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金·秋感

朝代:宋代作者:吳文英
同類型的詩文:女子孤獨抒己

原文

秋壓更長,看見姮娥瘦如束。正古花搖落,寒蛩滿地,參梅吹老,玉龍橫竹。霜被芙蓉宿。紅綿透,尚欺暗燭。年年記、一種凄涼。繡幌金圓掛香玉。
頑老情懷,都無歡事,良宵愛幽獨。嘆畫圖難仿,橘村砧思,笠蓑有約,莼洲漁屋。心景憑誰語,商弦重、袖寒轉軸。疏籬下、試覓重陽,醉擘青露菊。

賞析

  《一寸金》,雙調,一百零八字,上片十句五仄韻,下片十一句五仄韻。

  “秋壓”兩句,言秋高云淡,只見天上的月兒瘦削得象條臘肉。古人稱干肉為束修,此即“束”也。“正古花”四句,這是說當花葉零落時,蟋蟀兒四處亂蹦,詞人卻用笛子吹起了《梅花落》曲調。“玉龍”,笛子名。李白有《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詩,中有“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即是言用笛子吹《梅花落》曲,夢窗化用其詩意。“霜被”兩句,寫夜景。言池中的荷葉上覆了一層白霜,半透明的紅綿紙罩在燈籠上,遮暗了里面的燭光。“年年記”兩句,言每年這個時候,玉人從閨樓的繡簾縫間仰視天上的圓月高掛,越發牽動她的孤獨感。上片雖句句寫景,卻字字描繪人意,可謂一語雙關。我們也可理解為是描述一位女子孤獨凄涼的心情:“姮娥”句,言該女因孤獨而瘦削如束;“正古花”四句,謂女子人老珠黃不值錢;“霜被”兩句狀女子被欺壓之喻;“年年記”兩句,實寫女子所感受的月圓人單的孤獨感。

  下片抒己情懷。“頑老”三句,言己已是個衰鈍的老人,心胸中不再存有男歡女愛的樂事。逢到良辰美景,我卻只希望孤身獨處。“嘆畫圖”四句,言自嘆壁上畫卷中的山水,無法替代現實中的自然景色。因此我又能到什么地方去垂釣自娛,并燒莼羹而一飽口福呢?“心景”兩句,言我心中的想往又能同誰商量?我只能拂弦、轉軸,調準音節,彈琴自樂。“轉軸”,又釋為轉調,即樂曲至中途轉成他調。此是以曲聲的變換,表達出感情的轉換。“疏籬下”兩句,宕開,故作輕松語。詞人效法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重陽日去籬下醉酒,采摘帶露的菊花作樂。結句想往的境界是一般落魄文人所追求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