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恨賦

朝代:南北朝
作者:江淹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試望平原,蔓草縈骨,拱木斂魂。人生到此,天道寧論?于是仆本恨人,心驚不已。直念古者,伏恨而死。

至如秦帝按劍,諸侯西馳。削平天下,同文共規,華山為城,紫淵為池。雄圖既溢,武力未畢。方架黿鼉以為梁,巡海右以送日。一旦魂斷,宮車晚出。

若乃趙王既虜,遷于房陵。薄暮心動,昧旦神興。別艷姬與美女,喪金輿及玉乘。置酒欲飲,悲來填膺。千秋萬歲,為怨難勝。

至如李君降北,名辱身冤。拔劍擊柱,吊影慚魂。情往上郡,心留雁門。裂帛系書,誓還漢恩。朝露溘至,握手何言?

若夫明妃去時,仰天太息。紫臺稍遠,關山無極。搖風忽起,白日西匿。隴雁少飛,代云寡色。望君王兮何期?終蕪絕兮異域。

至乃敬通見抵,罷歸田里。閉關卻掃,塞門不仕。左對孺人,顧弄稚子。脫略公卿,跌宕文史。 赍志沒地,長懷無已。

及夫中散下獄,神氣激揚。濁醪⑺夕引,素琴晨張。秋日蕭索,浮云無光。郁青霞之奇意,入修夜之不旸。

或有孤臣危涕,孽子墜心。遷客海上,流戍隴陰,此人但聞悲風汩起,血下沾衿。亦復含酸茹嘆,銷落湮沉。

若乃騎疊跡,車屯軌,黃塵匝地,歌吹四起。無不煙斷火絕,閉骨泉里。

已矣哉!春草暮兮秋風驚,秋風罷兮春草生。綺羅畢兮池館盡,琴瑟滅兮丘壟平。自古皆有死,莫不飲恨而吞聲。

譯文

秋色連天,平原萬里。
這里是古戰場的殘跡。放眼望去,只有那纏繞著尸骨的蔓草和那陰森的枯木。它如同一座收斂魂魄的地獄,凄涼,蕭索。如果人生已經走到這一步,又怎能知曉天道安在?
滿目孤愁,心懷萬般傷痛,腦海中仿佛又憶起隨時間遠去的亡靈。想那孤壘荒涼,危亭曠望,有多少人終因飲恨余生而心死神傷?
秦始皇舉起手中的劍指向東方,而九國聯軍的百萬雄師也已經舉兵西進。
諸侯征戰數百年,天地旋轉,日月無光。最終秦皇削平了天下,而所有異國的文明也都隨著刀光劍影化為碎片,流向虛空。
依仗華山之險為城,紫淵之深為池,平定天下的雄圖大業已經完成,而殘暴的本性終究沒有改變。架起黿作為梁木,又流放了百萬人民作為開邊的士兵。江山飄搖,風雨無情,三十年的紅顏轉瞬逝,只落的個茫然使心驚!戍客斷魂之日,卻已魂歸西天......
趙王被俘虜后,終于離開了祖輩守衛百年的千里疆土,駕著哀鳴的馬,身后跟著灑下熱淚的臣子,向房陵進發。
每當夕陽西下的時候,想起那一樁樁歷歷在目的往事,雕梁玉砌,皇宮寶殿隨水波無情的東流。回憶了它不知道多少次,每一次都久久的不能釋然……
別了故地的艷姬美女,丟棄了華貴的金車玉乘。想舉杯痛飲的時候,悲傷便如那連天雪浪般傾瀉出來……可恨可嘆啊,蹉跎英雄志,蒼老少年情!
千古功名仍在,但生前卻是寂寞不幸,功名啊功名,你終比不上一腔悲憤的積怨!
李陵打過大漠,北進數千里,所過之處,白刃一指,血海汪洋。只嘆是三年征戰,終抵不過胡人的八萬鐵騎。
他低頭受降的時候,征戰的光輝只變成千古的罵名,留的個叛國背主的記憶……拔出長劍,狠狠的擊在虛幻的玉柱上,時空里的虛影和冤魂不禁打了個冷戰。
情系著漢家宮室,身卻只能留在這雁門!斷裂的玉帛怎能容的下千言萬語,此時只消一句,“我赴黃泉去,來世再報恩!”
不知多少年后的早上,窗上的水珠悄悄的劃開了天幕的迷茫,生死離別,此時若能相見,又該說些什么呢?
明妃即將離去的時候,仰天長嘆,嘆身世不爭,更嘆這世間無情。
遠了,遠了,紫臺的宮禁馬車已消失不見,遠望關山蒼茫,萬里之遙,又豈可一朝飛渡?
長空里蕭蕭的風響中,白晝的太陽漸漸的西沉。隴地的大雁開始成群的南飛,而帶狀的浮云也惟留下一行單調和孤楚。此刻君王又在那宮室里思量著什么呢?走過大漠,穿過異域,卻是“千載琵琶做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杜甫詩)!
馮衍罷業歸田,閉門謝客,終日傷神嘆息。家里的孺人稚子依舊,可那終不過是一場虛無啊。沒有了公卿的地位,便連一個小小的文吏也終視其不見。
遠大的志向破滅之日,惟有那不休的嘆惋啊。也惟有因此,才有了“暮年詩賦動江關”的千古悲情!
行將下獄的時候,神氣還是那樣的激揚。
一杯濁酒,在每個黃昏時獨自慢飲,一架素琴,在每個黎明的時候獨自彈奏,眼前所見,惟有那秋之蕭瑟,云羅萬里,陰晦無光……
恍惚中那浩蕩青冥騰空掠起,把長夜映的光芒萬丈……
孤苦的老臣曾經留下悔恨的淚水,不孝的子孫也終會因為自己的無知而心碎。萬頃滔天的浪花里,也許可以回憶起從前流放到隴水的經歷。
那天聽到這個噩耗的時候,心傷隨著冬日的風,久久盤旋,無法散去。淚水迷離,更是難以停止。當沾上衣襟的不再是淚水,而是鮮血的時候,我們又能品味到其中多少的酸楚呢?
念此去往來尋覓,終見不到折戟沉沙的悲壯,也終覓不到黃塵古道邊的無奈……
千百年過去了,馬蹄已經重重疊疊的埋葬了數十個王朝,車輪的軌跡也終映成天河般的絢麗……
黃煙滾滾翻騰著,哀歌從每個心靈深處的角落逐漸響起……
血淚泣盡,流逝于時間,斷送于黃沙。惟有大漠的孤煙消散了,惟有最后一匹駿馬的白骨緩緩沒入那幽咽的寒泉……
這一切的一切,都將近結束了……
數千載春秋變幻,數百載風雨飄搖,春草還生,秋風乍起……
綺羅黯淡了它的流光,池館剝落了它的紅瓦,琴瑟的弦斷盡了,丘壟也終漸化為平川……
江山不變,而國已變幻,人生自古誰無死?想到這里,還有誰不為這萬古之恨默默的抽泣……

