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野廟碑

朝代:唐代
作者:陸龜蒙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碑者,悲也。古者懸而窆,用木。后人書之以表其功德,因留之不忍去,碑之名由是而得。自秦漢以降,生而有功德政事者,亦碑之,而又易之以石,失其稱矣。余之碑野廟也,非有政事功德可紀,直悲夫甿竭其力,以奉無名之土木而已矣!

甌越間好事鬼,山椒水濱多淫祀。其廟貌有雄而毅、黝而碩者,則曰將軍;有溫而愿、晰而少者,則曰某郎;有媼而尊嚴者,則曰姥;有婦而容艷者,則曰姑。其居處則敞之以庭堂,峻之以陛級。左右老木,攢植森拱,蘿蔦翳于上,鴟鸮室其間。車馬徒隸,叢雜怪狀。甿作之,甿怖之,走畏恐后。大者椎牛;次者擊豕,小不下犬雞魚菽之薦。牲酒之奠,缺于家可也,缺于神不可也。不朝懈怠,禍亦隨作,耄孺畜牧栗栗然。疾病死喪,甿不曰適丁其時耶!而自惑其生,悉歸之于神。

雖然,若以古言之,則戾;以今言之,則庶乎神之不足過也。何者?豈不以生能御大災,捍大患,其死也則血良于生人。無名之土木不當與御災捍患者為比,是戾于古也明矣。今之雄毅而碩者有之,溫愿而少者有之,升階級,坐堂筵,耳弦匏,口粱肉,載車馬,擁徒隸者皆是也。解民之懸,清民之暍,未嘗怵于胸中。民之當奉者,一日懈怠,則發悍吏,肆淫刑,驅之以就事,較神之禍福,孰為輕重哉?平居無事,指為賢良,一旦有大夫之憂,當報國之日,則佪撓脆怯,顛躓竄踣,乞為囚虜之不暇。此乃纓弁言語之土木爾,又何責其真土木耶?故曰:以今言之,則庶乎神之不足過也。

既而為詩,以紀其末:土木其形,竊吾民之酒牲,固無以名;土木其智,竊吾君之祿位,如何可儀!祿位頎頎,酒牲甚微,神之享也,孰云其非!視吾之碑,知斯文之孔悲!

譯文

  碑的意思,是表示悲哀。古時候用繩子將棺木吊進墓穴安葬,安葬時用大木頭墊在棺材下面,系上繩索,以便搬動棺材。后人在木頭上寫明死者的生平事跡來表彰他的功業德行,于是留下它不舍得丟掉,碑的名稱由此得來。從秦漢以后,有功業德行、施政辦事的活著的人,也為他立碑,并且把木頭換成了石頭,這就失去了原來的用處。我為野廟立碑,并不是有什么施政辦事的功業德行可以記述,只不過悲傷農民竭盡他們的力量來供奉野廟里泥塑木雕的神像罷了。

  甌越一帶有侍奉鬼神的傳統習俗,山頂水邊有很多不該祭祀的祭供。那些廟中供奉的神像,外表威武果斷、黝黑碩大的,就稱將軍;和氣謹慎、白皙年少的,就稱某郎:老婦人外貌莊重而有威嚴,就稱姥;婦女面容艷麗的,就稱姑。供舉神像的地方,廳堂建筑得很寬敞,臺階筑得很高,左右種植著十分茂密的古樹,女蘿和蔦蘿在上面遮蔽了陽光,貓頭鷹在樹木間筑巢。神廟兩廊中的神用車馬和隨從差役,眾多繁雜,奇形怪狀。農民們自己塑造了這些神像,又對這些神鬼偶像感到害怕,跑來祭祀唯恐落在后面。大的殺牛來祭祀,其次殺豬來祭杞,小的也不下于殺狗、雞、魚和菽來祭祀。平時祭祀用的家畜和酒食,寧可家里缺少,也不能讓神像缺少。如果有一天不勤勉,災禍就隨之降臨,老人小孩,家畜牛馬都戰戰兢兢的。疾痛死喪,農民不認為恰巧遇到這個時候!自己不明白生老痛死的規律,全部歸結到了神身上。

