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夜宿七盤嶺

朝代:唐代
作者:沈佺期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獨游千里外,高臥七盤西。
曉月臨窗近,天河入戶低。
芳春平仲綠,清夜子規啼。
浮客空留聽,褒城聞曙雞。

譯文

我獨自遠游在千里之外,如今在七盤山的西面高枕而臥。
拂曉的殘月很近地挨著窗子,天上的銀河向西低垂,仿佛要從門戶中流入。
在這芬芳艷美的春天,銀杏樹一片翠綠,凄清的夜里,傳來了子規的哀啼。
我孤身在外,無依無靠,空自留在這里聽那子規的凄鳴,褒城里傳來公雞報曉之聲。

注釋
⑴七盤嶺:在今四川廣元東北,唐時屬巴州,又名五盤嶺、七盤山,有石磴七盤而上,嶺上有七盤關。
⑵游:詩人對流放的婉轉說法。
⑶高臥:此處用以形容旅途的寂寞無聊。
⑷曉月臨窗近:曉,一作“山”;窗,一作“床”。
⑸天河:銀河。
⑹平仲:銀杏的別稱,俗稱白果。左思《吳都賦》寫江南四種特產樹木說:“平仲君遷,松梓古度。”舊注說:“平仲之實,其白如銀。”這里即用以寫南方異鄉樹木,兼有寄托自己清白之意。
⑺子規:杜鵑鳥。相傳是古蜀王望帝杜宇之魂化成,暮春鳴聲悲哀如喚“不如歸去”,古以為蜀鳥的代表,多用作離愁的寄托。
⑻浮客:無所歸宿的遠行之游子。
⑼褒城:地名,在今陜西漢中北。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 .全唐詩(上)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243 .
2、 于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36 .

賞析

此詩是沈佺期被流放驩州(轄境相當今越南義安省南部和河靜省)途中寫的。沈佺期因為趨附張易之,“會張易之敗,遂長流驩州”(《新唐書·列傳第一百二十七》)。這首詩即作于詩人被流放途中夜宿七盤嶺之時。據此詩末句“褒城聞曙雞”,褒城在今陜西漢中北,七盤嶺在其西南。夜宿七盤嶺,則已過褒城,離開關中,而入蜀境。這詩或作于詩人此次入蜀之初。

參考資料:

1、 張義光.高臥七盤西,山水皆寄情──沈佺期《夜宿七盤嶺》賞析.陜西廣播電視大學學報,1999,03
2、 程千帆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37-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