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北風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攜手同行。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攜手同歸。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惠而好我,攜手同車。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譯文

北風寒冷猛吹到,大雪飛揚滿天飄。你和我是好朋友,攜起手來一塊跑。哪能舒緩再猶豫?事情緊急快出逃。
北風呼呼透骨涼,大雪飄飄白茫茫。你和我是好朋友,攜起手來歸他邦。哪能舒緩再猶豫?事情緊急快逃亡!
沒有紅的不是狐,沒有黑的不是烏。你和我是好朋友,攜手乘車同離去。哪能舒緩再猶豫?事情緊急快逃出。

注釋
⑴雨(yù玉阿)雪:雨雪。雨,作動詞。雱(pāng,音滂):雪盛貌。
⑵惠:愛也。
⑶虛邪:寬貌。一說徐緩。邪:通徐。
⑷既:已經。亟:急。只且(jū居):作語助。
⑸喈(jiē皆):疾貌。一說寒涼。
⑹霏:雨雪紛飛。
⑺同歸:一起到較好的他國去。
⑻莫赤匪狐:沒有不紅的狐貍。莫,無,沒有。匪,非。狐貍、烏鴉比喻壞人。一說古人將狐貍比喻為男性伴侶,將烏鴉視為吉祥鳥。

賞析

《毛詩序》說:“《北風》,刺虐也。衛國并為威虐,百姓不親,莫不相攜持而去焉。”從詩中“同車”來看,百姓是泛指當時一般貴族。方玉潤認為是賢人預見危機而作(《詩經原始》),王先謙認為是“賢者相約避地之詞”(《詩三家義集疏》)。其實,《詩序》所說詩旨不誤,當是一首反映貴族逃亡的詩。

詩共三章,前兩章內容基本相同,只改了三個字。把“北風其涼”改為“北風其喈”,意在反覆強調北風的寒涼。而改“雨雪其雱”為“雨雪其霏”,無非是極力渲染雪勢的盛大密集。把“攜手同行”改為“攜手同歸”,也是強調逃離的意向。復沓的運用產生了強烈的藝術效果。

詩各章末二句相同。“其虛其邪”,虛邪,即舒徐,為疊韻詞,加上二“其”字。語氣更加寬緩,形象地表現同行者委蛇退讓、徘徊不前之狀。“既亟只且”,“只且”為語助詞,語氣較為急促,加強了局勢的緊迫感。語言富于變化,而形象更加生動。

北風與雨雪,是興體為主,兼有比體。它不只是逃亡時的惡劣環境的簡單描寫,還是用來比喻當時的虐政。后面赤狐、黑烏則是以比體為主,兼有興體。它不僅僅是比喻執政者為惡如一,還可以看作逃亡所見之景。這種比興手法的運用,使詩句意蘊豐富,耐人玩味。

朱熹《詩集傳》說此詩“氣象愁慘”,指出了其基本風格。詩三章展示了這樣的逃亡情景:在風緊雪盛的時節,一群貴族相呼同伴乘車去逃亡。局勢的緊急(“既亟只且”),環境的凄涼(赤狐狂奔,黑烏亂飛)躍然紙上。讓人悚然心驚。

古樂府中的《北風行》詩題即效此篇,鮑照擬作中直接采用《北風》原文:“北風涼,雨雪雱。”《古詩十九首·凜凜歲云暮》中“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愿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數句,蓋亦本于此詩。唐代李白有《北風行》,也明顯受到《北風》的啟發。由此可見《北風》一詩對后世的深遠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