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連昌宮詞

朝代:唐代
作者:元稹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連昌宮中滿宮竹,歲久無人森似束。
又有墻頭千葉桃,風動落花紅蔌蔌。
宮邊老翁為余泣,小年進食曾因入。
上皇正在望仙樓,太真同憑闌干立。
樓上樓前盡珠翠,炫轉熒煌照天地。
歸來如夢復如癡,何暇備言宮里事。
初過寒食一百六,店舍無煙宮樹綠。
夜半月高弦索鳴,賀老琵琶定場屋。
力士傳呼覓念奴,念奴潛伴諸郎宿。
須臾覓得又連催,特敕街中許然燭。
春嬌滿眼睡紅綃,掠削云鬟旋裝束。
飛上九天歌一聲,二十五郎吹管逐。
逡巡大遍涼州徹,色色龜茲轟錄續。
李謨擫笛傍宮墻,偷得新翻數般曲。
平明大駕發行宮,萬人歌舞涂路中。
百官隊仗避岐薛,楊氏諸姨車斗風。
明年十月東都破,御路猶存祿山過。
驅令供頓不敢藏,萬姓無聲淚潛墮。
兩京定后六七年,卻尋家舍行宮前。
莊園燒盡有枯井,行宮門閉樹宛然。
爾后相傳六皇帝,不到離宮門久閉。
往來年少說長安,玄武樓成花萼廢。
去年敕使因斫竹,偶值門開暫相逐。
荊榛櫛比塞池塘,狐兔驕癡緣樹木。
舞榭欹傾基尚在,文窗窈窕紗猶綠。
塵埋粉壁舊花鈿,烏啄風箏碎珠玉。
上皇偏愛臨砌花,依然御榻臨階斜。
蛇出燕巢盤斗栱,菌生香案正當衙。
寢殿相連端正樓,太真梳洗樓上頭。
晨光未出簾影黑,至今反掛珊瑚鉤。
指似傍人因慟哭,卻出宮門淚相續。
自從此后還閉門,夜夜狐貍上門屋。
我聞此語心骨悲,太平誰致亂者誰。
翁言野父何分別,耳聞眼見為君說。
姚崇宋璟作相公,勸諫上皇言語切。
燮理陰陽禾黍豐,調和中外無兵戎。
長官清平太守好,揀選皆言由相公。
開元之末姚宋死,朝廷漸漸由妃子。
祿山宮里養作兒,虢國門前鬧如市。
弄權宰相不記名,依稀憶得楊與李。
廟謨顛倒四海搖,五十年來作瘡痏。
今皇神圣丞相明,詔書才下吳蜀平。
官軍又取淮西賊,此賊亦除天下寧。
年年耕種宮前道,今年不遣子孫耕。
老翁此意深望幸,努力廟謀休用兵。