注釋
⑴縈(yíng):纏繞。
⑵黿(yuán):鱉 。
⑶鼉(tuó):一種鱷。
⑷溘(kè):忽然。
⑸跌宕(dàng):沉湎。
⑹赍(jī):懷抱,帶。
⑺醪(láo):酒。
⑻旸(yáng):光明。
⑼汩(yù):迅疾。
⑽衿(jīn):同“襟”,衣襟。

賞析

江淹是中國歷史上南朝時期的著名文學家,《恨賦》是他最為膾炙人口的名作。《恨賦》主要寫的是人生命短暫、飲恨而終的感慨;賦作通過各種不同的藝術形象來表達心愿不能實現的現實性以及對此至死不悟的悲哀。在寫作手法上,江淹運用其高超的概括能力,通過列舉多個不同類型的歷史人物來進行典型性概括,其目的是要通過典型表現一般。雖然賦作中列舉的各個人物的苦衷各不相同,但最終卻還是通過他們表達出了一種人們的普遍情感,這也是人們贊頌這篇文章最重要的地方。

《恨賦》讓人頗有愁悶難抒之感。這篇文章層次清楚,條理明晰,文辭雋麗,情景交融,渾然一體,形成了一種慷慨悲涼的氣氛,具有濃厚的抒情色彩及藝術感染力,所以長久以來,為人們所傳誦不止。但是讀者也應該看到,《恨賦》全篇充滿消極情緒,甚至頗有些萬念俱灰的感覺。江淹這個人,通過讀他的作品,以及從史書上讀他的傳記,他不僅具有優秀的政治智慧,也具有出眾的文學才華。然而在文學上幫他取得巨大成就的卻是《恨賦》、《別賦》這樣具有悲憤蒼涼之氣的作品,大概不僅僅是因為他早年仕途不順之故,很大一部分原因,該是他心理悲觀所造成的。而之所以說他心理悲觀,這主要是因為當時的社會環境。江淹生活的南北朝時期,是一個由門閥士族掌權的社會,等級制度極其森嚴,和他并稱的鮑照,很多詩篇就是諷刺當時的門閥制度的。而江淹出身寒微,13歲喪父,靠砍柴養母為生,出身的低微,加上幼年的不幸,該是造成他心理悲觀的重要原因。心理悲觀加仕途坎坷,才造就了這一篇傳世佳作。今天人們有幸再讀這篇作品,除了作者,還應該感謝那些把它保存下來的人,因為一篇不朽的文學佳作的得來,是多么不容易!

齊梁文章善于在題材與風格的處理上翻新出奇,各競新巧。在齊梁前期筆力健爽的作家,以江淹和任昉為代表。江淹的《別賦》與《恨賦》構思新穎,是南朝抒情小賦的名篇。《恨賦》描繪了帝王、列侯、名將、美人、才士、高人等各種人的遺憾,既充分發揮賦體空間結構的優勢,又能以情感主線加以貫穿,因而有縱橫排宕的氣勢。賦中的藻飾恰到好處。

請點擊以下圖片,分享本文給您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