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天問

朝代:先秦
作者:屈原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曰:遂古之初,誰傳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誰能極之?
馮翼惟象,何以識之?
明明暗暗,惟時何為?
陰陽三合,何本何化?
圜則九重,孰營度之?
惟茲何功,孰初作之?
斡維焉系,天極焉加?
八柱何當,東南何虧?
九天之際,安放安屬?
隅隈多有,誰知其數?
天何所沓?十二焉分?
日月安屬?列星安陳?
出自湯谷,次于蒙汜。
自明及晦,所行幾里?
夜光何德,死則又育?
厥利維何,而顧菟在腹?
女岐無合,夫焉取九子?
伯強何處?惠氣安在?
何闔而晦?何開而明?
角宿未旦,曜靈安藏?
不任汩鴻,師何以尚之?
僉曰“何憂,何不課而行之?”
鴟龜曳銜,鯀何聽焉?
順欲成功,帝何刑焉?
永遏在羽山,夫何三年不施?
伯禹愎鯀,夫何以變化?
纂就前緒,遂成考功。
何續初繼業,而厥謀不同?
洪泉極深,何以窴之?
地方九則,何以墳之?
河海應龍?何盡何歷?
鯀何所營?禹何所成?
康回馮怒,墬何故以東南傾?
九州安錯?川谷何洿?
東流不溢,孰知其故?
東西南北,其修孰多?
南北順橢,其衍幾何?
昆侖懸圃,其尻安在?
增城九重,其高幾里?
四方之門,其誰從焉?
西北辟啟,何氣通焉?
日安不到?燭龍何照?
羲和之未揚,若華何光?
何所冬暖?何所夏寒?
焉有石林?何獸能言?
焉有虬龍,負熊以游?
雄虺九首,鯈忽焉在?
何所不死?長人何守?
靡蓱九衢,枲華安居?
靈蛇吞象,厥大何如?
黑水玄趾,三危安在?
延年不死,壽何所止?
鯪魚何所?鬿堆焉處?
羿焉彃日?烏焉解羽?
禹之力獻功,降省下土四方。
焉得彼嵞山女,而通之於臺桑?
閔妃匹合,厥身是繼。
胡維嗜不同味,而快鼌飽?
啟代益作后,卒然離蠥。
何啟惟憂,而能拘是達?
皆歸射鞫,而無害厥躬。
何后益作革,而禹播降?
啟棘賓商,《九辨》《九歌》。
何勤子屠母,而死分竟地?
帝降夷羿,革孽夏民。
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嬪?
馮珧利決,封豨是射。
何獻蒸肉之膏,而后帝不若?
浞娶純狐,眩妻爰謀。
何羿之射革,而交吞揆之?
阻窮西征,巖何越焉?
化而為黃熊,巫何活焉?
咸播秬黍,莆雚是營。
何由并投,而鯀疾修盈?
白蜺嬰茀,胡為此堂?
安得夫良藥,不能固臧?
天式從橫,陽離爰死。
大鳥何鳴,夫焉喪厥體?
蓱號起雨,何以興之?
撰體協脅,鹿何膺之?
鰲戴山抃,何以安之?
釋舟陵行,何之遷之?
惟澆在戶,何求于嫂?
何少康逐犬,而顛隕厥首?
女歧縫裳,而館同爰止。
何顛易厥首,而親以逢殆?
湯謀易旅,何以厚之?
覆舟斟尋,何道取之?
桀伐蒙山,何所得焉?
妺嬉何肆,湯何殛焉?
舜閔在家,父何以鰥?
堯不姚告,二女何親?
厥萌在初,何所億焉?
璜臺十成,誰所極焉?
登立為帝,孰道尚之?
女媧有體,孰制匠之?
舜服厥弟,終然為害。
何肆犬豕,而厥身不危敗?
吳獲迄古,南岳是止。
孰期去斯,得兩男子?
緣鵠飾玉,后帝是饗。
何承謀夏桀,終以滅喪?
帝乃降觀,下逢伊摯。
何條放致罰,而黎服大說?
簡狄在臺,嚳何宜?
玄鳥致貽,女何喜?
該秉季德,厥父是臧。
胡終弊于有扈,牧夫牛羊?
干協時舞,何以懷之?
平脅曼膚,何以肥之?
有扈牧豎,云何而逢?
擊床先出,其命何從?
恒秉季德,焉得夫樸牛?
何往營班祿,不但還來?
昏微循跡,有狄不寧。
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
眩弟并淫,危害厥兄。
何變化以作詐,而后嗣逢長?
成湯東巡,有莘爰極。
何乞彼小臣,而吉妃是得?
水濱之木,得彼小子。
夫何惡之,媵有莘之婦?
湯出重泉,夫何辠尤?
不勝心伐帝,夫誰使挑之?
會朝爭盟,何踐吾期?
蒼鳥群飛,孰使萃之?
列擊紂躬,叔旦不嘉。
何親揆發足,周之命以咨嗟?
授殷天下,其位安施?
反成乃亡,其罪伊何?
爭遣伐器,何以行之?
并驅擊翼,何以將之?
昭后成游,南土爰底。
厥利惟何,逢彼白雉?
穆王巧梅,夫何為周流?
環理天下,夫何索求?
妖夫曳炫,何號于市?
周幽誰誅?焉得夫褒姒?
天命反側,何罰何佑?
齊桓九會,卒然身殺。
彼王紂之躬,孰使亂惑?
何惡輔弼,讒諂是服?
比干何逆,而抑沈之?
雷開阿順,而賜封之?
何圣人之一德,卒其異方?
梅伯受醢,箕子詳狂?
稷維元子,帝何竺之?
投之于冰上,鳥何燠之?
何馮弓挾矢,殊能將之?
既驚帝切激,何逢長之?
伯昌號衰,秉鞭作牧。
何令徹彼岐社,命有殷國?
遷藏就岐,何能依?
殷有惑婦,何所譏?
受賜茲醢,西伯上告。
何親就上帝罰,殷之命以不救?
師望在肆,昌何識?
鼓刀揚聲,后何喜?
武發殺殷,何所悒?
載尸集戰,何所急?
伯林雉經,維其何故?
何感天抑墬,夫誰畏懼?
皇天集命,惟何戒之?
受禮天下,又使至代之?
初湯臣摯,后茲承輔。
何卒官湯,尊食宗緒?
勛闔夢生,少離散亡。
何壯武歷,能流厥嚴?
彭鏗斟雉,帝何饗?
受壽永多,夫何久長?
中央共牧,后何怒?
蜂蛾微命,力何固?
驚女采薇,鹿何佑?
北至回水,萃何喜?
兄有噬犬,弟何欲?
易之以百兩,卒無祿?
薄暮雷電,歸何憂?
厥嚴不奉,帝何求?
伏匿穴處,爰何云?
荊勛作師,夫何長?
悟過改更,我又何言?
吳光爭國,久余是勝。
何環穿自閭社丘陵,爰出子文?
吾告堵敖以不長。
何試上自予,忠名彌彰?

