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春宿左省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花隱掖垣暮,啾啾棲鳥過。星臨萬戶動,月傍九霄多。
不寢聽金鑰,因風想玉珂。明朝有封事,數問夜如何。

譯文

左偏殿矮墻遮隱花叢,日已將暮,
投宿的鳥兒,一群群鳴叫著飛過。
星臨宮中,千門萬戶似乎在閃爍,
靠近天廷,所得的月光應該更多。
夜不敢寢,聽到宮門開啟的鑰鎖,
晚風颯颯,想起上朝馬鈴的音波。
明晨上朝,還有重要的大事要做,
心里不安,多次地探問夜漏幾何?

注釋
①宿:指值夜。左省:即左拾遺所屬的門下省,和中書省同為掌機要的中央政府機構,因在殿廡之東,故稱“左省”。
②掖垣:門下省和中書省位于宮墻的兩邊,像人的兩腋,故名。
③金鑰:即金鎖。指開宮門的鎖鑰聲。
④珂:馬鈴。
⑤封事:臣下上書奏事,為防泄漏,用黑色袋子密封,因此得名。

賞析

757年(至德二年)九月,唐軍收復了被安史叛軍所控制的京師長安;十月,唐肅宗自鳳翔還京,杜甫于是從鄜州到京,仍任左拾遺。左拾遺掌供奉諷諫,大事廷諍,小事上封事。這首作于758年(乾元元年)的五律,描寫作者上封事前在門下省值夜時的心情,表現了他居官勤勉,盡職盡忠,一心為國的精神。

“花隱掖垣暮,啾啾棲鳥過。”起首兩句描繪開始值夜時“左省”的景色。看起來好似信手拈來,即景而寫,實則章法謹嚴,很有講究。首先它寫了眼前景:在傍晚越來越暗下來的光線中,“左省”里開放的花朵隱約可見,天空中投林棲息的鳥兒飛鳴而過,描寫自然真切,歷歷如繪。其次它還襯了詩中題:寫花、寫鳥是點“春”;“花隱”的狀態和“棲鳥”的鳴聲是傍晚時的景致,是作者值宿開始時的所見所聞,和“宿”相關聯;兩句字字點題,一絲不漏,很能見出作者的匠心。

“星臨萬戶動,月傍九霄多。”此聯由暮至夜,寫夜中之景。前句說在夜空群星的照耀下,宮殿中的千門萬戶也似乎在閃動;后句說宮殿高入云霄,靠近月亮,仿佛照到的月光也特別多。這兩句是寫得很精彩的警句,對仗工整妥帖,描繪生動傳神,不僅把星月映照下宮殿巍峨清麗的夜景活畫出來了,并且寓含著帝居高遠的頌圣味道,虛實結合,形神兼備,語意含蓄雙關。其中“動”字和“多”字用得極好,被前人稱為“句眼”,此聯因之境界全出。這兩句既寫景,又含情,在結構上是由寫景到寫情的過渡。

“不寢聽金鑰,因風想玉珂。”這聯描寫夜中值宿時的情況。兩句是說他值夜時睡不著覺,仿佛聽到了有人開宮門的鎖鑰聲;風吹檐間鈴鐸,好像聽到了百官騎馬上朝的馬鈴響。這些都是想象之辭,深切地表現了詩人勤于國事,唯恐次晨耽誤上朝的心情。在寫法上不僅刻畫心情很細致,而且構思新巧。此聯本來是進一步貼詩題中的“宿”字,可是作者反用“不寢”兩字,描寫他宿省時睡不著覺時的心理活動,另辟蹊徑,獨出機杼,顯得詞意深蘊,筆法空靈。

“明朝有封事,數問夜如何?”最后兩句交待“不寢”的原因,繼續寫詩人宿省時的心情:第二天早朝要上封事,心緒不寧,所以好幾次訊問宵夜到了什么時辰。“數問”二字,則更加重了詩人寢臥不安的程度。全詩至此戛然而止,便有一種悠悠不盡的韻味。結尾二句由題后繞出,從宿省申發到次日早朝上封事,語句矯健有力,詞意含蓄雋永,忠愛之情充溢于字里行間。

這首詩多少帶有某些應制詩的色彩,寫得平正妥貼,在杜甫五律中很有特色。全詩八句,前四句寫宿省之景,后四句寫宿省之情。自暮至夜,自夜至將曉,自將曉至明朝,敘述詳明而富于變化,描寫真切而生動傳神,體現了杜甫律詩結構既嚴謹又靈動,詩意既明達又蘊藉的特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