譯文

  連昌宮長滿了宮竹,年歲太久無人來管理,竹子長得高而密,枝葉糾結在一起。又有墻頭碧桃,紅色的花瓣被風紛紛吹落。

  住在連昌宮旁的老人向我哭訴說:“少年時曾因向皇帝進貢食物而入到宮中,唐玄宗正在望仙樓,楊貴妃一起倚著欄桿而立。樓上樓前都是綴戴著珍珠、翡翠的宮女們,光彩鮮明閃爍照耀天地。歸來后如夢又如癡,哪里能從容詳盡地訴說宮中之事。當時剛剛過了大寒食而到了小寒食,城里的店舍都不見炊煙,只有宮邊的樹木翠綠如常。夜半月亮升得很高了,宮中傳出了琴弦的鳴聲,原來是賀懷志壓場的琵琶聲。高力士傳喚尋找名倡念奴,念奴潛伴皇帝的隨從侍衛人員過夜。片刻找到又接連催促,特別下令街上準許燃起燭火。睡在紅紗帳里的念奴滿眼春意,充滿嬌氣,用手整理一下頭發很快就妝束好了。來到宮中剛剛歌唱一聲,邠王李承寧隨即吹管笛與之相和。急奏整套的涼州曲調末了,各種龜茲樂曲熱烈地連番演奏。吹笛少年李謨靠著宮墻,偷學了許多新曲子。天大亮的時候皇帝的車駕發往行宮,萬人歌舞在道路上。百官的儀仗隊避開歧王李范、薛王李業,楊貴妃的姐姐韓國夫人、虢國夫人、秦國夫人的車行輕快迅速。第二年十月洛陽被攻破,御用的道路還在,安祿山的軍隊經過。強迫供應食宿不敢有私藏,百姓們無聲暗暗流淚。西京長安和東京洛陽收復后六七年,卻尋家舍在行宮前。爾后相傳的六位皇帝不到離宮,宮門久閉。聽來來往往的少年說起長安,知道了玄武樓建成,花萼樓荒廢。去年使者奉皇命來連昌宮砍竹子,偶爾遇上門打開,我跟著進去了一會兒。雜草叢木像梳齒那樣密密地排列著填滿了池塘。狐貍、兔子膽大 ,見人并不逃逸,繞著樹木。舞榭傾斜(榭:臺有屋叫榭),地基還在,雕有花紋的窗子幽深仍綠。塵土埋沒了粉壁,陳舊的金屬花片。鳥兒啄著掛在檐棱間的鈴鐸或金屬,發出碎玉般的聲音。玄宗皇帝偏愛靠近臺階的花朵,依然將皇帝的坐具靠近臺階斜坡。蛇出燕巢盤繞在斗栱之上,香案腐朽,長出菌蕈來,正在那天子所居的衙。寢殿相連的端正樓,楊貴妃在樓上梳洗。晨光未出,室內已有人在活動,至今反掛著珊瑚制成的簾鉤。我把宮中遺跡指示給人看卻因此傷心痛哭,退出宮門時眼淚還不斷地流淌。自從此后宮門再也沒有打開過,每天晚上只有狐貍竄上門屋。”

  我聽了老人的這番話后心里也禁不住悲傷,問道:“是誰開創了太平盛世,又是誰招致這一混亂局面呢?”老人說:“鄉野老人哪能分辨得出呢?我就把耳聞目見的事情跟你說說吧。姚崇、宋璟作宰相時,勸諫皇帝李隆基言語懇切。宰相協助皇帝處理政務,糧食豐收,調和中外沒有戰爭殺伐之事。長官清正廉潔,太守杰出,人材的選用都說由于用人施政至為公正。開元末年姚崇、宋璟相繼逝世,朝廷漸漸信任聽從楊貴妃。安祿山自請為楊貴妃養子,出入宮廷,無所禁忌。虢國夫人門前倚勢弄權,鉆營者不絕于門,如市上一樣熱鬧。當時弄權宰相名字記不得了,依稀記得是楊國忠和李林甫。朝廷制定的國家大計顛倒,四海飄搖,安史之亂所留下的民生調敝的殘破混亂局面持續了五十年。當今皇帝圣明,丞相裴度賢明,詔書剛下,便平定了吳蜀兩地的藩鎮叛亂。官軍又攻克了叛亂藩鎮淮西節度使吳元濟,此賊又除,天下安寧。我年年耕種宮前道路旁的土地,現在亂世既平,為迎接皇帝出巡,今年就不叫子孫在宮前耕種了。”老人這樣做的意思是殷切地盼望皇帝前來,希望皇帝努力于國家大計,不要再起戰爭殺伐。