譯文

請問遠古開始之時,誰將此態流傳導引?
天地尚未成形之前,又從哪里得以產生?
明暗不分渾沌一片,誰能探究根本原因?
迷迷蒙蒙這種現象,怎么識別將它認清?
白天光明夜晚黑暗,究竟它是為何而然?
陰陽參合而生宇宙,哪是本體哪是演變?
天的體制傳為九重。有誰曾去環繞量度?
這是多么大的工程。是誰開始把它建筑?
天體軸繩系在哪里?天極不動設在哪里?
八柱撐天對著何方?東南為何缺損不齊?
平面上的九天邊際,抵達何處聯屬何方?
邊邊相交隅角很多,又有誰能知其數量?
天在哪里與地交會?黃道怎樣十二等分?
日月天體如何連屬?眾星在天如何置陳?
太陽是從旸谷出來。止宿則在蒙汜之地。
打從天亮直到天黑,所走之路究竟幾里?
月亮有著什么德行,竟能死了又再重生?
月中黑點那是何物,是否兔子腹中藏身?
神女女岐沒有配偶,為何能夠產下九子?
伯強之神居于何處?天地瑞氣又在哪里?
天門關閉為何天黑?天門開啟為何天亮?
東方角宿還沒放光,太陽又在哪里匿藏?
鯀既不能勝任治水。眾人為何將他推舉?
都說沒有什么擔憂,為何不讓試著做去?
鴟龜相助或曳或銜,鯀有什么神圣德行?
治理川谷也見功勞,堯帝為何對他施刑?
將鯀長久禁閉羽山。為何三年還不放他?
大禹從鯀腹中生出,治水方法怎樣變化?
接手先人未竟事業,終使父親遺志成功。
為何繼承前任遺緒,他的謀略卻不相同?
洪水如淵深不見底。怎樣才能將它填塞?
天下土地肥瘠九等,怎樣才能劃分明白?
應龍如何以尾畫地?河海如何流通順利?
鯀是什么使他意亂?禹是什么使他事成?
水神共工勃然大怒,東南大地為何側傾?
九州大地如何安置?河流山谷怎樣疏浚?
東流之水總不滿溢,誰知這是什么原因?
東西南北四方土地。哪邊更長哪邊更多?
南北順量比較狹長,長出地方又有幾何?
昆侖山上玄圃仙境,它的尾部又在哪里?
山中還有增城九重,它的高度又有幾里?
昆侖山的四面門戶,什么人物由此出入?
西北兩面大門敞開,什么氣息通過此處?
太陽光輝哪兒不到?燭龍又能照耀何方?
羲和還沒御日出行,若木之花為何放光?
什么地方冬日長暖?什么地方夏日長寒?
哪兒又有巖石成林?什么野獸會發人言?
哪兒有著獨角虬龍,以熊為婦游牝從容?
雄的虺蛇九個頭顱,來去迅捷生在何處?
不死之國哪里可找?長壽之人持何神術?
萍草蔓延根莖盤錯,枲麻長在哪兒開花?
一條長蛇吞下大象,它的身子又有多大?
黑水之地玄趾之民,還有三危都在哪里?
延年益壽得以不死,生命久長幾時終止?
奇形鯪魚生于何方?怪鳥魁堆長在哪里?
后羿怎樣射下九日?日中之烏如何解體?
大禹盡力成其圣功,降臨省視天下四方。
哪兒得來涂山之女,與她結合就在臺桑?
愛涂山女與之匹配,得到繼嗣兒子出生。
為何嗜欲與人同味,求歡飽享一朝之情?
啟代伯益作了國君,終究還是遇上災禍。
為何啟會遭此憂患,身受拘囚又能逃脫?
