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秋望

朝代:明代
作者:李夢陽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黃河水繞漢宮墻,河上秋風雁幾行。
客子過壕追野馬,將軍韜箭射天狼。
黃塵古渡迷飛挽,白月橫空冷戰場。
聞道朔方多勇略,只今誰是郭汾陽。

譯文

滾滾黃河水包圍著長安,河上秋風陣陣,有幾行大雁飛過。
士兵們跨過護城河時塵沙陣陣,將軍從弓袋中拔箭射敵軍。
船駛在黃塵漫漫的古渡口,水流湍急,士兵們只好扶挽著坐在船中;明月當空,使戰場悲涼起來。
聽說朔方有很多勇敢而有謀略的人,而今天誰會成為像大將郭子儀一樣的人?

注釋
⑴漢宮墻:實際指明朝當時在大同府西北所修的長城,它是明王朝與革達靼部族的界限。一作“漢邊墻”。
⑵客子:指離家戍邊的士兵。過壕:指越過護城河。野馬:本意是游氣或游塵,此處指人馬蕩起的煙塵。
⑶弢(tāo)箭:將箭裝入袋中,就是整裝待發之意。弢,裝箭的袋子。天狼:指天狼星,古人以為此星出現預示有外敵入侵,“射天狼”即抗擊入侵之敵。
⑷飛挽:快速運送糧草的船只,是“飛芻挽粟”的省說,指迅速運送糧草。
⑸朔方:唐代方鎮名,治所在靈州(今寧夏靈武西南),此處泛指西北一帶。
⑹郭汾陽:即郭子儀,唐代名將,曾任朔方節度使,以功封汾陽郡王。

參考資料:

1、 于非.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下):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115-116
2、 金性堯.明詩三百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194-195

賞析

《秋望》詩描寫戰云密布下的塞上風光,抒發對于扶危定傾、安邊衛國的良將的向往,風力遒勁,慷慨悲涼,是李夢陽邊塞詩的杰出代表。

全詩緊扣詩題“秋望”二字落筆。詩中之景,無非“望”中所見,無不透出凄清肅殺的秋的氣息。從首聯兩句都寫到黃河來判斷,詩人登臨挑望的地點,很可能是在黃甫川堡。這里,邊墻在側,地近黃河,故水繞邊墻之景首先映入詩人的視野。次句寫秋雁南飛,既點明了節令,也使詩的境界愈見空闊、蒼涼。

頷聯寫備戰中的士卒與將軍。“追野馬”與“射天狼”對舉,不必作如實的理解,這兩句只是說,戰士過壕越溝,縱馬馳騁,其快若風,如追野馬。將軍則全副戎裝,彎弓塔箭,滿引待發。這一聯寫出了訓練場上將士們的活動,表現了他們情緒飽滿、意氣風發的精神風貌,還揭示出他們行為的思想基礎——“射天狼”以保國安民的崇高理想。

頸聯上句所寫,是詩人視線從訓練場移開后在黃河渡口見到的景象。這里,塵土飛楊,運輸糧草的車隊、船隊一派繁忙。頸聯下句所寫,時、地都已轉換。其時月亮升起來了。詩人的目光從熙來攘往的黃河渡口移到了灑滿月光的閱無人聲的清冷的古戰場上。這是戰爭爆發前的沉寂,練兵場上的緊張與黃河渡口的繁忙預示著戰爭即將來臨,詩人的心不覺收緊了。一個“冷”字雖是專用以描寫古戰場的清冷與寒冷,但也隱隱透出詩人心上的那份寒意。

尾聯抒情,從前三聯見到的望中景象中自然轉出。詩人深知,戰斗的交敗,主帥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他想起經常聽人說起的北方多有英勇善戰而又富于謀略的將軍,在唐代平定安史之亂、大破吐蕃的朔方節度使、封為汾陽郡王的郭子儀便是其中最為杰出的一個。詩人感慨當時統兵的將軍中再也沒有郭子儀那樣的人物,不禁為戰爭的前途充滿了優慮和擔心。明代邊患嚴重,瓦刺、韃靼先后構成明王朝西北和北方的主要威脅,榆林等明朝重要的軍鎮要地,經常受到襲擾。就在詩人這次犒軍期間,所到之處也無不顯出大戰即將降臨的景象,他在《榆林城》詩中說:“旌干裊裊動城隅,十萬連營只為胡。”又說:“昨夜照天傳炮火,過河新駐五單于。”李夢陽不希望見到勞師動眾、師老兵疲、戰火連綿的情況常此下去,對于朝廷用人不當、指揮失宜又多所不滿,故而在《秋望》等詩中一再呼喚郭子儀式的人物再世。

參考資料:

1、 錢仲連 等.元明清詩鑒賞辭典(遼金元明):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4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