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滿江紅·秋日經信陵君祠

朝代:清代
作者:陳維崧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席帽聊蕭,偶經過、信陵祠下。
正滿目、荒臺敗葉,東京客舍。
九月驚風將落帽,半廊細雨時飄瓦。
桕初紅、偏向壞墻邊,離披打。
今古事,堪悲詫;身世恨,從牽惹。
倘君而仍在,定憐余也。
我詎不如毛薛輩,君寧甘與原嘗亞。
嘆侯嬴、老淚苦無多,如鉛瀉。

譯文

①信陵君祠:故址在河南開封。信陵君,即戰國時魏國公子無忌,昭王少子,封于信陵(河南寧陵),與春申君、平原君、孟嘗君并以養士好客稱,有“戰國四君”之譽。
②席帽:古代流行的一種遮陽帽,以藤席為骨,敷以面料,周有大緣,如同斗笠。古人常以“席帽隨身”指辛勤求取功名。 聊蕭:冷落、蕭瑟。
③東京:指開封。開封戰國時為魏國首都,名大梁。自五代至北宋,皆號東京。
④驚風:大風。 落帽:用孟嘉典故。《晉書》載:孟嘉為征西將軍桓溫參軍。某年重陽,桓溫在龍山設宴,有風至,吹落孟嘉帽,嘉不知覺。溫命孫盛作文嘲嘉,嘉即答之。其文甚美,四坐嗟嘆。此事反映了東晉名士注重清談玄理、忘情于物外的韻致。作者隱以孟嘉的文采風流、雅量高致自擬,照應前文之“席帽聊蕭”,亦為后文伏筆。
⑤飄瓦:飄灑屋瓦之上。此化用李商隱《重過圣女祠》“一春夢雨常飄瓦,盡日靈風不滿旗”詩意。
⑥桕(jiù):即烏桕樹,葉經秋霜而紅。
⑦離披:散亂狀。
⑧從:因此。
⑨詎(jù):難道。 毛薛輩:指信陵君門客毛公、薛公。二人皆魏處士,秦國乘信陵君留趙不歸出兵伐魏。二人冒死勸信陵君歸國,解救魏國大難。
⑩寧:難道。 原嘗:指與信陵君齊名的平原君、孟嘗君。 亞:次一等。
⑾侯嬴:戰國時魏人。年七十而為大梁夷門監門小吏,信陵君慕名往訪,親為執轡駕車,迎為上客。公元前257年,秦圍趙邯鄲,趙請魏援。魏王授意統帥晉鄙中途停兵不前,侯嬴獻計盜取兵符,椎殺晉鄙,卻秦救趙。秦兵退后,侯嬴北向自刎。此處作者亦以侯嬴自況。
⑿如鉛瀉:淚水盡情流淌,用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憶君清淚如鉛水”詩意。 

賞析

迦陵詞中懷古之作數量頗多,成就亦高。其主題可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抒發故國淪亡的黍離之悲,一類寄寓英雄失路的身世之感,這首詞當屬后者。

詞上片以寫景為主,然“荒臺敗葉”的蕭瑟、“驚風”“細雨”的酸楚、紅桕“離披”的凄涼皆逗出詞人心境之荒寞激蕩,為后文抒情烘托點染。下片以“今古恨”四句過渡,一片怨怒之情噴薄而出,聲聞紙上。“倘君而仍在,定憐余也”之句為一篇眼目,以下大筆淋漓,如江河奔瀉,故后人評之為“慨當以慷,不嫌自負。如此吊古,可謂神交冥漠”(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四)。

溫庭筠《過陳琳墓》有云:“詞客有靈應識我,霸才無主始憐君”,為千古佳句。維崧才調之霸悍、際遇之坎壈又過于古人,故詞情亦激烈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