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賣花聲·懷古

朝代:元代
作者:張可久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阿房舞殿翻羅袖,金谷名園起玉樓,隋堤古柳纜龍舟。不堪回首,東風還又,野花開暮春時候。
美人自刎烏江岸,戰火曾燒赤壁山,將軍空老玉門關。傷心秦漢,生民涂炭,讀書人一聲長嘆。

譯文

阿房宮內羅袖翻飛,歌舞升平;金谷園里玉樓拔地,再添新景;隋堤上古柳蔥郁,江中龍舟顯威名。往事難回首,東風又起,暮春時候一片凄清。
美人虞姬自盡在烏江岸邊,戰火也曾焚燒赤壁萬條戰船,將軍班超徒然老死在玉門關。傷心秦漢的烽火,讓百萬生民涂炭,讀書人只能一聲長嘆。

注釋
⑴阿房(舊讀ēpáng):公元前212年,秦始皇征發刑徒七十余萬修阿房宮及酈山陵。阿房宮僅前殿即“東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萬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周馳為閣道,自殿下直抵南山”(《史記·秦始皇本紀》)。但實際上沒有全部完工。全句大意是說,當年秦始皇曾在華麗的阿房宮里觀賞歌舞,盡情享樂。
⑵金谷名園:在河南省洛陽市西面,是晉代大官僚大富豪石崇的別墅,其中的建筑和陳設異常奢侈豪華。
⑶隋堤古柳:隋煬帝開通濟渠,沿河筑堤種柳,稱為“隋堤”,即今江蘇以北的運河堤。纜龍舟:指隋煬帝沿運河南巡江都(今揚州市)事。
⑷東風還又:現在又吹起了東風。這里的副詞“又”起動詞的作用,是由于押韻的需要。
⑸“美人”句:言楚漢相爭時項羽戰敗自刎烏江。公元前202年,項羽在垓下(今安徽靈璧縣東南)被漢軍圍困。夜里,他在帳中悲歌痛飲,與美人虞姬訣別,然后乘夜突出重圍。在烏江(今安徽和縣東)邊自刎而死。這里說美人自刎烏江,是這個典故的活用。
⑹“戰火”句:言三國時曹操慘敗于赤壁。公元208年,周瑜指揮吳蜀聯軍在赤壁之戰中擊敗曹操大軍。
⑺“將軍”句:言東漢班超垂老思歸。班超因久在邊塞鎮守,年老思歸,給皇帝寫了一封奏章,上面有兩句是:“臣不敢望到酒泉郡(在今甘肅),但愿生入玉門關”。見《后漢書·班超傳》。
⑻秦漢:泛指歷朝歷代。
⑼涂炭:比喻受災受難。涂,泥涂;炭,炭火。

賞析

這組曲子由兩首小令曲組成。下面是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教授周嘯天先生對這組曲的賞析。

令曲與傳統詩詞中的絕句與令詞,有韻味相近者,有韻味全殊者。這兩首懷古的令曲,前一首便與詩詞相近,后一首則與詩詞相遠。

第一首曲子開頭先用三個典故。一是秦始皇在驪山建阿房宮行樂,二是西晉富豪石崇筑金谷園行樂,三是隋煬帝沿運河南巡江都游樂。這三個典故都是窮奢極欲而不免敗亡的典型。但這組僅僅典出事情的發端而不說其結局。“不堪回首”四字約略寓慨,遂結以景語:“東風還又,野花開暮春時候。”這是詩詞中常用的以“興”終篇的寫法,同時,春意闌珊的凄清景象和前三句所寫的繁華盛事形成鮮明對照,一熱一冷,一興一衰,一有一無,一樂一哀,真可興發無限感慨。這與劉禹錫的七絕《烏衣巷》“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有異曲同工之妙。而這首曲子的長短參差,奇偶間出,更近于令詞。不過,一開篇就是鼎足對的形式,所列三事不在一時、不在一地且不必關聯(但相類屬),這是它與向來的“登臨”懷古詩詞有所不同之處。

相比較而言,第二首更有新意。這首在手法上似乎與前首相同,也是列舉三事:一是霸王別姬的故事,二是吳蜀破曹的故事,三是班超從戎的故事。看起來這些事彼此毫無邏輯聯系,拼湊不倫。然而緊接兩句卻是“傷心秦漢,生民涂炭”,說到了世世代代做牛做馬做犧牲的普通老百姓,可見前三句所寫的也有共通的內容。那便是英雄美人或轟烈或哀艷的事跡,多見于載籍,但遍翻二十四史,根本就沒有普通老百姓的地位。這一來,作者揭示了一個嚴酷的現實,即不管哪個封建朝代,民生疾苦更甚于末路窮途的英雄美人。在這種對比上,最后激發直呼的“讀書人一聲長嘆”,也就驚心動魄了。這個結尾句意義深刻且耐人回味。“讀書人”可泛指當時有文化的人,也可特指作者本人,他含蓄地要表達這樣的含義:其一,用文化人的口吻去感慨歷史與現實,寄寓著豐富的感情,有對“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嘆惋,有對“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的責難,有對“爭強爭弱,天喪天亡,都一枕夢黃梁”的感傷。其二,用文化人的思想眼光去理解看待歷史與現實,能加深作品的思想深度,顯得真實準確。最后的“嘆”字含義豐富,一是嘆國家遭難,二是嘆百姓遭殃,三是嘆讀書人無可奈何。在語言風格上,此曲與前曲的偏于典雅不同,更多運用口語乃至俗語,尤其是最后一句的寫法,更是傳統詩詞中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這種將用典用事的修辭,與俚俗的語言結合,便形成一種所謂的“蒜酪味兒”和“蛤蜊風致”,去詩詞韻味遠甚。兩首相比,這一首是更為本色的元曲小令。

這兩首懷古元曲,在內容上極富于人民性,無論是抨擊社會現實,還是審視歷史,都稱得上是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