都是勤謹鞠躬盡瘁,沒有損害他們自身。
為何伯益福祚終結,禹的后嗣繁榮昌盛?
夏啟做夢上天作客,得到九辯九歌樂曲。
為何賢子竟傷母命,使她支解滿地尸骨?
帝堯派遣夷羿降臨,消除憂患安慰夏民。
為何箭射那個河伯,奪取他的妻子洛嬪?
持著寶弓套著扳指,把那巨大野豬射死。
為何獻上蒸祭肥肉,天帝心中并不舒適?
寒浞要娶純狐氏女,羿妻合伙把羿謀殺。
為何羿能射穿皮革,其妻與浞能消滅他?
西行之路遇阻受困,山巖重重怎么越過?
鯀的身子化為黃熊,巫師如何使他復活?
地上都已播種黑黍,蘆葦水灘也已經營。
為何遭逐同于四兇,難道鯀真惡貫滿盈?
白虹披身作為衣飾,為何常儀這么堂皇?
哪兒得到不死之藥,卻又不能長久保藏?
天的法式有縱有橫,陽氣離散就會死亡。
大鳥金烏多么肥壯,為何竟會體解命喪?
雨師屏翳號呼下雨,他怎樣使雨勢興盛?
有著馴良柔順體質,鹿身風神如何響應?
巨鰲背負神山舞動,神山怎樣穩定不移?
舍棄舟船行走陸地,龍伯巨人怎樣遷徙?
想那澆在家居之時,對他嫂嫂有何要求?
為何少康驅趕獵犬,遇澆就能將他斬首?
女艾借著縫補衣服,與澆同住一個房間。
為何少康取澆首級,澆雖力大仍然遇難?
少康策劃整頓部下,他是如何厚待眾人?
討伐斟尋傾覆其船,他用什么方法取勝?
夏桀出兵討伐蒙山,所得之物又是什么?
妺喜怎樣恣肆淫虐?商湯怎樣將桀誅殺?
舜在家里非常仁孝,父親為何讓他獨身?
堯不告訴舜父瞽瞍,二妃如何與舜成親?
起初剛有淫奢萌芽,怎么就能預料結局?
紂王建造十層玉臺,誰使他到如此地步?
承受天命登位稱帝,什么道理受人敬仰?
女媧有著特殊形體,是誰將她造成這樣?
舜帝友愛他的弟弟,弟弟還是對他加害。
為何放肆如同豬狗?其身并不危險失敗?
吳國得以長久存在,江南山川民眾棲止。
誰能想到此中緣故,全因得到兩個男子?
飾鵠飾玉銅鼎調羹,美食拿來獻饗君王。
為何承用伊尹之謀,湯能伐桀使他滅亡?
商湯降臨巡視四方,在外遇到賢臣伊尹。
為何桀在鳴條受罰,黎民百姓十分高興?
簡狄住在瑤臺之上,帝嚳怎會對她中意?
玄鳥高飛送來聘禮,簡狄為何那么歡喜?
王亥秉承王季之德,受到他的父親褒獎。
為何終遭有易之難,當他在此放牧牛羊?
王亥持盾跳起武舞,為何就有女子愛他?
有易女子體態豐腴,為何王亥能夠配她?
有易國的放牧小子,又在哪里撞破私情?
兇器擊床王亥已出,如何得以保存性命?
王恒秉承王季之德,哪里得到大牛滿欄?
為何去求有易賜祿,卻不能夠安然回返?
上甲微能追隨祖跡,有易國就不得安寧。
為何眾鳥集于樹叢,他會與其子婦偷情?
弟弟昏亂共為淫虐,因此危害他的兄長。
為何善變狡詐多端,他的后代反而盛昌?
成湯出巡東方之地,到達有莘氏的國土。
為何求得小臣伊尹,還能再得妃子賢淑?
水邊那株空桑木上,拾到那個小兒伊尹。
為何又會產生惡感,把他作為陪嫁禮品?
湯從囚地重泉出來,究竟他有什么大罪?
