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今日竹林宴,我家賢侍郎。
三杯容小阮,醉后發清狂。

船上齊橈樂,湖心泛月歸。
白鷗閑不去,爭拂酒筵飛。

刬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
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

譯文

今日與我家賢侍郎共為竹林之宴飲,就像阮咸與叔父阮籍一樣。酒過三杯,請容許我酒醉之后高邁不羈之態。
船上齊唱行船之歌,我們乘著月色自湖心泛舟而歸。湖面上白鷗悠閑不遠飛,倒是爭相在我們酒筵的上方盤旋飛翔。
把君山削去該有多好,可讓洞庭湖水平鋪開去望而無邊。巴陵的美酒飲不盡,共同醉倒于洞庭湖的秋天。

注釋
竹林宴:用阮籍、阮咸叔侄同飲于竹林事,《晉書·阮籍傳》“(阮)咸任達不拘,與叔父籍為竹林之游。”此以阮咸自喻,以阮籍比李曄。
小阮:即阮咸,與阮籍相對,故稱小阮。
橈樂:謂舟子行船之歌。撓:舟揖也。
刬卻:削去。君山:—名洞庭山、湘山。位于洞庭湖中。
湘水:洞庭湖主要由湘江潴成,此處即是指洞庭湖水。
巴陵:岳州唐時曾改為巴陵郡,治所即今湖南岳陽。

參考資料:

1、 詹福瑞 等 .李白詩全譯 .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747-749 .

賞析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是李白的一組紀游詩。它由三首五言絕句 組成。三首均可獨立成章,其中第三首,更是具有獨特構思的抒情絕唱。

第一首:“今日竹林宴,我家賢侍郎”,借用阮咸與叔父阮籍的典故,暗寓李白與族叔李曄共為竹林之宴飲,同為仕途不通的同憐人,以阮咸自喻,以阮籍比作李曄。“三杯容小阮,醉后發清狂”,講述李白欲借酒消愁,排遣心中的愁緒。

第二首:“船上齊橈樂,湖心泛月歸。白鷗閑不去,爭拂酒筵飛。”描繪出一幅酒船管弦齊奏、皓月浮光靜影沉璧、白鷗盤旋飛翔的湖上美景圖。四句詩句前后片渾然一體,自然流暢,毫無滯澀之感,音情頓挫之中透出豪放雄奇的氣勢,詩意意境開闊,動靜虛實,相映成趣。

第三首:“刬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鏟去擋住湘水一瀉千里直奔長江大海的君山,就好像李白想鏟去人生道路上的坎坷障礙。“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既是自然景色的絕妙的寫照,又是詩人思想感情的曲折的流露,流露出他也希望象洞庭湖的秋天一樣,用洞庭湖水似的無窮盡的酒來盡情一醉,借以沖去積壓在心頭的愁悶。

這首詩,前后兩種奇想,表面上似乎各自獨立,實際上卻有著內在聯系。聯系它們的紐帶就是詩人壯志未酬的千古愁、萬古憤。酒和詩都是詩人借以抒憤懣、豁胸襟的手段。詩人運用獨特的想像,不假安排,自然拈出“刬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的詩句。“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句設喻巧妙,令人回味。只有處在這種心情下的李白,才能產生這樣奇特的想象;也只有這樣奇特的想象,才能充分表達此時此際李白的心情。

參考資料:

1、 《唐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年12月版,第324-325頁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