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畫工棄市

朝代:魏晉
作者:葛洪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元帝后宮既多,不得常見,乃使畫工圖形,案圖召幸之。諸宮人皆賂畫工,多者十萬,少者亦不減五萬。獨王嬙不肯,遂不得見。匈奴入朝,求美人為閼氏。于是上案圖,以昭君行。及去,召見,貌為后宮第一,善應付,舉止優雅。帝悔之,而名籍已定。帝重信于外國,故不復更人。乃窮案其事,畫工皆棄市,籍其家,資皆巨萬。畫工有杜陵毛延壽,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陳敞、新豐劉白、龔寬,并工為牛馬飛鳥眾勢,人形好丑,不逮延壽、下杜陽望亦善畫,尤善布色,樊育亦善布色:同日棄市。京師畫工于是差稀。

譯文

譯文
  漢元帝后宮里的宮女已經夠多了,不能經常見到,(元帝)就讓畫工畫像,根據圖象的面貌召見寵幸。所有宮女都賄賂畫工,多的達十萬賄錢,少的也有五萬多。只有王嬙不肯行賄,因此就得不到皇帝的召見。匈奴來朝拜,想求得美人做王后。于是皇帝察看圖象,讓王昭君去匈奴。臨去時召見她,長相是皇宮里最美的,而且擅長對答,舉止沉靜文雅。皇帝很后悔,但是名冊已經定下來了。皇帝對外國注重信義,所以不再換人。就追究查明行賄畫工的這件事,畫工都被在市中斬首,抄沒畫工的家產,都有億萬巨額。畫工有杜陵毛延壽,畫人像,無論丑的美的老的少的,他都能畫的跟真的一樣;安陵陳敞,新豐劉白、龔寬,一起畫牛馬飛鳥的各種姿勢,畫人物他們不如毛延壽,下杜陽望也擅長畫人物畫,尤其善于著色,樊育也善于著色,但他們一天被殺了,京城的畫工因此而比較少了。

注釋
1.元帝:指漢元帝。后宮:指后宮美女。
2.案:通“按”,意思是按照。
3.幸:寵幸,指的帝王對后妃的寵愛。
4.賂:贈送財物。
5.不減:不少于。
6.閼氏(yān zhī):漢時匈奴單于之妻的稱號,即匈奴皇后之號。
7.行:前行,這里指出嫁。
8.閑雅:亦作“嫻雅”,從容大方。
9.名籍:記名入冊。
10.窮案:徹底追查。
11.棄市:古時在鬧市執行死刑,并把尸體暴露街頭。
12.籍:登記,抄查沒收。

賞析

本文選自《西京雜記》。作者葛洪,字稚川,東晉丹陽句容縣人。文中通過封建帝王宮中生活的一個側面,無情地揭露了漢元帝們的荒淫糜爛,醉生夢死。美麗正直的王嬙(昭君)因不肯賄賂畫工,而未能得到皇帝的寵幸,最后落得遠嫁匈奴的不幸下場;因此后人很多文學作品以“昭君出塞”為題材,替王昭君鳴不平,借以諷刺漢元帝,痛罵利欲熏心的畫工毛延壽;表達了中華民間愛憎分明的純樸民情風俗。
請點擊以下圖片,分享本文給您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