注釋
〔1〕連昌宮,唐代皇帝行宮之一,公元658年(唐高宗顯慶三年)建,故址在河南府壽安縣(今河南宜陽)西九里。森似束:指竹子叢密,如同扎成一束束的。森:森森然,密貌。
〔2〕千葉桃:碧桃。簌(sù速)簌:花紛紛落下貌。
〔3〕小年:年少時。
〔4〕上皇、太真:指唐玄宗與楊貴妃。望仙樓 ,本在華清宮,此是作者的想象。
〔5〕炫轉熒煌:光彩閃爍。
〔6〕備言:說盡。
〔7〕寒食:冬至后的一百零六天為寒食節。唐俗在此前后三天禁火。
〔8〕賀老:指玄宗時以善彈琵琶聞名的一個藝人,名賀懷智。壓場屋:即今“壓場”意。唐人稱戲場為場屋。
〔9〕“念奴”句詩人自注云:念奴,天寶(742—756)中名娼。善歌。每歲樓下杯醭宴,累日之后,萬眾喧隘,嚴安之、韋黃裳輩辟易不能禁,眾樂之罷奏。明皇遣高力士呼于樓上:欲遺念奴唱歌,分二十五郎吹小管逐,看人能聽否?”未嘗不悄然奉詔。其為當時所重如此。然而玄宗不欲奪俠游之盛,未嘗置在宮禁,或歲幸湯泉,時巡東洛,有司遣從行而已。”高力士,唐玄宗寵幸的宦官。諸郎:侍衛或其他藝人。
〔10〕特赦:因禁火,故特許燃燭。
〔11〕掠削:稍稍理一下,旋裝束:馬上就裝束停當。
〔12〕九天:宮中。二十五郎:邠王李承寧善吹笛,排行二十五。吹管逐:即吹管伴奏意。
〔13〕逡巡:指節拍舒緩貌。大遍:相當于“一整套(曲子)”的意思。涼州:曲調名。徹:完了,終了。色色龜(qiū秋)茲:各種龜茲樂曲。轟錄續:陸續演奏。
〔14〕“李謨”句下自注云:“玄宗嘗于上陽宮夜后按新翻一曲,屬明夕正月十五日潛游燈下,忽聞酒樓上有笛奏前夕新曲,大駭之。明日,密遣捕捉笛者詣驗之。自云:‘其夕竊于天津橋玩月,聞宮中度曲,遂于橋柱上插譜記之。臣即長安少年善笛者李暮也。’玄宗異而遣之。”厭笛:按笛。
〔15〕大駕:皇帝的車駕。隊仗:儀仗隊。岐、薛:指玄宗弟岐王李范,薛王李業。(兩人皆死于開元年間,這是詩人的誤記。)
〔16〕楊氏諸姨:指楊貴妃的三姐姐。為玄宗封為韓國、虢國、秦國三夫人。斗風:形容車行快。
〔17〕東都破:指安祿山占洛陽。安于公元755年(天寶十四載)舊歷十二月占洛陽,此是約言之。過:指安祿山叛軍沿途的所造成的破壞。供頓:即供應。
〔18〕兩京:指西京長安與東都洛陽。
〔19〕門:一作闥,指門中小門。
〔20〕六:應作五。
〔21〕玄武 :唐德宗時建,花萼樓:玄宗時建、
〔22〕斫:砍。
〔23〕櫛比:像梳齒一樣緊挨在一起。
〔24〕文窗:雕有花紋的窗子。窈窕:深貌。
〔25〕花鈿:金屬花片,婦女飾物。風箏:此指一種檐鳴器。
〔26〕衙:正門。
〔27〕指似:同指示。
〔28〕姚崇、宋璟:皆開元(713—741)年間賢相。燮理:調和。陰陽:代指社會秩序。
〔29〕楊與李:指楊國忠、李林甫。
〔30〕廟謨:朝廷大計。瘡有(wěi 委):瘡疤。
〔31〕吳蜀平:指平江南的李奇與蜀中的劉辟。
〔32〕深望幸:深深希望皇帝臨幸東都。

參考資料:

1、 吳大奎 馬秀娟 .元稹白居易詩選譯 .成都 :巴蜀書社 ,1991年10月版 :第63-74頁 .
2、 于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年12月版 :第333-336頁 .

賞析

全詩基本上可分為兩大段。

第一段從“連昌宮中滿宮竹”至“夜夜狐貍上門屋”,寫宮邊老人訴說連昌宮今昔變遷。

前四句是一段引子,先從連昌宮眼前亂竹叢生,落花滿地,一派幽深衰敗的景象下筆,引出宮邊老人。老人對作者的泣訴可分兩層意思。

第一層從“小年進食曾因入”至“楊氏諸姨車斗風”,寫連昌宮昔日的繁華盛況。

寒食節,百姓禁煙,宮里卻燈火輝煌。唐玄宗和楊貴妃在望仙樓上通宵行樂。琵琶專家賀懷智作壓場演奏,宦官高力士奉旨尋找著名歌女念奴進宮唱歌。邠王李承寧(二十五郎)吹管笛,笙歌響徹九霄。李謨傍靠宮墻按著笛子,偷學宮里新制的樂曲。詩人在描繪了一幅宮中行樂圖后,又寫玄宗回駕時萬人夾道歌舞的盛況。