  雖然這樣,如果按照古代的禮制來衡量,就不合事理;但按現在的禮制來衡量,也許將野廟中無名偶像供奉為神,不算什么罪過。為什么呢?難道不是因為活著的時候能夠抵御大災,抵抗大患,他死后就該享用活著的人的祭祀嗎?野廟里供奉的無名的神像,不能同抵御禍患死后受到祭祀的神相比,這是明顯不合乎古代禮制的地方。現在也有威武果斷、體格碩大的人,也有和氣謹慎、青春年少的人。登上臺階,舉行大型酒宴,耳聽音樂演奏,口吃精美食品,乘車騎馬,被仆從包圍的人都是這樣的。解除人民的沉重苦難,拯救百姓于危難之中,這些他們不曾放在心上。百姓必須供奉的東西,一天不勤勉,就派出兇悍的官吏,濫用酷刑,強迫他們去做事。貪官污吏與無名之神相比,誰給人民帶來的災禍嚴重?平時國家沒有事情,這些人一直被視為賢士良臣。一旦國家有大的禍患,應當報效國家的時候,卻昏亂害怕,遇到危險即倉惶逃遁,乞求作囚徒都來不及。這是戴著禮帽會說話的泥塑木雕罷了,又為什么責備那些真的泥塑木雕呢!所以說,按現在的禮制來衡量,也許將野廟中的無名偶像供奉為神,不算什么罪。

  文章寫完了,寫一首詩,作為文章的總結:徒具形體的土木鬼神,偷竊我百姓的酒食祭品,本來就沒有什么名分;智慧才能與泥塑木雕一般的官吏,偷竊我君主的俸祿官位,怎么能讓人效法呢?俸祿優厚官位崇高,酒食祭品卻非常微薄。神享用祭品,誰說他不對?看著我立的碑,知道我的碑文情感多么傷悲。

注釋
野廟:不知名的廟。碑:文體的一種。
窆(biǎn):下葬。
書之:指在墓穴四角的木上書寫死者的事跡。
以降:以下。
政事:政治上有所建樹。
碑:用作動詞,寫碑文。
失其稱:失掉“碑”這一名稱的本來意義了。
直:只是。甿(méng):農夫。
奉:供奉。土木:指泥塑木雕的偶像。
事:奉祀。
椒:頂。淫祀:不合禮制的祭祀。
貌:神像。
姥(mǔ):老婦人。
敞之以庭堂:把廳堂蓋得很寬敞。
陛:臺階。
攢(cuán)植森拱:指樹木繁密茂盛。
蘿蔦(niǎo):女蘿和蔦,兩種蔓生植物,常緣樹而生。翳(yì):遮掩。
鴟鸮(chī xiāo):貓頭鷹。
徒隸:供神役使的鬼卒。
叢雜怪狀:各種各樣,奇形怪狀。
椎(chuí):殺。
擊豕:殺豬。
薦:供奉;呈獻。
耄(mào)孺:老人和小孩。栗栗然:恐懼的樣子。
戾(lì):罪。這里指不合道理。
庶乎:也許。過:責備。
以:因為。御:防御。
捍:抵抗。
耳弦匏(páo):耳聽音樂。
口粱肉:吃美味。
載車馬:乘車騎馬。
擁:簇擁。
懸:倒掛,比喻極大的痛苦。暍(yē):中暑,受暴熱。
佪(huí)撓脆怯:懦弱畏懼。
顛躓(zhì)竄踣(bó):傾仆逃竄。
纓:帽帶。弁(biàn):帽子。
儀:效法。
頎:長,這里引申為“優厚”。
孔悲:甚悲。孔:很。

參考資料:

1、 陳振鵬 章培恒.古文鑒賞辭典(上).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7:1140-1144
2、 顧歆藝 譯注.晚唐小品文選譯.成都:巴蜀書社,1991:141-148

賞析

唐朝末期,藩鎮割據、宦官專權、朋黨之爭愈演愈烈,加之后來即位的唐懿宗、唐僖宗都只知道尋歡作樂,使朝政腐敗到極點。統治者和地主官僚為了加緊剝削農民,一方面敲骨吸髓、高利盤剝,另一方面極力推崇封建迷信,還到處樹碑立傳,愚弄百姓于股掌之中。陸龜蒙因看不慣爾虞汝詐的官場黑暗和貪官污史的兇殘刁險,不再出仕,這時隱居在吳淞江畔的甫里(今江蘇蘇州甪直鎮),寫了大量語言犀利、文筆冷雋的詩文,對當時社會的黑暗和統治者的腐敗作了辛辣的諷刺和揭露,其中就包括這篇《野廟碑》。

參考資料:

1、 陳振鵬 章培恒.古文鑒賞辭典(上).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7:1140-1144
2、 顧歆藝 譯注.晚唐小品文選譯.成都:巴蜀書社,1991:141-148
請點擊以下圖片,分享本文給您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