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烏夜啼·離恨遠縈楊柳

朝代:金朝
作者:劉迎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離恨遠縈楊柳,夢魂長繞梨花。青衫記得章臺月,歸路玉鞭斜。
翠鏡啼痕印袖,紅墻醉墨籠紗。相逢不盡平生事,春思入琵琶。

譯文

①章臺:秦、漢宮名。此外當指妓女所居。

賞析

劉迎,金代詞人,詞風婉約。此詞從內容來看并不稀奇,寫作者對一位歌姬的懷念和追憶,并寫兩人分別后,歌姬的款款深情以及終于有情人重又相聚不禁百感交集的過程。但讀后使人對金詞又產生新的認識,詞中不見金國那種詞豪爽之氣,而卻似宋朝的婉約詞。

上片寫作者對一位歌姬的懷念和對于往昔冶游生活的回憶。“離恨”兩句,寫懷念人物卻不直接點明對象,“楊柳”、“梨花”以兩個形象優美的事物來比喻被懷念的歌姬,給讀者帶來豐富的美感。柳絲飄飄柔媚非常,使人聯想到歌姬那婷婷的腰。而“梨花”也曾被白居易形容為“梨花一枝春帶雨”,描寫楊玉環流淚的美容。楊柳,梨花使歌姬妖嬈柔美,如花如柳的形象如立眼前。“青衫”二句,追憶往日情懷。“青衫”,唐時九品小官的服飾,這里借指作者本人。“章臺”本為戰國秦之宮殿,唐時許堯佐有《章臺柳傳》流傳,后人便以章臺為歌妓聚居之處。玉馬佳人,風流倜儻的形象使人艷羨。

下片走舊地重游,兩人重聚。“翠鏡啼痕”兩句,寫歌姬不忘舊情,終日以淚掛面,啼袖籠紗描寫歌姬的病情。這幾句詞既香艷又有書卷氣,可稱是“好色不淫”“艷而不靡”。最后兩句“相逢”,寫兩人重聚,百感交集,為表深情,女子把滿腔情思注入琵琶,以此來表達“說不盡的無限事”。

全詞選詞之上下了功夫,詞語塑造的意象和美艷麗,如楊柳梨花,啼痕印袖、醉墨籠紗等句使詞煥發特異的艷美色澤。另外,詞句對仗工整,語勢流露,使人產生舒徐柳揚、頓挫流轉的美感。因而賀裳《皺水軒詞筌》言:“才人之見殆無分于南北也(金在宋之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