難忍恥辱起而伐桀,是誰挑起這場是非?
諸侯前來朝會請盟,為何都能守約如期?
蒼鷹威武成群高飛,誰使它們聚在一起?
整頓隊伍攻擊商紂,周公姬旦卻不同意。
為何親自為武王謀,奠定周朝又發嘆息?
天將天下授予殷商,紂的王位如何施設?
成功之道違反則亡,他的罪過又是什么?
諸侯踴躍拿起武器,武王如何動員他們?
軍隊并進擊敵兩翼,他又如何指揮大兵?
昭王盛治兵車出游,到達南方遠地才止。
最后得到什么好處,難道只是遇見白雉?
穆王御馬巧施鞭策,為何他要周游四方?
他的足跡環繞天下,有些什么要求愿望?
妖人夫婦牽引叫賣,為何他們呼號街市?
幽王究竟殺的是誰?哪里得來這個褒姒?
天命從來反覆無常,何者受懲何者得佑?
齊國桓公九合諸侯,最終受困身死尸朽。
那個殷商紂王自身,是誰使他狂暴昏亂?
為何厭惡忠良輔佐,喜歡聽信小人讒諂?
比干有何悖逆之處,為何對他貶抑打擊?
雷開慣于阿諛奉承,為何給他賞賜封地?
為何圣人品德相同,處事方法最終相異?
梅伯受刑剁成肉醬,箕子裝瘋消極避世。
后稷原是嫡出長子,帝嚳為何毒害翻臉?
將他扔在寒冰之上,鳥兒為何覆翼送暖?
為何長大仗弓持箭,善治農業懷有奇能?
出生既已驚動上帝,為何后嗣繁榮昌盛?
西伯姬昌號令衰世,執鞭來作雍州牧伯。
為何武王令治周社,承受天命享有殷國?
帶著寶藏遷居岐山,如何能使百姓依從?
殷紂已受妲己迷惑,勸諫之言又有何用?
紂王賜他兒子肉醬,西伯姬昌向天訴求。
為何紂王親受天罰,殷商命運仍難挽救?
太公呂望人在肉店,姬昌為何就能認識?
聽到揮刀振動發聲,文王為何那么歡喜?
武王姬發誅紂滅商,為何抑郁不能久忍?
抬著文王木主會戰,為何充滿焦急之情?
紂王燒柴上吊自焚,這樣去死究竟何故?
為何武王驚天動地,假托神靈卻懷畏懼?
上帝既降天命于殷,為何不再勸戒明白?
紂王既已統治天下,為何又被他人取代?
初把伊尹視作小臣,后來用作輔政宰相。
為何最終上追成湯,受到尊敬宗廟配享?
闔廬有功壽夢之孫,少年遭受離散之苦。
為何壯年奮厲勇武,能使他的威嚴遠布?
彭祖烹調雉雞之羹,為何帝堯喜歡品嘗?
得享高壽年歲太多,為何競有那么久長?
大地中央共同治民,列國君主為何發怒?
蜂蛾生命原本微賤,自衛力量為何牢固?
驚于女言不再采薇,白鹿為何庇佑夷齊?
北行來到回水之地,一起餓死有何可喜?
哥哥有著善咬猛犬,弟弟又打什么主意?
一百輛車換一條狗,最終不成反失祿米。
傍晚時分雷鳴電閃,想要歸去有何憂愁?
國家莊嚴不復存在,對著上帝有何祈求?
伏身藏匿洞穴之中,還有什么事情要講?
楚國勛舊軍中殉國,國勢如何能夠久長?
悔悟過失改正錯誤,我又有何言詞可陳?
吳王闔廬與楚爭國,我們久已被他戰勝!
環繞穿越里社丘陵,為何生出令尹子文?
我曾告訴賢者堵敖,楚國將衰不能久長。
為何自贊告誡君主,忠義之名欲更顯揚?

