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假樂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假樂君子,顯顯令德,宜民宜人。受祿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千祿百福,子孫千億。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舊章。

威儀抑抑,德音秩秩。無怨無惡,率由群匹。受福無疆,四方之綱。

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譯文

  君王冠禮行嘉樂,昭明您的好美德。德合庶民與群臣,所得福祿皆天成。保佑輔佐受天命,上天常常關照您。
  千重厚祿百重福,子孫千億無窮數。您既端莊又坦蕩,應理天下稱君王。從不犯錯不迷狂,遵循先祖舊典章。
  容儀莊美令人敬,文教言談條理明。不懷私怨與私惡,誠懇遵從眾賢臣。所得福祿無窮盡,四方以您為準繩。
  天下以您為標準。您設筵席酬友朋。眾位諸侯與百官,愛戴天子有忠心。從不懈怠在王位,您使人民得安寧。

注釋
⑴假(xià):通“嘉”,美好。樂(yuè):音樂。
⑵令德:美德。
⑶申:重復。
⑷干:“千”之誤。
⑸穆穆:肅敬。皇皇:光明。
⑹愆(qiān):過失。忘:糊涂。
⑺率:循。由:從。
⑻抑抑:通“懿懿”,莊美的樣子。
⑼秩秩:有條不紊的樣子。
⑽群匹:眾臣。
⑾燕:安。
⑿百辟(bì):眾諸侯。
⒀媚:愛。
⒁解(xiè):通“懈”,怠慢。
⒂墍(xì):安寧。

賞析

這是一首為周宣王行冠禮(成年禮)的冠詞。

王闿運《詩經補箋》說:“假,嘉,嘉禮也,蓋冠詞。”但他將此事歸之于成王。實則此為宣王時作品,所以應是宣王行冠禮之詞。周厲王被國人趕走,周定公、召伯虎乃與共伯和暫主朝政。太子靜由召伯虎撫養。公元前828年(共和十四年),太子靜即位,即宣王。他“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遺風,諸侯復宗周”(《史記·周本紀》)。文武群臣,尤其周、召二公,把匡復周室的重任寄托在宣王身上。所以宣王的冠禮自然而然地便成為周室至關重大,舉足輕重的事。此詩便是當時行冠禮時所采用的冠詞。看來可能是召伯虎所作。通觀《假樂》,除了對宣王無以復加的贊美之外,也深蘊著殷切的希望。所以魏源說:“《假樂》,美宣王之德也。宣王能順天地,祚子孫千億,卿士多賢,皆得獲天佑所致也。”(《詩古微》)是與詩的主題、情調相符合的。

全詩僅四章,表現了周朝宗室,特別是急切希望振興周王朝的中興大臣對一個年輕君主的深厚感情和殷切期望。“假(嘉)樂”點出詩的主題或用途。“顯顯令德”,開門見山地贊揚了受冠禮者的德行品格。以下稱贊他能尊民意順民心,皇天授命,賜以福祿。這一章看似平實,但在當時周王朝內憂外患搖搖欲墜的情況下,表達對宣王的無限期待和信賴,實言近而旨遠,語淺而情深。第二章順勢而下,承上歌頌宣王德蔭子孫,受祿千億,落筆于他能“不愆不忘”,一絲不茍地遵循文、武、成、康的典章制度,能夠聽從大臣們的建議勸諫。這些話里包含著極其深刻的教訓:夷王、厲王因為違背了這兩點使宗周幾乎滅亡,其代價不可謂不大。因為此詩是舉行冠禮的儀禮用詩,有著它現實的要求,故而第三章便轉鋒回筆,熱烈地歌頌年輕的宣王有著美好的儀容、高尚的品德,能“受福無疆”成為天下臣民、四方諸侯的“綱紀”。末章緊接前文之辭,以寫實的手筆勾勒了行冠禮的活動場景。宣王禮待諸侯,宴飲群臣,其情融融,其意洽洽。“百辟卿士”沒有一個不愛戴他、不親近他的。“不解于位,民之攸墍”。使國民能安居樂業,不再流離失所,這就是對一個明君的最主要的要求。短短的一首詩,圍繞著“德、章、綱、位”贊美了年輕有為,能為天下綱紀的宣王,于有限的詞句內包容了無限的真情,美溢于辭,其味無窮。

過去不少學者認為這首詩“無非奉上美詩”,“近諛”、“全篇捧場,毫無足觀”,似未能弄清詩的主旨和特定的創作背景。

古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