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北山移文

朝代:南北朝
作者:孔稚珪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鐘山之英,草堂之靈,馳煙驛路,勒移山庭:

夫以耿介拔俗之標,蕭灑出塵之想,度白雪以方潔,干青云而直上,吾方知之矣。

若其亭亭物表,皎皎霞外,芥千金而不眄,屣萬乘其如脫,聞鳳吹于洛浦,值薪歌于延瀨,固亦有焉。

豈期終始參差,蒼黃翻覆,淚翟子之悲,慟朱公之哭。乍回跡以心染,或先貞而后黷,何其謬哉!嗚呼,尚生不存,仲氏既往,山阿寂寥,千載誰賞!

世有周子,雋俗之士,既文既博,亦玄亦史。然而學遁東魯,習隱南郭,偶吹草堂,濫巾北岳。誘我松桂,欺我云壑。雖假容于江皋,乃纓情于好爵。

其始至也,將欲排巢父,拉許由,傲百氏,蔑王侯。風情張日,霜氣橫秋。或嘆幽人長往,或怨王孫不游。談空空于釋部,覈玄玄于道流,務光何足比,涓子不能儔。

及其鳴騶入谷,鶴書赴隴,形馳魄散,志變神動。爾乃眉軒席次,袂聳筵上,焚芰制而裂荷衣,抗塵容而走俗狀。風云凄其帶憤,石泉咽而下愴,望林巒而有失,顧草木而如喪。

至其鈕金章,綰墨綬,跨屬城之雄,冠百里之首。張英風于海甸,馳妙譽于浙右。道帙長擯,法筵久埋。敲撲喧囂犯其慮,牒訴倥傯裝其懷。琴歌既斷,酒賦無續,常綢繆于結課,每紛綸于折獄,籠張趙于往圖,架卓魯于前箓,希蹤三輔豪,馳聲九州牧。

使我高霞孤映,明月獨舉,青松落陰,白云誰侶?磵戶摧絕無與歸,石徑荒涼徒延佇。至于還飆入幕,寫霧出楹,蕙帳空兮夜鶴怨,山人去兮曉猨驚。昔聞投簪逸海岸,今見解蘭縛塵纓。于是南岳獻嘲,北隴騰笑,列壑爭譏,攢峰竦誚。慨游子之我欺,悲無人以赴吊。

故其林慚無盡,澗愧不歇,秋桂遣風,春蘿罷月。騁西山之逸議,馳東皋之素謁。

今又促裝下邑,浪栧上京,雖情殷于魏闕,或假步于山扃。豈可使芳杜厚顏,薜荔蒙恥,碧嶺再辱,丹崖重滓,塵游躅于蕙路,污淥池以洗耳。宜扃岫幌,掩云關,斂輕霧,藏鳴湍。截來轅于谷口,杜妄轡于郊端。于是叢條瞋膽,疊穎怒魄。或飛柯以折輪,乍低枝而掃跡。請回俗士駕,為君謝逋客。

