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爻歌

朝代:唐代作者:呂巖
同類型的詩文:暫無標籤

原文

漢終唐國飄蓬客,所以敲爻不可測。縱橫逆順沒遮欄,
靜則無為動是色。也飲酒,也食肉,守定胭花斷淫欲。
行歌唱詠胭粉詞,持戒酒肉常充腹。色是藥,酒是祿,
酒色之中無拘束。只因花酒誤長生,飲酒帶花神鬼哭。
不破戒,不犯淫,破戒真如性即沈。犯淫壞失長生寶,
得者須由道力人。道力人,真散漢,酒是良朋花是伴。
花街柳巷覓真人,真人只在花街玩。摘花戴飲長生酒,
景里無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鄉。
到此鄉,非常客,姹女嬰兒生喜樂。洞中常采四時花,
時花結就長生藥。長生藥,采花心,花蕊層層艷麗春。
時人不達花中理,一訣天機直萬金。謝天地,感虛空,
得遇仙師是祖宗。附耳低言玄妙旨,提上蓬萊第一峰。
第一峰,是仙物,惟產金花生恍惚。口口相傳不記文,
須得靈根骨髓堅。□骨髓,煉靈根,片片桃花洞里春。
七七白虎雙雙養,八八青龍總一斤。真父母,送元宮,
木母金公性本溫。十二宮中蟾魄現,時時地魄降天魂。
鉛初就,汞初生,玉爐金鼎未經烹。一夫一婦同天地,
一男一女合乾坤。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
拔取天根并地髓,白雪黃芽自長成。鉛亦生,汞亦生,
生汞生鉛一處烹。烹煉不是精和液,天地乾坤日月精。
黃婆匹配得團圓,時刻無差口付傳。八卦三元全藉汞,
五行四象豈離鉛。鉛生汞,汞生鉛,奪得乾坤造化權。
杳杳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結成團。性須空,意要專,
莫遣猿猴取次攀。花露初開切忌觸,鎖居上釜勿抽添。
玉爐中,文火爍,十二時中惟守一。此時黃道會陰陽,
三性元宮無漏泄。氣若行,真火煉,莫使玄珠離寶殿。
加添火候切防危,初九潛龍不可煉。消息火,刀圭變,
大地黃芽都長遍。五行數內一陽生,二十四氣排珠宴。
火足數,藥方成,便有龍吟虎嘯聲。三鉛只得一鉛就,
金果仙芽未現形。再安爐,重立鼎,跨虎乘龍離凡境。
日精才現月華凝,二八相交在壬丙。龍汞結,虎鉛成,
咫尺蓬萊只一程。坤鉛乾汞金丹祖,龍鉛虎汞最通靈。
達此理,道方成,三萬神龍護水晶。守時定日明符刻,
專心惟在意虔誠。黑鉛過,采清真,一陣交鋒定太平。
三車搬運珍珠寶,送歸寶藏自通靈。天神佑,地祇迎,
混合乾坤日月精。虎嘯一聲龍出窟,鸞飛鳳舞出金城。
朱砂配,水銀停,一派紅霞列太清。鉛池迸出金光現,
汞火流珠入帝京。龍虎媾,外持盈,走圣飛靈在寶瓶。
一時辰內金丹就,上朝金闕紫云生。仙桃熟。摘取餌,
萬化來朝天地喜。齋戒等候一陽生,便進周天參同理。
參同理,煉金丹,水火薰蒸透百關。養胎十月神丹結,
男子懷胎豈等閑。內丹成,外丹就,內外相接和諧偶。
結成一塊紫金丸,變化飛騰天地久。丹入腹,非尋常,
陰陽剝盡化純陽。飛升羽化三清客,各遂功成達上蒼。
三清客,駕瓊輿,跨鳳騰霄入太虛。似此逍遙多快樂,
遨游三界最清奇。太虛之上修真士,朗朗圓成一物無。
一物無,唯顯道,五方透出真人貌。仙童仙女彩云迎,
五明宮內傳真誥。傳真誥,話幽情,只是真鉛煉汞精。
聲聞緣覺冰消散,外道修羅縮項驚。點枯骨,立成形,
信道天梯似掌平。九祖先靈得超脫,誰羨繁華貴與榮。
尋烈士,覓賢才,同安爐鼎化凡胎。若是慳財并惜寶,
千萬神仙不肯來。修真士,不妄說,妄說一句天公折。
萬劫塵沙道不成,七竅眼睛皆迸血。貧窮子,發誓切,
待把凡流盡提接。同越蓬萊仙會中,凡景煎熬無了歇。
塵世短,更思量,洞里乾坤日月長。堅志苦心三二載,
百千萬劫壽彌疆。達圣道,顯真常,虎兕刀兵更不傷。
水火蛟龍無損害,拍手天宮笑一場。這些功,真奇妙,
分付與人誰肯要。愚徒死戀色和財,所以神仙不肯召。
真至道,不擇人,豈論高低富與貧。且饒帝子共王孫,
須去繁華銼銳分。嗔不除,憨不改,墮入輪回生死海。
堆金積玉滿山川,神仙冷笑應不采。名非貴,道極尊,
圣圣賢賢顯子孫。腰間跨玉騎驕馬,瞥見如同隙里塵。
隙里塵,石中火,何在留心為久計。苦苦煎熬喚不回,
奪利爭名如鼎沸。如鼎沸,永沈淪,失道迷真業所根。
有人平卻心頭棘,便把天機說與君。命要傳,性要悟,
入圣超凡由汝做。三清路上少人行,畜類門前爭入去。
報賢良,休慕顧,性命機關須守護。若還缺一不芳菲,
執著波查應失路。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
只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圣。達命宗,迷祖性,
恰似鑒容無寶鏡。壽同天地一愚夫,權物家財無主柄。
性命雙修玄又玄,海底洪波駕法船。生擒活捉蛟龍首,
始知匠手不虛傳。

譯文

暫無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