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浣溪沙·水漲魚天拍柳橋

朝代:宋代
作者:周邦彥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水漲魚天拍柳橋。云鳩拖雨過江皋。一番春信入東郊。
閑碾鳳團消短夢,靜看燕子壘新巢。又移日影上花梢。

賞析

這是首筆觸細致而風格明秀的春日之作。

詞篇幅一開,便春意盎然。“水漲魚天拍柳橋”。水漲,點春訊。以下五字渲染之。春來漲潮,浮起了魚天,不反水與岸齊,拍打著柳橋而已。魚天一辭,妙不可言。魚游于水,如翔于天,可見當漲潮托起春水之后,那春水仍是空明瑩澈。“云鳩拖雨過江皋”,云鳩形容墨云行雨,其色如鳩。這又是一個妙手偶得的好辭。上句寫春水空明,此句寫春江煙雨,一陰一晴,陰晴不定,正是春天的特征之一。“一番春信入東郊”,春從東來,東郊先得春信。這又是詞人下筆極細致有味之處。

過片二句,詞境從江郊轉為室內。“閑碾鳳團消短夢,靜看燕子壘新巢。”上句寫自己沏茶。鳳團是宋時一種名茶。春日人常渴睡,短夢也是常有的。飲茶之意,在破睡提神。句首雖下一“閑”字,語似不經意,實則方才一餉短夢,竟大有難以遣除了卻之愁,故須飲茶以消其一份夢后的惘然。下句寫燕子壘巢。燕子不辭辛苦飛來飛去,一次又一次銜泥而來,眼看著就漸漸營造成了新巢。燕子極忙,詞人則靜。句首一下“靜”字,暗示的實是詞人并不平靜的心緒。大好時光白白流逝而不能有所作為的悲哀,隱約見于此二句之言外。結句轉為室外。“又看日影上花梢”時光流轉,不知覺間,日影又已移上花梢。句首下一“又”字,則日日空對春光之意亦隱然可見。挽合下片三句首字所下之“閑”字、“靜”字、“又”字,詞人心頭不忍時光白白流逝的愁怨不難體味。這種淡淡的哀怨,實是一種普遍的人生情緒。而詞中表現得極精微、含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