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雪里梅花詩

朝代:南北朝
作者:陰鏗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春近寒雖轉,梅舒雪尚飄。
從風還共落,照日不俱銷。
葉開隨足影,花多助重條。
今來漸異昨,向晚判勝朝。

賞析

自古詩人酷愛梅花,自然是為了其高風幽韻所沉醉。但更為詩人所傾倒的,則是梅花凌霜傲雪的高潔品格。陰鏗的這首詩,就歌詠了梅花迎寒風、傲飛雪的姿態。讀后不禁和詩人一樣為雪中的梅花所陶醉。

開頭兩句直接入題,描寫出梅花凌霜傲雪的自然屬性。“春近寒雖轉,梅舒雪尚飄”,春天雖將迫近,嚴冬的寒氣尚存,雪花仍在飄舞,這時梅花早已盛開,可謂是“冰雪獨相宜”。這里,詩人贊美了梅花不怕雪霜侵,“萬花敢向雪中開”的無畏品格。可以想見,那一樹樹傲然開放的梅花,或紅或白,或粉或黃,在漫天飛雪的映襯下,色彩會是多么分明。這梅花,充滿著多么頑強的生命力呀。望此景象,怎不令人頓生敬意。難怪歷代詩人和梅花結下了不解之緣。或贊美它那“凌寒獨自開”的大無畏的精神;或贊美它“畏落眾花后”的積極進取精神;或贊美它那“凌厲冰霜節愈堅”的高潔品格。

三、四兩句,詩人是在寫雪,也是在寫梅:“從風還共落,照日不俱銷”。春天風大,被刮落的梅花隨著春雪在春風中飛舞,景象真是美妙極了。或是白梅,那飄落之花與雪花齊風飛舞,難以辨認,真是“開時似雪,謝時似雪”;或是紅梅,那鮮紅的花瓣與如玉的雪花交相飄灑,紅白分明的色彩,奇妙變幻的景象,怎不令人陶醉。這與宋代詩人韓元吉所寫的“不隨群艷競芬芳,獨自施朱對雪霜”的意境有異曲同工之妙。當天晴日朗,在瘦枝上的殘雪融化了,而留在枝頭上依然微笑的梅花顯得更加清幽、雅逸,真是別有一番神韻。觀賞此花,怎不心曠神怡。

五、六兩句,則分別寫梅之花、葉情狀。“葉開隨足影”形容梅放葉的時間。梅先花后葉,當花兒凋謝之時,葉子才逐漸長出,這是仍是暮春之時,“隨足影”用詞極為巧妙,“花多助重條”一句,形容梅開花之多。梅瘦枝疏斜,然而卻繁花滿綴。這一句寫得極為逼真。

最后兩句則形容梅花多變,不斷給人以新貌。“今來漸異昨,向晚判勝朝”,一樹樹梅花,今天所見和昨天所見有異,早上與晚上有別,描寫出梅花由花苞逐漸開到完全開放的不斷變化。“向晚判勝朝”言其梅花越開越美,不斷給人以賞心悅目之感。

這首小詩,語言平易樸實,然而又給人清新明快之感。狀物寫景都極為細膩,以梅花傲雪開放到隨風與雪飄落,以及花落放葉之狀、花兒多變等都寫到了,讓作者觀賞到了雪里梅花的千姿百態,創造了美的意境,給人不盡的想象和美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