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蒿里

朝代:兩漢
作者:佚名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蒿里誰家地,聚斂魂魄無賢愚。
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稍踟躕。

譯文

  蒿里是魂魄聚居之地,無論賢達之人還是愚昧之人都不免一死,魂歸蒿里。主管死亡的神對人命的催促是多么緊迫啊,人的性命不能久長,更容不得稍稍逗留。

注釋
①蒿(hāo)里:魂魄聚居之地。
②無賢愚:無論是賢達之人還是愚昧之人。
③鬼伯:主管死亡的神。
④一何:何其,多么。
⑤踟躕:逗留。

賞析

蒿里在泰山下。迷信傳說,人死之后魂魄歸于蒿里。歌的開頭提出疑問:“蒿里誰家地?”疑問的所以提出,在于下一句:“聚斂魂魄無賢愚。”人間從來等級森嚴,凡事分別流品,絕無混淆,似乎天經地義。所以詩人不解:這“蒿里”究竟是怎樣一個地方,那里為什么不分賢愚貴賤?人間由皇帝老子、王公大臣及其鷹犬爪牙統治,那么,這另一個世界,是“誰家”的天下,歸誰掌管呢?人活著的時候絕無平等可言,死后就彼此彼此了,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后兩句說,“鬼伯”對任何人都一視同仁:一旦他叫你去,你想稍稍踟躕一下也不可能。“催促”得那樣急,到底為的什么?求情禱告不行,威逼利誘也不行。人間的萬能之物——權勢、金錢、這時候完全失去效用,不能代死。這其中的道理又是什么呢?看來,“鬼伯”是最公正廉潔的。然而,他可敬卻不可親,沒有人不怕他。不管鳳子龍孫,也不管皇親國戚,他都是一副鐵面孔,決不法外開恩,也不承認特權。無論什么人,對他都無計可施。

這篇歌辭反映人們對生死問題的種種思索。但由于時代和科學水平的局限,其認識還不能離開唯心論的前提。

藝術表現上,此詩則以自然見其本色。全篇四句,兩兩設為問答,如隨口吟唱,聯類成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