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終風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終風且暴,顧我則笑,謔浪笑敖,中心是悼。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終風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則嚏。

曀曀其陰,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則懷。

譯文

狂風迅疾猛吹到,見我他就嘻嘻笑。調戲放肆真胡鬧,心中驚懼好煩惱。
狂風席卷揚塵埃,是否他肯順心來。別后不來難相聚,思緒悠悠令我哀。
狂風遮天又蔽地,不見太陽黑漆漆。長夜醒著難入睡,想他不住打噴嚏。
天色陰沉黯無光,雷聲轟隆開始響。長夜醒著難入睡,但愿他能將我想。

注釋
⑴終:一說終日,一說既。暴:急驟;猛烈。
⑵謔浪笑敖:戲謔。謔,調戲。浪,放蕩。敖,放縱。
⑶中心:心中。悼:傷心害怕。
⑷霾(mái埋):陰霾。空氣中懸浮著的大量煙塵所形成的混濁現象。
⑸惠:順。
⑹莫往莫來:不往來。
⑺曀(yì義):陰云密布有風。
⑻不日:不見太陽。有,同“又”。
⑼寤:醒著。言:助詞。寐:睡著。
⑽嚏(tì替):打噴嚏。民間有“打噴嚏,有人想”的諺語。
⑾曀曀:天陰暗貌。
⑿虺(huǐ悔):形容雷聲。
⒀懷:思念。

賞析

關于此詩的主旨,《毛詩序》說:“《終風》,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暴,見侮慢而不能正也。”認為是莊姜遭莊公寵妾之子州吁的欺侮而作。朱熹《詩集傳》說:“莊公之為人狂蕩暴疾,莊姜蓋不忍斥言之,故但以終風且暴為比。”認為莊姜受丈夫衛莊公欺侮而作。其實,這是寫一位婦女被丈夫玩弄嘲笑后遭棄的詩,當出自民間歌謠,與莊姜無關。

詩共四章。以女子的口吻,寫她因丈夫的肆意調戲而悲凄,但丈夫離開后,她又轉恨為念,憂其不來;夜深難寐,希望丈夫悔悟能同樣也想念她。其感情一轉再轉,把那種既恨又戀,既知無望又難以割舍的矛盾心理真實地傳達出來了。

第一章寫歡娛,是從男女雙方來寫。“謔浪笑敖”,《魯詩》曰:“謔,戲謔也。浪,意萌也。笑,心樂也。敖,意舒也。”連用四個動詞來摹寫男方的縱情粗暴,立意于當時的歡娛。“中心是悼”,悼,擔心憂懼的意思,是女方擔心將來的被棄,著意于將來的憂懼。

第二章承“悼”來寫女子被棄后的心情。“惠然肯來”,疑惑語氣中不無女子的盼望;“莫往莫來”,肯定回答中盡是女子的絕望。“悠悠我思”轉出二層情思,在結構上也轉出下面二章。

第三、四章表現“思”的程度之深。“寤言不寐”,是直接來寫,“愿言則嚏”、“愿言則懷”則是女子設想男子是否想她,是曲折來寫。而歸結到男子,又與第一章寫男子歡娛照應。全詩結構自然而有法度。

詩各章都采用“比”的表現手法。陳啟源指出其比喻的特點:“篇中取喻非一,曰終風曰暴,曰霾曰曀,曰陰曰雷,其昏惑亂常,狂易失心之態,難與一朝居”(《毛詩稽古編》)。因比而興,詩中展示出狂風疾走、塵土飛揚、日月無光、雷聲隱隱等悚人心悸的畫面,襯托出女主人公悲慘的命運,有強烈的藝術震撼力。這在古代愛情婚姻題材的詩歌中是別具一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