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清平樂·雨晴煙晚

朝代:五代
作者:馮延巳

原文

雨晴煙晚。綠水新池滿。雙燕飛來垂柳院,小閣畫簾高卷。
黃昏獨倚朱闌。西南新月眉彎。砌下落花風起,羅衣特地春寒。

譯文

雨后初晴,傍晚淡煙彌漫,碧綠的春水漲滿新池。雙燕飛回柳樹低垂的庭院,小小的閣樓里畫簾高高卷起。
黃昏時獨自倚著朱欄,西南天空掛著一彎如眉的新月。臺階上的落花隨風飛舞,羅衣顯得格外寒冷。

注釋
①砌:臺階。
②特地:特別。
③砌:臺階。
④朱闌:一作“朱欄”,紅色的欄桿。

參考資料:

1、 費振剛 .中國歷代名家流派詞傳 .吉林 :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9 :129 .
2、 朱孝臧 .宋詞三百首彩圖全解詳注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2 :45 .

賞析

這是一首抒寫閨情的詞作,寫的是一個少婦在暮春時節的一個黃昏,思念親人并等待他歸來的情景。

詞的上片寫明節候、環境以及這位少婦所見的景物特色。

“雨晴煙晚,綠水新池滿”一個“晚”字點名時間;“綠水”二字交待氣候-----此時正值春天。這兩句乃是寫尋常春景:雨后放晴,夕陽殘照,煙靄空濛一片,暮色中但見新池綠水盈盈,這景色春意盎然。這是女主人公乍一放眼就看到的自然美,與一般人的賞春并沒有什么不同,還未充分顯現出她觀景的獨特感受。

“雙燕飛來垂柳院,小閣畫簾高卷”作者在寫景中表現主人公觀景有一個心理過程。她乍一看春色挺美,但繼而看到暮色中歸來的雙燕在種著垂柳的庭院中翻飛盤旋,她的心弦就被觸動了,與前面兩句不自覺地感到春景之美就有些不同。燕子尚能在傍晚雙雙歸巢,那么人呢,作者沒有明說,只是寫這位少婦把閣中畫簾高高卷起。她的卷簾,既是為了更清楚地看雙飛燕,也是為了使燕子進入畫梁棲宿。這一無言的卷簾動作,蘊含著她的獨特而微妙的心情,既有對成雙晚歸的燕子的羨慕,也有只見歸燕而不見歸人的怨悵。雙燕在這里有鮮明的映襯作用,微露了她的復雜心境。在詞中,用雙飛燕、雙鷓鴣、雙飛蝶、雙鴛鴦等形象來襯托女子的孤獨感,是常見的,這里也是如此。至此讀者看到春色雖美,但在女主人公眼中卻有一個轉折,從一般的觀賞到融入自己的生活體驗,賞景中那種希望成雙團聚的潛意識覺醒了。

詞的下片以女主人為中心,描繪她孤獨凄冷的處境。

“黃昏獨倚朱闌,西南新月眉彎。”上片之景原來都為女主人公獨倚欄所見,“黃昏”對應上片的“晚”,“獨倚”與上片“雙飛”對舉,點明她的孤單處境。那么,她黃昏倚欄是為了眺望遠景嗎?自然不是黃昏時分,大地一片模糊,還能看見什么呢,她是在盼望遠人歸來。“西南新月眉彎,”月出于東而落于西,她自黃昏獨倚,直到月色偏西,可見其倚欄之久,盼望之切。

“砌下落花風起,羅衣特地春寒。”從卷簾望飛燕到倚闌盼歸人而望月,地點是不斷移動的。此刻人依然未歸,她又來到了階砌再佇立等待。她真是心緒不寧,在住所凡是可看到歸人的地方多次徘徊。直到夜風卷起階前的落花,拂動她的羅衣時,她才感到春寒襲人。“落花風起”再次點明了暮春的季節特征,兼有春思撩人的象征意味。“特地”可解作“特意”或“特別”,在這里作“特別”解為宜。春夜的風使她感到特別塞冷,不僅僅由于她只穿了件薄薄的羅衣,更主要是因為她的獨處而不能在心頭激蕩著暖流,這“寒”即是天寒,更指心寒,它以全篇之力為全篇做了一個收束。

這是一首閨情詞詞中表露的是女主人公那種淡淡的哀怨與悵恨,于微婉的格調中流動著絲絲思情。此類寫女子獨居傷懷、望夫歸來的題材,在《花間集》詞作中常見。作者大多善于攝取微細的生活鏡頭,融入特定的自然景象,來表現女主人公的感受。這首詞也體現了花間派的這種創作特色。

參考資料:

1、 谷向陽 .中華古詩文規范讀本 .吉林 :時代文藝出版社 ,2001 :73 .
2、 楊鴻儒 .唐宋詞評譯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3 :55 .
3、 傅德岷 .唐詩宋詞鑒賞辭典 .湖北 :湖北辭書出版社 ,2005 :144 .
4、 吳熊和 .唐五代詞三百首 .湖南 :湖南科學技術出版 ,1994 :210 .
5、 李志敏 .宋詞名家名篇鑒賞 .北京 :京華出版社 ,2011 :60 .
6、 思履 .宋詞三百首白銀版 .北京 :中華華僑出版社 ,2013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