賞析

《天問》是屈原楚辭中的一篇“奇”文:說它奇,不僅是藝術的表現形式不同于屈原的其他作品,更主要是從作品的構思到作品所表現出來的思想的“奇”——奇絕的內容顯示出其驚人的藝術才華,表現出詩人非凡的學識和超卓的想像力!

《天問》是屈原思想學說的集粹,所問都是上古傳說中不甚可解的怪事、大事,“天地萬象之理,存亡興廢之端,賢兇善惡之報,神奇鬼怪之說”,他似乎是要求得一個解答,找出一個因果。而這些問題也都是春秋戰國以來的許多學人所探究的問題,在諸子百家的文章里,幾乎都已討論到。屈子的《天問》則以惝恍迷離的文句,用疑問的語氣說出來以成此鉅制,這就是屈子所以為詩人而不是“諸子”的緣由。《天問》的天,頗有指一切法象的意味,與道家的“道”字,《易經》的“易”字,都是各家用以代表這些“法象”的名詞,屈原為楚之宗室重臣,有豐富的學識和經歷,以非凡才智作此奇文,頗有整齊百家、是正雜說之意,《天問》的光輝和價值也就很清楚地呈現于讀者面前了!

從全詩的結構及內容來看,全詩373句1560字,是一首以四字句為基本格式的長詩,對天文、地理、歷史、哲學等許多方面提出了一百七十多個(一說一百五十多個)問題,這些問題有許多是在他那個時代尚未解決而他又懷疑的,也有明知故問的,對許多歷史問題的提問,往往表現出作者的思想感情、政治見解和對歷史的總結、褒貶;對自然所提的問題,表現的是作者對宇宙的探索精神,對傳說的懷疑,從而也看出作者比同時代人進步的宇宙觀、認識論。《天問》以新奇的藝術手法表現精深的內容,使之成為世界文庫中絕無僅有的奇作。

