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登邯鄲洪波臺置酒觀發兵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我把兩赤羽,來游燕趙間。
天狼正可射,感激無時閑。
觀兵洪波臺,倚劍望玉關。
請纓不系越,且向燕然山。
風引龍虎旗,歌鐘昔追攀。
擊筑落高月,投壺破愁顏。
遙知百戰勝,定掃鬼方還。

譯文

我把握著兩袋紅色羽毛箭,來到河北,古之燕國和趙國的地方
正是射殺天狼----騷亂的北方少數民族的時候,目睹軍情激揚萬分
在邯鄲洪波臺觀看兵卒演習作戰,我身佩長劍,遙望北疆的關塞
我想請纓參戰,不愿意羈旅在南方的古越國地帶,我要直趨燕然山,銘功勒石
將軍的龍虎旗在風中獵獵,動員會上的歌聲仍然在耳邊不停歇
壯士擊筑高歌,風蕭蕭兮易水寒,憂愁在投壺的活動煙消云散
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百戰百勝,一舉把鬼子們全部掃光才回家鄉

注釋
⑴原注:時將游薊門。題注:《元和郡縣志》:洪波臺,在磁州邯鄲縣西北五里。
⑵赤羽,謂箭之羽染以赤者。《國語》所謂“朱羽之矰”是也。又《六韜注》:飛鳧、赤莖、白羽,以鐵為首:電景、青莖、赤羽,以銅為首。皆矢名。
⑶《楚辭》:“舉長矢兮射天狼。”王逸注:“夭狼,星名。”
⑷江淹詩,“倚劍臨八荒。”《括地志》:玉門關,在沙州壽昌縣西北一百十八里。
⑸終軍自請,愿受長纓,必羈南越王而致之闕下。
⑹《后漢紀》:永元二年,竇憲、耿秉自朔方出塞三千里,斬首大獲,銘燕然山而還。
⑺《國語》:“歌鐘二肆。”韋昭注:“歌鐘,歌時所奏。”
⑻顏師古《急就篇注》:“筑,形如小瑟而細頸,以竹擊之。”《通典》:“筑,不知誰所造,史籍惟云高漸離善擊筑。漢高帝過沛所擊。”《釋名》曰:“筑,以竹鼓之也,似箏細項。”按今制:身長四尺三寸,項長三寸,圍四寸五分,頭七寸五分,上闊七寸五分,下闊六寸五分。
⑼《后漢書》:祭遵為將軍,對酒設樂,必雅歌投壺。
⑽《周易》:“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漢書》:“外伐鬼方,以安諸夏。”顏師古注:“鬼方,絕遠之地。一曰國名。”《晉書》:“夏曰薰鬻,殷曰鬼方,周曰薰狁,漢曰匈奴。”

賞析

一般認為,這是李白在天寶十年去幽燕安祿山老巢北京探查的時候所作。但是從氣氛看,還存在一些問題,暫時不作探討。

此詩也可以算是邊塞詩軍旅詩一類,應該承認:李白比較合適做宣傳工作,先做做媒體工作那是相當稱職,看他在永王軍中的詩就會更有體會。

點擊下圖,收藏及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