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仙城寒食歌·紹武陵

朝代:清代
作者:成鷲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亢龍賓天群龍戰,潛龍躍出飛龍現。
白衣蒼狗等浮云,處處從龍作宮殿。
東南半壁燕處堂,正統未亡垂一線。
百日朝廷沸似湯,十郡山河去如電。
高帝子孫隆準公,身殉社稷無牽戀。
粵秀峰頭望帝魂,直與煤山相后先。
當時藁葬漢臺東,三尺荒陵枕郊甸。
四墳角立不知名,云是諸王殉國彥。
左瞻右顧冢壘壘,萬古一丘無貴賤。
年年風雨暗清明,陌上行人淚如濺。
尋思往事問重泉,笑折山花當九獻。
悵望鐘山春草深,誰人更與除壇墠!

譯文

①亢龍:亢為至高,龍即君位,合用乃指帝王。《易·乾》云“上九,亢龍有悔。”意為居高位要以驕傲自滿為戒,否則便有敗亡的災禍。此處以之指明思宗朱由檢。賓天:指帝王之死,此處指明思宗自縊死。群龍:指明朝王室子孫,如福王、魯王、唐王、桂王等。潛龍、飛龍:均指王室子孫。
②白衣蒼狗:同白龍蒼狗,比喻世事變幻無常。唐杜甫《可嘆》詩句有“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可作詮釋。浮云:以浮動在空中的云比喻事物變幻無定。處處句:謂龍所至處,即建宮殿。指南明各王紛紛登基稱正統。
③半壁:半壁江山,謂明朝江山只剩下一半,一部分。燕處堂:比喻居安而無遠慮。《孔叢子·論勢》有云“先人有言,燕雀處室,子母相喃,煦煦焉其相樂也,自以為安矣。灶突炎上,棟宇將焚,燕雀顏不變,不知禍之及已也。”一般作“燕雀處堂”。正統:指明代直系宗室。一線:指一支派系的后嗣。
④百日朝廷:指后唐王朱聿(左釒右粵)所立南明,為期僅數十天,百日舉其整數。沸似湯:指局勢急迫緊張。電:電火,閃電,喻極快。
⑤高帝:指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隆準卽高鼻。隆準公指后唐王。社稷:土谷之神。歷代封建王朝必先立社稷壇墠。滅人之國,必變置滅國的社稷。因以社稷為國家政權的標志。身殉社稷即為社稷而身死。
⑥粵秀:山名,一作越秀山,又名越王山,俗名觀音山,在今廣州市區北部。高二十余丈,上有越王臺故址。公元1380年(明太祖洪武十三年)于山巔建鎮海樓,俗稱五層樓,為廣州市著名古代建筑。明成祖永樂初,指揮使花英于山巔建觀音閣,山半建半山亭。煤山:即景山,明思宗崇禎皇帝朱由檢自縊處。
⑦藁葬:草草埋葬,藁指草。漢臺:舊時廣州城北郊古臺,早廢。郊甸:郊野。邑外為郊,郊外為甸。
⑧角立:據角而立。諸王:指后唐王弟輩子侄等明王室貴胄。彥:才德杰出的人。
⑨左瞻右顧:猶言向左右四處看。壘壘:連綿重疊貌。萬古句:謂千萬年來人只能占得一丘土,無分貴賤全都如此。
⑩陌亡:路上。濺:飛灑,飛濺。
⑾重泉:謂地下,死者之所居。猶言黃泉,九泉。九獻:帝王宴請上公的儀節,獻酒共九次。此處指祭供之物。
⑿鐘山:山名。在今江蘇省南京市東郊。 除:維修,修治。壇墠(shàn):祭祀場所。壇為土筑高臺,墠為郊外土地。

賞析

《仙城寒食歌》為一組詩,共四章,《仙城寒食歌·紹武陵》。其意可理解為寒食節為諸先輩名人陵墓所作之歌。仙城為陵墓、墳冢之美稱。喻人之逝葬猶如成仙,故其葬墓稱仙城。紹武陵系南明后唐王朱聿(左釒右粵)之墓。公元1644年(明思宗崇禎十七年)明亡。清世祖順治建元。明皇族直系子孫福王、魯王、唐王、桂王等建南明,先后稱帝建元。公元1646年(順治三年),南明唐王朱聿鍵被清兵俘殺于福州,其弟朱聿(左釒右粵)于廣州繼位。其時桂王朱由榔亦在肇慶登基,因此形成南明小王朝兩帝自相水火。未久,廣州陷,后唐王被俘自縊。桂王則退云貴,逃緬甸,流徙十六年,被吳三桂俘殺于昆明。紹武陵即南明后唐王朱聿(左釒右粵)的陵墓。這是一首覽古感懷之詩。作為明朝遺民,成鷲站在明嗣正統的地位上,對故明崇禎皇帝及福王、魯王、唐王、桂王等加以謳歌,對南明小王朝的史事加以美化記敘,對改朝換代、人事變遷不勝感慨。詩寫得氣勢磅礴,高古雄健,頗有一代史詩之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