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雙調】夜行船_簾外西風飄

朝代:元代
作者:馬致遠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簾外西風飄落葉,撲簌簌落滿階砌。晚景消疏,秋聲嗚咽,又是斷腸時節。

【喬牌兒】寸心愁萬疊,業眼怎交睫?孤幃難捱半夜,凄涼何日徹!

【風入松】劣冤家真個負心別,陡恁的隨邪。好姻緣取次磨滅,謾交人感嘆傷嘆!楚岫被云遮,襖廟火燒絕。

【鴛鴦煞】誰承望半路思他心起,待剛來自家冤業。寶鑒分開,玉簪掂折。喝道薄幸虧人,神天覷者。到如今著堅心兒捱,不消分別。負德辜恩見去也。



一片花飛春意減,休直到綠愁紅慘。夜擁鴛衾,曉臨鸞鑒,病懨懨粉憔胭淡。

【風入松】再休將風月檐兒擔,就里尷尬。付能捱得離坑陷,又鉆入虎窟蛟潭。使不著狂心怪膽,恁卻甚飽輕諳。

【阿忽令】才見了明暗,且做些搠淹,倘忽間被他啜賺,那一場羞慘。

【鴛鴦煞】有魂靈曉事伊臺鑒,沒尋思休惹人嚼啖。恁便坐守行監,少不得個面北眉南。唱道小可何堪,他親怎敢。恁那鬼廝撲恩情忺,得時暫委實受過吃苦難甘,恁時節冤家信得俺。

夜行船

不合青樓酒半酣,據些呵小生該斬。楚岫云迷,藍橋水淹,沒氣性休交人啜賺。

【風入松】對人前排得話兒巖,就是尷尬。嚇破風流膽,這一場吃苦難甘。相知每無些店三,般得人面北眉南。

【阿忽令】覷了他行賺,呼了它言談。動不動口兒潑懺,道的人羞慘。

【鴛鴦煞】盡教他統鏝的姨夫喊,豈無曉事相知鑒。俺不是曾花里鉆延,酒樓上貪婪。唱道俺氣般看他,他心肝般看俺。想這場聚散別離尋思好淡。若是奶奶肯權耽,俺這合死的敲牙再不敢。

譯文

暫無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