全詩總體看來大致可分兩大部分。每部分又可分為若干小節。

從篇首至“曜靈安藏”,這部分屈子問的是天,宇宙生成是萬事萬物的先決,這便成了屈原問難之始,其中從“遂古之初”至“何以識之”問的是天體的情況,“明明暗暗”四句講宇宙陰陽變化的現象。第二小節自“圜則九重”到“曜靈安藏”則是對日月星辰提問:它們何以不會墜落?太陽每日要走多少路?月亮何以有陰晴圓缺?以及有關日月的一些傳說的疑問。從“不任汩鴻”起問的地事,從禹治水過渡到“何氣通焉”說的是古傳說中關于地球的一些情況,而“日安不到”以下六句則就地球上所看到的日的現象發問。第三節從“焉有石林”到“烏焉解羽”一節多為二句一問,都是當時民間傳說中的怪事。

以上《天問》的第一大部分,大體是就自然界的事物發問,并聯想到與自然有關的一些神話與歷史傳說,文章富有變化,聯想豐富而有情致,除少數可能有錯簡外(如“河海應龍”二句或為錯簡,或有失誤),不能以后人習慣的文章結構之法去看它,而認為是“與上下文不屬”,雜亂而無章法。

從“禹之力獻功”起,對大量的神話故事和歷史傳說與史實提出了問題,這些各種各樣的人事問題構成了《天問》的第二大部分。

女岐、鯀、禹、共工、后羿、啟、浞、簡狄、后稷、伊尹……,屈子對這些傳說中的事和人,一一提出了許多問題,在對這些人與神的傳說的懷疑中,往往表現著詩人的情感、愛憎。尤其是關于鯀禹的傳說,表現了作者極大的不平之情,他對鯀治水有大功而遭極刑深表同情,在他看來,鯀之死不是如儒家所認為的是治水失敗之故,而是由于他為人正直而遭到了帝的疑忌,這種“問”,實際上表現了詩人對自己在政治斗爭中所遭遇到的不平待遇的憤懣,《天問》的思想光輝就應當是這樣來理解的。

自“天命反側”起則進一步涉及商周以后的歷史故事和人物諸如舜、桀、湯、紂、比干、梅伯、文王、武王、師望、昭王、穆王、幽王、褒姒直到齊桓公、吳王闔廬、令尹子文……,屈原提出的好多問題,充分表現了作者對歷史政治的正邪、善惡、成敗、興亡的看法,這些敘述可以看成是這位“博聞強志”的大詩人對歷史的總結,比《離騷》更進一步、更直截了當地闡明了自己的政治主張,而對楚國政治現實的抨擊,也是希望君主能舉賢任能,接受歷史教訓,重新治理好國家的一種變幻了的表現手法。

《天問》的藝術表現手法主要是以四字為句,以問的形式從一個問題聯想到另一個問題。細細讀去還是可以理清脈絡,弄明主腦的。《天問》在語言運用上與屈賦的其他篇章不盡相同,通篇不用“兮”字,也沒“些”、“只”之類的語尾助詞。句式以四言為主,間雜以三、五、六、七言。大致四句為一節,每節一韻,節奏、音韻自然協調。有一句一問、二句一問、三句一問、四句一問等多種形式。又用“何”、“胡”、“焉”、“幾”、“誰”、“孰”、“安”等疑問詞交替使用,富于變化,因而盡管通篇發問,讀來卻圓轉活脫而不呆板,參差錯落而有風致,所以前人評淪說:“或長言,或短語,或錯綜,或對偶,或一事而累累反復,或數事而熔成一片,其文或峭險,或澹宕,或佶倔,或流利,諸法備盡,可謂極文章之變態。”(俞樾《評點楚辭》引孫鑛語)這構成了《天問》獨特的藝術風格,當然它表現的是屈原的學術思想,問的是實實在在的問題。因此在修辭手法上,自然沒有像《離騷》、《九歌》、《九章》那樣綺麗而富于浪漫色彩,但正如清賀裳《騷筏》所評“其詞與意,雖不如諸篇之曲折變化,自然是宇宙間一種奇文”。

參考資料:

1、 上海辭書出版社文學鑒賞辭典編纂中心編.《楚辭名篇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2009.04:第114~118頁
2、 姜亮夫 郭維森等撰寫.《先秦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年12月第1版:第80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