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惜誓

朝代:兩漢
作者:賈誼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歲忽忽而不反。
登蒼天而高舉兮,歷眾山而日遠。
觀江河之紆曲兮,離四海之霑濡。
攀北極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虛。
飛朱鳥使先驅兮,駕太一之象輿。
蒼龍蚴虯于左驂兮,白虎騁而為右騑。
建日月以為蓋兮,載玉女于後車。
馳騖于杳冥之中兮,休息虖昆侖之墟。
樂窮極而不厭兮,愿從容虖神明。
涉丹水而馳騁兮,右大夏之遺風。
黃鵠之一舉兮,知山川之紆曲。
再舉兮,睹天地之圜方。
臨中國之眾人兮,讬回飆乎尚羊。
乃至少原之野兮,赤松、王喬皆在旁。
二子擁瑟而調均兮,余因稱乎清商。
澹然而自樂兮,吸眾氣而翱翔。
念我長生而久仙兮,不如反余之故鄉。

黃鵠後時而寄處兮,鴟梟群而制之。
神龍失水而陸居兮,為螻蟻之所裁。
夫黃鵠神龍猶如此兮,況賢者之逢亂世哉。
壽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
俗流從而不止兮,眾枉聚而矯直。
或偷合而茍進兮,或隱居而深藏。
苦稱量之不審兮,同權概而就衡。
或推迻而茍容兮,或直言之諤謣。
傷誠是之不察兮,并紉茅絲以為索。
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惡。
放山淵之龜玉兮,相與貴夫礫石。
梅伯數諫而至醢兮,來革順志而用國。
悲仁人之盡節兮,反為小人之所賊。
比干忠諫而剖心兮,箕子被發而佯狂。
水背流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長。
非重軀以慮難兮,惜傷身之無功。

已矣哉!
獨不見夫鸞鳳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
循四極而回周兮,見盛德而後下。
彼圣人之神德兮,遠濁世而自藏。
使麒麟可得羈而係兮,又何以異虖犬羊?

譯文

嘆惜我年老日漸衰弱,歲月匆匆一去不復返。
登上蒼天我要高高飛翔,越過群山離家日益遙遠。
觀看長江黃河迂回曲折,遭遇四海風浪沾濕衣衫。
攀上北極星我稍稍休息,吸引清和之氣充腸療饑。
命令朱鳥高飛前面導引,乘坐太一象車穩穩行移。
左蒼龍行蜿蜒駕為左驂,右白虎奔馳騁駕在右翼。
讓圓圓的日月且做車蓋,叫婀娜的玉女車后隨移。
在曠遠幽暗的空中奔馳,在高峻的昆侖山上休息。
歡樂達到極點毫不厭倦,愿意伴隨神仙從容游戲。
渡過丹水繼續向前馳騁,觀看右邊大夏遺風古跡。
黃鵠展翅高高飛在天上,方知高山大河紆曲回腸。
黃鵠直上云霄凌空飛翔,這才看清了天圓與地方。
俯視中原大地蕓蕓眾生,騰駕旋風空中徘徊游蕩。
到達了少原的荒郊野外,看到赤松王喬在少原旁。
二位仙人擁瑟調理絲弦,令我贊嘆一曲清商悠揚。
心神安適自得終日快樂,吸飲天地六氣自由翱翔。
想那長生不老永為神仙,還不如回到久別的故鄉。
黃鵠沒能及時遠寄仙界,反遭貓頭鷹的群起傷害。
神龍落在陸地失去大海,會被螻蛄螞蟻欺凌侵害。
那黃鵠神龍尚且如此啊,何況賢者遭逢混亂時代!
年紀漸老身體日益衰弱,時光如水流逝永不停息。
世俗人不停地隨波逐流,眾邪惡聚一起矯改正直。
有的人茍且聚合求升遷,有的人隱居深藏在高山。
最苦惱稱量事物不明察,最怨恨輕重不分同衡權。
有人隨風使舵茍合諂媚,有人剛正無私直言敢諫。
傷國君竟如此善惡不分,搓繩索不分茅草和絲線。
當今世俗人都幽昧昏暗,混淆是非黑白美惡不辨。
拋棄山中美玉淵中龜,反把破石塊當寶齊稱贊。
梅伯屢屢勸諫終遭菹醢,來革阿諛順從掌握大權。
悲痛仁人志士盡忠盡節,反被無恥小人陷害暗算。
比干忠言直諫卻被剖心,箕子披散頭發佯裝瘋狂。
河水背離源頭就會枯竭,樹木脫離樹根不能生長。
不是看重性命害怕禍難,是痛惜雖傷身無功報償。
算了吧!
獨不見那鸞鳳高高飛翔,群集在曠遠的原野蠻荒。
回旋飛行四方縱觀天下,看見大德之人才肯下降。
那圣人具有超凡的品德,能遠離濁世把自己珍藏。
假使麒麟被關在籠子里,他又有何不同于犬和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