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艷歌何嘗行

朝代:未知
作者:佚名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飛來雙白鵠,乃從西北來。十十五五,羅列成行。妻卒被病,行不能相隨。五里一返顧,六里一徘徊。“吾欲銜汝去,口噤不能開;吾欲負汝去,毛羽何摧頹。樂哉新相知,憂來生別離。躇躕顧群侶,淚下不自知。”“念與君別離,氣結不能言。各各重自愛,道遠歸還難。”“妾當守空房,閉門下重關。若生當相見,亡者會黃泉。”今日樂相樂,延年萬歲期。

譯文

  雙雙白鵠由西北向東南方飛去,羅列成行,比翼齊飛。突然一只雌鵠因疲病不能再相隨。雄鵠不舍分離,頻頻回顧,徘徊不已,“我想銜你同行,無奈嘴小張不開;我想背你同去,無奈羽毛不夠豐滿,無力負重。相識的日子我們那么快樂,今日離別,真是無限憂傷,望著身邊雙雙對對的同伴,我們卻要憾恨相別,悲戚之淚不自禁地淌了下來。”雌鵠答道:“想到要與你分離,心情抑郁得說不出話來,各自珍重吧,歸途茫茫,恐難再相聚了。我會獨守空巢,一生忠于你。活著我們終當相會,死后也必在黃泉下相逢。”

注釋
①妻卒被病:雌鵠突然染病。妻,雌鵠,此為雄鵠口吻。卒,同“猝”,突然,倉促。
②“五里”兩句:此兩句寫出了雄鵠依依不舍的樣子。
③噤:閉口,嘴張不開。
④摧頹:衰敗,毀廢,即受到損傷而不豐滿。
⑤“樂哉”兩句:此處化用了屈原《九歌·少司命》中“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一句,表現雄鵠的極度悲哀。
⑥躇躕:猶豫不決、戀戀不舍的樣子。顧:回頭看。
⑦氣結:抑郁而說不出話的樣子。
⑧關:此處指門閂。
⑨“今日”兩句:是樂府中的套語,是配樂演唱時所加,與原詩內容沒有關聯。

賞析

詩名一曰“飛鵠行”。《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云:《艷歌何嘗行》,歌文帝《何嘗》、《古白鵠》二篇。”《何嘗》和《古白鵠》未必為曹丕所作,但可證《艷歌何嘗行》是由這兩篇合成的。《樂府解題》曰:“古辭云:‘飛來雙白鵠,乃從西北來。’言雌病雄不能負之而去,‘五里一反顧,六里一徘徊’。雖遇新相知,終傷生別離也。又有古辭云‘何嘗快獨無憂’,不復為后人所擬。‘鵠’一作‘鶴’。”