譯文

  鐘山的英魂,草堂的神靈,如煙云似地奔馳于驛路上,把這篇移文鐫刻在山崖。有些隱士,自以為有耿介超俗的標格,蕭灑出塵的理想;品德純潔,象白雪一樣;人格高尚,與青云比并。我只是知道有這樣的人。
  至于亭亭玉立超然物外,潔身自好志趣高潔,視千金如芥草,不屑一顧,視萬乘如敝屣,揮手拋棄,在洛水之濱仙聽人吹笙作鳳鳴,在延瀨遇到高人隱士采薪行歌,這種人固然也是有的。
  但怎么也想不到他們不能始終如一,就象青黃反覆,如墨翟之悲素絲,如楊朱之泣歧路。剛到山中來隱居,忽然又染上凡心,開始非常貞介,后來又變而為骯臟,多么荒謬啊!唉,尚子平、仲長統都已成為過去,高人隱居的山林顯得非常寂寞,千秋萬年,還有誰來欣賞!
  當今之世有一位姓周的人,是一個不同流俗的俊才,他既能為文,學問也淵博,既通玄學,亦長于史學。可是他偏學顏闔的遁世,效南郭的隱居,混在草堂里濫竽充數,住在北山中冒充隱士。哄誘我們山中的松桂,欺騙我們的云崖,雖然在長江邊假裝隱居,心里卻牽掛著高官厚祿。
  當他初來的時候,似乎把巢父、許由都不放在眼下;百家的學說,王侯的尊榮,他都瞧不起。風度之高勝于太陽,志氣之凜盛如秋霜。一忽兒慨嘆當今沒有幽居的隱士,一忽兒又怪王孫遠游不歸。他能談佛家的“四大皆空”,也能談道家的“玄之又玄”,自以為上古的務光、涓子之輩,都不如他。
  等到皇帝派了使者鳴鑼開道、前呼后擁,捧了征召的詔書,來到山中,這時他立刻手舞足蹈、魂飛魄散,改變志向,暗暗心動。在宴請使者的筵席上,揚眉揮袖,得意洋洋。他將隱居時所穿的用芰荷做成的衣服撕破燒掉,立即露出了一副庸俗的臉色。山中的風云悲凄含憤,巖石和泉水幽咽而怨怒,看看樹林和山巒若有所失,回顧百草和樹木就象死了親人那樣悲傷。
  后來他佩著銅印墨綬,成了一郡之中各縣令中的雄長,聲勢之大冠于各縣令之首,威風遍及海濱,美名傳到浙東。道家的書籍久已扔掉,講佛法的坐席也早已拋棄。鞭打罪犯的喧囂之聲干擾了他的思慮,文書訴訟之類急迫的公務裝滿了胸懷。彈琴唱歌既已斷絕,飲酒賦詩也無法繼續,常常被綜覈賦稅之類的事牽纏,每每為判斷案件而繁忙,只想使官聲政績籠蓋史書記載中的張敞和趙廣漢,凌架于卓茂和魯恭之上,希望能成為三輔令尹或九州刺史。
  他使我們山中的朝霞孤零零地映照在天空,明月孤獨地升起在山巔,青松落下綠蔭,白云有誰和它作伴?磵戶崩落,沒有人歸來,石徑荒涼,白白地久立等待。以至于迥風吹入帷幕,云霧從屋柱之間瀉出,蕙帳空虛,夜間的飛鶴感到怨恨,山人離去,清晨的山猿也感到吃驚。昔日曾聽說有人脫去官服逃到海濱隱居,今天卻見到有人解下了隱士的佩蘭而為塵世的繩纓所束縛。于是南岳嘲諷,北隴恥笑,深谷爭相譏諷,群峰譏笑,慨嘆我們被那位游子所欺騙,傷心的是連慰問的人都沒有。
  因此,我們的山林感到非常羞恥,山澗感到非常慚愧,秋桂不飄香風,春蘿也不籠月色。西山傳出隱逸者的清議,東皋傳出有德者的議論。
  聽說此人目前正在山陰整理行裝,乘著船往京城來,雖然他心中想的是朝廷,但或許會到山里來借住。如果是這樣,豈可讓我們山里的芳草蒙厚顏之名,薜荔遭受羞恥,碧嶺再次受侮辱,丹崖重新蒙污濁,讓他塵世間的游蹤污濁山中的蘭蕙之路,使那許由曾經洗耳的清池變為渾濁。應當鎖上北山的窗戶,掩上云門,收斂起輕霧,藏匿好泉流。到山口去攔截他的車,到郊外去堵住他亂闖的馬。于是山中的樹叢和重疊的草芒勃然大怒,或者用飛落的枝柯打折他的車輪,或者低垂枝葉以遮蔽他的路徑。請你這位俗客回去吧,我們為山神謝絕你這位逃客的再次到來。

