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燕昭王

朝代:唐代
作者:陳子昂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臺。
丘陵盡喬木,昭王安在哉?
霸圖今已矣,驅馬復歸來。

譯文

從南面登上碣石宮,望向遠處的黃金臺。丘陵上已滿是喬木,燕昭王到哪里去了?宏圖霸業今已不再,我也只好騎馬歸營。

注釋
(1)碣石館,即碣石宮。燕昭王時,梁人鄒衍入燕,昭王筑碣石親師事之。
(2)“黃金臺”也是燕昭王所筑。昭王置金于臺上,在此延請天下奇士。未幾,召來了樂毅等賢豪之士,昭王親為推轂,國勢驟盛。以后,樂毅麾軍伐齊,連克齊城七十余座,使齊幾乎滅亡。
(3)選自《薊丘覽古贈盧舉止藏用七首》之二。

賞析

這首五言古詩同《登幽州臺歌》一樣,是作者隨武攸宜東征契丹時所作。當時作者身居邊地,登臨碣石山頂,極目遠眺,觸景生情,撫今追昔,吊古抒情,表達了懷才不遇,報國無門的痛苦心情,反映了作者積極向上的強烈的進取精神。     

詩的開篇兩句,首先點出憑吊的地點碣石山頂和憑吊的事物黃金臺,由此引發出抒懷之情,集中表現出燕昭王求賢若渴的風度,也寫出了詩人對明君的盼望,為后四句作鋪墊。接下二句緊承詩意,以深沉的感情,凄涼的筆調,描繪了眼前喬木叢生,蒼茫荒涼的景色,由景襯情,寓情于景,發出“昭王安在哉”的慨嘆,表達對燕昭王仰慕懷念的深情。詩人借古以諷今,對古代圣王的懷念,正是反映對現實君王的抨擊,是說現實社會缺少燕昭王這樣求賢若渴的圣明君主。結尾二句以畫龍點睛之筆,以婉轉哀怨的情調,表面上是寫昭王之不可見,霸圖之不可求,國士的抱負之不得實現,只得掛冠歸還,實際是詩人抒發自己報國無門的感嘆。  

這首懷古詩借古諷今,感情深沉,詞句樸質,有較強的感人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