,不曉得哪天才能到目的地,也可能隨時被不可預期的困難和危險擊倒。

在種種焦慮不安中意識到自身在天地面前如此渺小。這種惶恐不是現在坐著飛機和火車,滿世界溜達的人可以想象的。歸夢隔狼河,卻被河聲攪碎的痛苦,在一日穿行幾個國家的現代人看來簡直不值一提。

參考資料:

1、 施議對.納蘭性德集:鳳凰出版社,2011
2、 安意如.當時只道是尋常:人民文學出版社,2011
請點擊以下圖片,分享本文給您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