注釋
(1)英、靈:神靈。
草堂:周颙在鐘山所建隱舍。
(2)驛路:通驛車的大路。
勒:刻。
(3)耿介:光明正直。
拔俗:超越流俗之上。
標:風度、格調。
(4)蕭灑:脫落無拘束的樣子。
出塵:超出世俗之外。
(5)度:比量。
方:比。
(6)干:犯,凌駕。
(7)物表:萬物之上。
霞外:天外。
(8)芥:小草,此處用作動詞。
眄(miǎn):斜視。
屣(xǐ):草鞋,此處用作動詞。
萬乘:指天子。
(9)“聞鳳吹”句:《列仙傳》:“王子喬,周靈王太子晉,好吹笙作鳳鳴,常游于伊、洛之間。”
浦:水邊。
(10)“值薪歌”句:《文選》呂向注:“蘇門先生游于延瀨,見一人采薪,謂之曰:‘子以終此乎?’采薪人曰:‘吾聞圣人無懷,以道德為心,何怪乎而為哀也。’遂為歌二章而去。”
值:碰到。
瀨(lài):水流沙石上為瀨。
(11)參差(cēncī):不一致。
蒼黃:青色和黃色。
翻覆:變化無常。
(12)翟子:墨翟。他見練絲而泣,以為其可以黃,也可以黑(見《淮南子·說林訓》)。
朱公:楊朱。楊朱見歧路而哭,為其可以南可以北。
(13)乍:初、剛才。
心染:心里牽掛仕途名利。
貞:正。
黷:污濁骯臟。
(14)尚生:尚子平,西漢末隱士,入山擔薪,賣之以供食飲(見《高士傳》)。
仲氏:仲長統,東漢末年人,每當州郡召請他,他就稱病不去,曾嘆息說:“若得背山臨水,游覽平原,此即足矣,何為區區乎帝王之門哉!”(《后漢書》本傳)
(15)周子:周颙(yóng)。
雋(jùn)俗:卓立世俗。
亦玄亦史:《南齊書·周颙傳》稱周颙涉獵百家,長于佛理,熟悉《老子》、《易經》。玄,玄學,老莊之道。
(16)東魯:指顏闔(hé)。《莊子·讓王》:“魯君聞顏闔得道人也,使人以幣先焉。顏闔守陋閭,使者至曰:‘此顏闔之家與?’顏闔對曰:‘此闔之家。’使者致幣。顏闔對曰:‘恐聽者謬而遺使者罪,不若審之。’使者反審之,復來求之,則不得已。”
南郭:《莊子·齊物論》:“南郭子綦隱機而坐,仰天嗒然,似喪其偶。”
(17)偶吹:雜合眾人吹奏樂器。用《韓非子·內儲說》“濫竽充數”事。
巾:隱士所戴頭巾。濫巾,即冒充隱士。
北岳:北山。
(18)壑(hè):山谷。
(19)江皋:江岸。這里指隱士所居的長江之濱鐘山。
纓情:系情,忘不了。
(20)拉:折辱。
巢父、許由:都是堯時隱士。《高士傳》:“堯讓天下于許由,不受而逃去。堯又召為九州長,由不欲聞之,洗耳于穎水濱。時其友巢父牽犢欲飲之,見由洗耳,問其故,對曰:‘堯欲召我為九州長,惡聞其聲,是故洗耳。’巢父曰:‘污吾犢口。’牽犢上流飲之。”
(21)張:張大。
橫:彌漫。
(22)幽人:隱逸之士。
王孫:指隱士。《楚辭·招隱士》:“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
(23)空空:佛家義理。佛家認為世上一切皆空,以空明空,故曰“空空”。
釋部:佛家之書。
覈(hé):研究。
玄玄:道家義理。《老子》:“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道流:道家之學。
(24)務光:《列仙傳》:“務光者,夏時人也……殷湯伐桀,因光而謀,光曰:‘非吾事也。’湯得天下,已而讓光,光遂負石沉窾水而自匿。”
涓子:《列仙傳》:“涓子者,齊人也。好餌術,隱于宕山。”
