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

朝代:唐代作者:齊己
同類型的詩文:送別宴飲寫人

原文

拔劍繞殘樽,歌終便出門。
西風滿天雪,何處報人恩。
勇死尋常事,輕讎不足論。
翻嫌易水上,細碎動離魂。

賞析

  這首詩的作者熱情地塑造出一個襟懷嵚崎磊落,慷慨豪勇,報恩酬知己,不畏死難的劍客形象,借以寄托自己的人格理想 。真可謂志陵山岳,氣吞江海, 撼人心魄。

  開頭兩句凌空起筆,描寫餞別的場面和劍客的出門。酒宴將散 ,劍客的豪興借酒而發,遂拔劍起舞, 慷慨高歌 ,歌罷出門,揚長而去。“拔劍”二字點出 劍客的身分,一個“繞”字,隱寫劍客且歌且舞的場面,十分生動傳神。我們可以想見,酒酣之際,拔劍起舞,旁觀者可以一睹劍客高超的劍術及風采;舞劍作歌,人們又可以從其歌詞中了解其超凡脫俗的情懷,在情緒上深受感染;而劍客高歌方罷,不顧而去,態度是那樣毅然決然,毫無留戀之態,表現出一副大丈夫的英雄氣概,又該是何等令人贊嘆。這里,“歌終”的“終”字和“便”字的銜接使用,極見功力。應該說僅此開頭二句 ,劍客英雄豪邁的形象已躍然紙上。 三、四句描繪此劍客出門之后,踏上行途的景象。

  “西風滿天雪”,這是北方冬季的大自然特有的最雄渾壯麗的畫圖。詩人把劍客放到如此西風狂嘯,漫天大雪紛飛的背景襯托之下,有力地烘托出劍客的英雄氣質 。風雪茫茫,天地浩大,中有一人,持劍獨立, 瞻視前路..,那該是怎樣的形象,如何的氣度!更妙的是 ,作者還要對劍客問上一句“何處報人恩”, 意思是說,這樣大的風雪,連道路都難以識別,你到哪里去替你的恩人尋仇找敵為他報仇,來報答他對你的知遇之恩呢?表面上這是對劍客的置難之詞,卻是贊揚他下定決心,不為風雪所阻,不辭艱苦,一定要達到目的的堅定信念。

  接下“勇死尋常事,輕仇不足論”二句,正面議論;點出此劍客固然可以為酬知己而勇赴死難;但他也決不是那種氣量狹窄,為睚眥之怨而輕生舍命的亡命徒。這里強調了劍客的有膽有識,襟懷開闊,使其思想境界得到了進一步的升華。但這兩句的妙處還不僅在于此,它又暗示了此劍客的外出“報人恩”,是一次重大的有意義的行為。

  最后,全詩以“翻嫌易水上,細碎動離魂”作結,贊揚此劍客的豪氣更在戰國時代為燕太子丹去行刺秦王的荊軻之上。荊軻的勇敢事跡見于《史記·刺客列傳 》,書中描寫太子丹及其賓客在易岸送別荊軻的場面 ,歷來膾炙人口:“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 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為變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

  又前而為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兮不復 還 !’復為羽聲忼慨,士皆瞋目,發盡上指冠。”而此劍客卻嫌荊軻的反復悲歌,感傷別離,感情未免過于細膩纏綿了,可見二人比較,自有高下之分。

  齊己是一位僧人,這首詩寫得這樣豪壯剛猛,肝膽照人,可見他并未完全心歸禪寂,超然物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