第二層從“明年十月東都破”至“夜夜狐貍上門屋”,寫安祿山叛軍攻破東都洛陽,連昌宮從此荒廢。安史亂平后,連昌宮也長期關閉,玄宗以后的五位皇帝都不曾來過。直到公元817年(元和十二年),使者奉皇帝命來連昌宮砍竹子,在宮門開時老人跟著進去看了一會,只見荊榛灌木叢生,狐貍野兔恣縱奔馳,舞榭樓閣傾倒歪斜,一片衰敗荒涼。安史亂后,玄宗依然下榻連昌宮,晚景凄涼。宮殿成為蛇燕巢穴,香案腐朽,長出菌蕈來。當年楊貴妃住的端正樓,如今物是人非,再不見倩影了。

第二大段從“我聞此語心骨悲”至“努力廟謨休用兵”。通過作者與老人的一問一答,探討“太平誰致亂者誰”及朝政治亂的因由。

詩中稱贊姚崇、宋璟作宰相秉公選賢任能,地方長官清平廉潔,因而出現了開元盛世。姚、宋死后,朝廷漸漸由楊貴妃操縱。安祿山在宮里被貴妃養作義子,虢國夫人門庭若市。奸相楊國忠和李林甫專權誤國,終于給國家帶來了動亂和災難。接著詩筆轉而稱贊當時憲宗皇帝大力削平藩鎮叛亂,和平有望。結句,作者意味深長地點明主旨:祝愿朝廷努力策劃好國家大計,安定社稷,結束內戰,不再用兵。

這首詩針砭唐代時政,反對藩鎮割據,批判奸相弄權誤國;提出所謂“圣君賢卿”的政治理想。它含蓄地揭露了玄宗及皇親驕奢淫佚的生活和外戚的飛揚跋扈,具有一定的歷史上的認識意義。前代詩評家多推崇這首詩“有監戒規諷之意”,“有風骨”,把它和白居易《長恨歌》并稱,同為膾炙人口的長篇敘事詩。

這首《連昌宮詞》在藝術構思和創作方法上,受到當時傳奇小說的影響。詩人既植根于現實生活和歷史,又不囿于具體的歷史事實,虛構一些情節并加以藝術的夸張,把歷史人物和社會生活事件集中在一個典型環境中來描繪,寫得異常鮮明生動,從而使主題具有典型意義。例如,有關唐玄宗和楊貴妃在連昌宮中的一段生活,元稹就不是以歷史家嚴格實錄的“史筆”,而是用小說家創造性的“詩筆”來描摹的。據陳寅恪的考證,唐玄宗和楊貴妃兩人沒有一起去過連昌宮。詩中所寫,不少地方是根據傳聞加以想象而虛擬。如連昌宮中的所謂望仙樓和端正樓,實際上是驪山上華清宮的樓名。李謨偷曲事發生在元宵節前夕東都洛陽的天津橋上,并不是在寒食節夜里連昌宮墻旁。其他如念奴唱歌,二十五郎吹笛,百官隊仗避岐薛,楊氏諸姨車斗風等,都不出現在壽安縣的連昌宮內或宮前。元稹充分發揮藝術的想象力,把發生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上的事件集中在連昌宮內來鋪敘,并且還虛構一些情節,用以渲染安史之亂前所謂太平繁華的景象,突出主題思想。從詩的自注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作者對念奴唱歌、李謨偷曲等事所產生的歷史背景,并不是不知道的,他如此處理,實在是有意識地學習唐人傳奇所常用的典型化方法來創作。這樣一來,整首《連昌宮詞》在某些細節上雖不符合具體的歷史事實,但卻形象地反映了歷史和社會生活發展的某些本質方面,具有藝術的真實性。至于詩中說到平吳蜀、定淮西等歷史事件,則又具有歷史的真實性和濃烈的現實感。

這首詩的情節,寫得真真假假,假中有真,真假相襯,互相對照。正如陳寅恪所指出的那樣:“連昌宮詞實深受白樂天、陳鴻長恨歌及傳之影響,合并融化唐代小說之史才詩筆議論為一體而成。”(《元白詩箋證稿》第三章)在我國敘事詩的發展史上,《連昌宮詞》有獨自的風格特色。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年12月版 :第955-958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