儔:匹敵。
(25)鳴騶(zōu):指使者的車馬。鳴,喝道;騶,隨從騎士。
鶴書:指徵召的詔書。因詔板所用的書體如鶴頭,故稱。
隴:山阜。
(26)爾:這時。
軒:高揚。
袂(mèi)聳:衣袖高舉。
(27)芰(jì)制、荷衣:以荷葉做成的隱者衣服。《離騷》:“制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
抗:高舉,這里指張揚。
走:馳騁。這里喻迅速。
(28)咽(yè):悲泣。愴(chuàng):怨怒的樣子。
(29)紐:系。
金章:銅印。
綰(wǎn):系。
墨綬:黑色的印帶。金章、墨綬為當時縣令所佩帶。
(30)跨:超越。
屬城:郡下所屬各縣。
百里:古時一縣約管轄百里。
(31)張:播。
海甸:海濱。
馳:傳。
浙右:今浙江紹興一帶。
(32)道帙(zhì):道家的經典。
帙:書套,這里指書籍。
擯:一作“殯”,拋棄。
法筵:講佛法的幾案。
埋:廢棄。
(33)敲撲:鞭打。牒訴:訴訟狀紙。
倥傯(kōngzǒng):事務繁忙迫切的樣子。
(34)綢繆(chóumóu):糾纏。
結課:計算賦稅。
折獄:判理案件。
(35)籠:籠蓋。
張趙:張敞、趙廣漢。兩人都做過京兆尹,是西漢的能吏。
往圖:過去的記載。
架:超越。
卓魯:卓茂、魯恭。兩人都是東漢的循吏。箓簿籍。
(36)希蹤:追慕蹤跡。
三輔:漢代稱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為三輔。
三輔豪:三輔有名的能吏。
九州:指天下。
牧:地方長官,如刺史、太守之類。
(37)磵:通“澗”。
摧絕:崩落。
(38)延佇(zhù):長久站立有所等待。
(39)還飆(biāo):回風。
寫:同“瀉”,吐。
楹:屋柱。
(40)投簪:拋棄冠簪。簪,古時連結官帽和頭發的用具。
逸:隱遁。
蘭:用蘭做的佩飾,隱士所佩。
縛塵纓:束縛于塵網。
(41)攢(zǎn)峰:密聚在一起的山峰。
竦:同“聳”,跳動。
獻嘲、騰笑、爭譏、竦誚:都是嘲笑、譏諷的意思。
(42)遣:一作“遺”,排除。
(43)騁、馳:都是傳播之意。
逸議:隱逸高士的清議。
素謁:高尚有德者的言論。
(44)促裝:束裝。
下邑:指原來做官的縣邑(山陰縣)。
浪栧(yè):鼓棹,駕舟。
(45)殷:深厚。
魏闕:高大門樓。這里指朝廷。
假步:借住。
山扃(jiōng):山門。指北山。
(46)重滓(zǐ):再次蒙受污辱。
(47)躅(zhú):足跡。
污:污。
淥池:清池。
(48)岫幌(xiùhuǎng):猶言山穴的窗戶。岫,山穴。幌,帷幕。
(49)杜:堵塞。
妄轡:肆意亂闖的車馬。
(50)穎:草芒。
(51)飛柯:飛落枝柯。
乍:驟然。
掃跡:遮蔽路徑。
(52)君:北山神靈。
逋客:逃亡者。指周颙。

賞析

《北山移文》是一篇創作于南北朝時期的散文。《北山移文》是一篇諷刺性的文章,旨在揭露和諷刺那些偽裝隱居以求利祿的文人。作者孔稚珪(447—501),字德璋,會稽山陰(今漸江紹興)人。少年時涉獵文學,文才很有美譽。曾中秀才,后任南北朝時期宋安成王車騎法曹行參軍,官至太子詹事。《南齊書》有傳。有《孔詹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