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新臺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新臺有泚,河水瀰瀰。燕婉之求,蘧篨不鮮。

新臺有灑,河水浼浼。燕婉之求,蘧篨不殄。

魚網之設,鴻則離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譯文

新臺倒影好鮮明,河水洋洋流不停。本想嫁個美少年,雞胸老公太不行。
新臺倒影長又長,河水不停汪洋洋。本想嫁個美少年,雞胸老公真不祥。
撒下魚網落了空,一個蝦蟆掉網中。本想嫁個美少年,換得駝背丑老公。

注釋
⑴新臺:臺的故址在今山東省甄城縣黃河北岸,衛宣公為納宣姜所筑。有泚(cǐ此):鮮明貌。
⑵河水:黃河。彌彌(mí mí):水滿貌。
⑶燕婉:燕,安;婉,順。指夫婦和好。
⑷蘧篨(qú chú渠除):雞胸。一說蛤蟆。鮮:善。
⑸有灑(cuǐ璀):高峻。
⑹浼浼(měi美):水盛貌。
⑺殄(tiǎn舔):善。
⑻鴻:蛤蟆。離:通罹,遭受。
⑼戚施:駝背,一說蛤蟆。

賞析

衛宣公是個淫昏的國君。他曾與其后母夷姜亂倫,生子名伋。伋長大成人后,衛宣公為他聘娶齊女,只因新娘子是個大美人,便改變主意,在河上高筑新臺,把齊女截留下來,霸為己有,就是后來的宣姜。衛國人對宣公所作所為實在看不慣,便編了這首歌子挖苦他。自《毛序》以來,古今說無異辭。

全詩三章,前兩章疊詠。疊詠的兩章前二句是興語,但興中有賦:衛宣公欲奪未婚之兒媳,先造“新臺”,來表示事件的合法性,其實是障眼法。好比唐明皇欲奪其子壽王妃即楊玉環,先讓她入道觀做女冠一樣,好像這一來,一切就合理合法了。然而丑行就是丑行,丑行是欲蓋彌彰的。詩人大贊“新臺有泚”、“新臺有灑”,正言欲反,其興味在于:新臺是美的,但遮不住老頭子干的丑事啊。反形(或反襯)修辭的運用,美愈美,則丑愈丑。

“新臺”之事的直接受害者是齊姜:美麗的少女配了個糟老頭,而且還是個駝背雞胸,本來該做她老公公的人。這一對兒是怎樣也不能般配的,“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難怪詩人心中不忿,要為齊姜,也要為天下少年鳴不平。

他好有一比:“魚網之設,鴻則離之。”打魚打個癩蝦蟆,是多么倒楣,多么喪氣,又多么無奈的事啊!想一想電影《紅高粱》中的“顛轎歌”吧,如果忽略孰男孰女不計,整個兒就是“燕婉之求,蘧篨不鮮(殄)”、“燕婉之求,得此戚施”的意思。歌中調侃的男子遇到個丑新娘,還可以通過“睡豬圈”來逃避。而舊時的女子,在婚姻上遇到白貓黑貓的掉包事件,除了認命,沒有任何法子。——齊姜可真是倒楣透了。詩中“河水彌彌”、“河水浼浼”,亦似有暗喻齊姜淚流不止之意,如《衛風·氓》“淇水湯湯,漸車帷裳”,如辛棄疾《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郁孤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所表現的那樣。

封建道德的虛偽性,表現在它的對下不對上。這是絕對的不公平。統治者要求百姓遵從禮教,自己卻寡廉鮮恥;要求百姓忠貞不二,自己卻兩面三刀;要求百姓規規矩矩,自己卻為所欲為;要求百姓克己奉公,自己卻以權謀私。道德淪喪之事,上層社會沒有一代無之。衛宣公只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后來的唐明皇也有“新臺”之譏,是另一個典型的例子。正因為如此,《新臺》一類諷刺詩自有其認識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