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門有車馬客行

朝代:魏晉
作者:陸機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門有車馬客,駕言發故鄉。
念君久不歸,濡跡涉江湘。
投袂赴門涂,攬衣不及裳。
拊膺攜客泣,掩淚敘溫涼。
借問邦族間,惻愴論存亡。
親友多零落,舊齒皆凋喪。
市朝互遷易,城闕或丘荒。
墳壟日月多,松柏郁茫茫。
天道信崇替,人生安得長。
慷慨惟平生,俯仰獨悲傷。

譯文

門前有車馬經過,這車馬來自故鄉。
因為顧念我久久未回,因而他們遠涉而來。
我聽說有客人從故鄉來,趕快整理衣服出去相見。
見到故鄉舊友不禁感動得掉下淚來,親手拉他進屋,擦干眼淚我們聊起了我離別家鄉后彼此的境況。
我問他現在鄉國和宗族過得怎么樣,他凄愴地對我說,自我別后的這些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親友也大都零落,不知遷徙到哪里去了,那些年邁的老人都已去世。
市集和朝堂都改變到了其他地方,以前的很繁華的地方都已成為了丘壟和荒地。
墳塋越來越多了,墳地上的松柏也郁郁蒼蒼。
天道還有盛衰,何況是人生呢?
想想我自己的人生,頃刻之間覺得無限悲傷。

注釋
①濡跡:留下蹤跡。濡,沾濕的意思。
②投袂:甩下衣袖。
③赴門涂:趕出門口上路。
④攬衣:整理一下衣服。
⑤拊膺:拍打胸部。
⑥掩淚:擦干。
⑦邦族:鄉國和宗族。
⑧舊齒:故舊老人。
⑨市朝:市集和朝堂。
⑩郁茫茫:茂盛的一片。這里指墳墓劇增。崇替:盛衰。俯仰:頃刻之間,形容時間短暫。

賞析

《門有車馬客行》,樂府舊題。唐代吳兢《樂府古題要解》說:“皆言問訊其客,或得故舊鄉里,或駕自京師,備敘市朝遷謝,親戚雕喪之意也。”西晉武帝末年,陸機和弟弟陸云離開江南家鄉,北上洛陽以求取功名。不久,晉武帝去世,圍繞權力的再分配,統治集團內部各派系展開了激烈的爭奪。陸機沉浮于這種復雜的環境中,備感仕途艱險、人命危淺,由此也常常生發出懷念故鄉親友之情。這首詩雖沿用樂府古題,但反映的卻是陸機自己的感情。

詩的開端六句,交代有客自故鄉來,詩人急忙出門迎接。首句點應詩題。“念君”二句,以故鄉客口吻點明作者離鄉時間之長,以故鄉客遠涉而來暗示他們之間的關系并非一般,為下文的問訊作了鋪墊。“江湘”,偏指長江,因從江東至中原無須經湘江,詩人此為協韻而已。“濡跡”,涉江時沾濕的足印,二字概寫故鄉客行旅的艱辛,起到以少勝多的效果。“投袂”兩句,刻畫詩人迎接故鄉客的急切狀態,神情畢肖,透過這毫無斯文氣的動作描寫,讀者可以聯想到詩人平素對鄉音的殷切企盼。

接下來“拊膺”二句,寫詩人見到故鄉客的激動情態。詩人連用“拊膺”“攜”“掩淚”幾個帶有強烈感情色彩的詞語,創造出一種極端傷痛的氛圍,淋漓盡致地表現了他那積抑已久的悲情。重情是魏晉思潮的一大特征,由于個人意識加強,魏晉文人對自己的喜怒哀樂有了更敏銳更強烈的感受;在情感的表達上,也沖破了漢儒“溫柔敦厚”、“哀而不傷”詩教說的抑制,敢于盡力宣泄。陸機不僅在理論上首標“詩緣情”之說,而且在創作上大力實踐之,他“觀尺景以傷悲,俯寸心而凄惻”(《述思賦》),往往盡最大的努力來強化自己的感情。“拊膺攜客泣,掩淚敘溫涼”,不正是這種創作傾向的流露。

“借問”八句,寫親友零落,桑梓傾覆的慘淡現實。重逢鄉親,自然就要問訊故鄉親友的情況。而世間最牽動人心的,莫過于親友的存亡問題,譬如漢樂府《十五從軍征》中的八十歲老兵,他“道逢鄉里人”,最掛念的也是“家中有阿誰。”“惻愴論存亡”,同樣真切地表現了陸機的這種心情。然而,答案卻令人黯然神傷。“親友多零落”六句,展示了一幅極其慘淡的圖景:親友大部分零落了,有德望的老人則全死光了;昔日豪華壯麗的官府殿堂傾頹殆盡,或淪為雜草叢生的荒丘,或淪為商販出入的集市;放眼望去,郊原墳冢壘壘,松柏郁蒼。六句詩,“親友”兩句和“墳壟”兩句形成相反相成的強烈比照,“市”與“朝”,“城闕”與“丘荒”,也對比鮮明。這都體現著作者巧妙的藝術匠心,只有通過這種對比組合,才能創造出滄桑陵谷的氣氛和驚心動魄的感染力。

結尾四句,詩人把親友零落、生命短促的現實痛苦升華為對整個人生意義和價值的悲嘆感傷。“道”,此指自然規律。信,確實。“崇替”,衰亡,滅亡。“天道信崇替,人生安得長”——宇宙間萬靈萬類終歸要走向衰亡,人又豈能獲免!著一“信”字,更見沉痛。既然人的衰亡是宇宙之必然,那每個人都在劫難逃了,零落者的今天,便是“我”的明天,于是詩人便在一曲欲解不能的傷嘆中收束全詩:“慷慨惟平生,俯仰獨悲傷。”惟,思。“俯仰”二字突現詩人敏感的時間意識,與悲傷縈懷、感慨淋漓的氣氛相吻合,更易產生“每讀一過,令人輒喚奈何”的效果。

參考資料:

1、 《漢魏六朝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383-38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