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宮·人去西樓雁杳

朝代:宋代作者:吳文英
同類型的詩文:宋詞精選婉約離別懷人

原文

人去西樓雁杳。敘別夢、揚州一覺。云澹星疏楚山曉。聽啼烏,立河橋,話未了。
雨外蛩聲早。細織就、霜絲多少。說與蕭娘未知道。向長安,對秋燈,幾人老。

譯文

  人離去后西樓就變得空空如也,鴻雁也早已經飛往遠方而渺無蹤影。與舊日朋友暢敘別離之情也只能在那虛幻的夢境。我和你站立在河橋上,傾述著分別以后的彼此的相思與深情。話還沒有說完,卻被窗外鳥兒的啼聲驚醒了。只見外面云淡星稀,天才剛剛拂曉,楚山迷蒙不清。
  秋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夾雜著蟋蟀的哀鳴,仿佛織布機梭在來往穿行,織出了我那如同繁星般的滿頭白發。這種凄清艱苦的境況,即使我告訴伊人,恐怕也難以體會到我現在的心情。我遙望京師,獨自一人對著一盞熒熒秋燈,怎能不百愁俱生,那絲絲白發,怎能不再添幾莖?

注釋
⑴霜絲:指白發。
⑵蕭娘:女子泛稱。
⑶幾:多么,感嘆副詞。

賞析

這首詞是秋夢懷人之作,從“向長安”可知,詞人所懷念的人是杭州姬妾。上片寫夢中所見,敘別離而托之于夢境,虛處實寫,頗有情致。首三句借用杜牧《遣懷》“十年一覺揚州夢”詩意,寫人去雁杳,是從別后寫起,然后再補寫別時情景:男女二人佇立河橋,執手話別,依依難舍。下片寫離別后嘆衰老而寄相思,詞調清苦。“云淡星疏”四句,結構上有倒裝。“聽啼烏”三字本來應在最后,但用者將其放在中間,不僅公是用韻的需要,而且可以加重埋怨、遺憾的語氣,也使句法變化生動,詞意曲折,增加了趣味性。全詞中情景兼融,韻致清雅。陳洵《海綃說詞》云:楚山夢境,長安京師,是運典,揚州則舊游之地,是賦事;此時覺翁身在臨安也。詞則沉樸渾厚,直是清真后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